标亮 查找
聚焦命中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用户名 密码 登录
北大法宝 > 司法案例 > 案例要旨 > 正文阅读

四川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与孙骏华航空旅客运输合同纠纷上诉案 法宝推荐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C.9842103

四川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与孙骏华航空旅客运输合同纠纷上诉案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7)沪01民终7067号
果然是京城土著
  上诉人(原审被告):四川航空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李海鹰,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邱天。
  委托诉讼代理人:薛梅,四川道融民舟(成都)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孙骏华。
  上诉人四川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川航空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孙骏华航空旅客运输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2017)沪0115民初545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6月5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四川航空公司之委托诉讼代理人邱天、薛梅与被上诉人孙骏华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上诉人四川航空公司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被上诉人孙骏华在一审中的诉讼请求。事实和理由:一审法院错误认定涉案证人徐某无法登机的原因。徐某本人证人证言可证实其未能登机的原因是因飞机起飞时徐某尚在派出所解决纠纷,并非上诉人注销其登机资格;孙骏华等六人没有妥善保管自己的护照存在过错,该六人系主动放弃行程,并非由于上诉人不履行合同义务导致其下飞机,一审法院对上诉人苛加航空运输合同之外的义务,上诉人作为承运人并无义务和能力向旅客提供确认护照所在的服务,亦无时间和能力为被上诉人寻找护照。
  被上诉人孙骏华辩称:一审判决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孙骏华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四川航空公司赔偿孙骏华因塞班之旅无法成行的经济损失人民币(下同)5,973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6年10月1日,徐某等七人(甲方,包括孙骏华在内)与上海A公司(乙方)签订《出境包价自由行合同》,约定,塞班6日5晚半自由行,出发日期为2016年11月5日22时30分,交通编号为xxx,返回日期为2016年11月10日6时。费用包含行程中所列塞班岛酒店相应晚数双人标准间住宿,上海至塞班岛国际往返经济舱机票及税费(不得改签、不得更名、不得退票),赠送全程正餐简餐……由于是包机包位,产品一经预定不得取消和退改,如因个人原因取消行程,旅客需自行承担100%的团费损失。总金额为5,930元/人X7+2,400(房差)+43X7(保险)=44,211元整;已付定金2,500元/人X7=17,500元整,余款26,711元在2016年10月15日之前付清;当地住宿4间房,1人补房差2,400元;甲方应交纳旅游费用43,910元。本旅游产品所含机票为往返团队优惠机票的,则机票不签转、不更改、不退票。旅游行程结束前甲方解除本合同的,甲方承担的客票实际损失以航空公司等承运人确认为准。
  2017年2月21日,上海A公司开具上海增值税电子普通发票,载明,购买方名称:王某、陆某、徐某、唐某、钱某、孙骏华、郑某;名称:机票+酒店;金额:43,910元。该金额包括孙骏华支付的团费及保险费计5,973元。
  据中国人民保险《环球游境外履行意外上海保险个人保险单》载明,投保人:孙骏华;保险费合计:43元;保险期间起始日期:2016年11月5日00时;保险期间结束日期:2016年11月10日24时。
  一审另查明,2016年11月5日,孙骏华等一行七人前往上海B公司3U8647航班,该航班正点起飞时间为当晚22时40分。由于天气原因,该航班推迟至次日13时59分起飞。除徐某外,孙骏华等六人登机后,因故下飞机。后因四川航空公司未为孙骏华安排后续航班,导致孙骏华已经支付的相关旅游费用无法退回。
  一审审理中,孙骏华称因其护照等相关出入境资料均由领队徐某保管,而徐某与四川航空公司工作人员发生争执无法登机,故孙骏华等六人下飞机。对此,四川航空公司称系孙骏华在经劝告无效后主动要求下飞机。孙骏华为证明己方主张,提供徐某的证言,其称,因其是领队,一行人的护照等相关资料及换的外币均由其保管。在办理登机手续后往飞机走的路上,其对四川航空公司的工作人员朱某说:“飞机晚点应安抚致歉并提供晚餐,服务太差。”在得到对方的同意后用手机拍摄了朱某的胸卡。后朱某要求证人将照片删除,其当时不肯删除照片,朱某将其按倒在地试图抢夺手机,后朱某将其放在上衣口袋的护照抢走,尽管证人上前求饶并删除照片想要回护照,但朱某到服务台那里注销了证人的登机资格。在抢夺手机过程中,朱某的小拇指指甲折断出血后报警,证人和朱某到派出所,证人被告知朱某以其冲击航空器为由报警。后证人为尽早上飞机,与朱某签了调解协议。孙骏华对该证据予以认可;四川航空公司称该证据夸大了事实,当时拒绝徐某登机的理由是其扰乱登机口秩序,且四川航空公司方没有注销徐某的登机资格。四川航空公司称旅客登机记录由案外人中国XX股份有限公司保管,保管期限为三个月,现无法提供孙骏华等七人的登机记录。
  一审法院认为:运输合同是承运人将旅客或者货物从起运地点运输到约定地点,旅客、托运人或者收货人支付票款或者运输费用的合同。客运合同自承运人向旅客交付客票时成立,但当事人另有约定或者另有交易习惯的除外。本案中,自上海A公司购买四川航空公司3U8647航班机票时起,孙骏华、四川航空公司之间即已建立航空旅客运输合同关系,且合法有效,孙骏华、四川航空公司双方均应按照合同约定和法律、法规规定履行合同义务。本案的争议焦点为


  ······

分享到: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数据加载中...

热门视频更多

    感谢法宝客户:
    关于法宝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免费试用
    购买指南
    意见反馈
    法宝会刊
    法宝通用产品
    法规
    案例
    期刊
    专题
    英文
    视频
    法宝微信
    法宝微博
    解决方案
    法院
    检察院
    政府机关
    院校
    律所
    企业
    专业定制
    食品安全
    卫生安全
    银行合规
    研发与应用
    案例管理
    立法支持
    网络培训
    文书纠错
    知识管理
    文书上网
    法宝升级新版入口
    手机阅读
    注册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