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亮 查找
聚焦命中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用户名 密码 登录
北大法宝 > 司法案例 > 案例要旨 > 正文阅读

刘秀兰与府谷县瑞丰煤矿有限公司合同纠纷案 法宝推荐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C.10182891

刘秀兰与府谷县瑞丰煤矿有限公司合同纠纷案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最高法民终342号
好饿但是不想动
  上诉人(原审原告):刘秀兰。
  委托诉讼代理人:XX,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林艳华,北京市钧盛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府谷县瑞丰煤矿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温永民,该公司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进,陕西汉廷律师事务所律师。北大法宝,版权所有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守国,北京市京顺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刘秀兰因与上诉人府谷县瑞丰煤矿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丰煤矿)合同纠纷一案,不服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陕民一初字第0001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年5月17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开庭进行了审理。刘秀兰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XX、林艳华,瑞丰煤矿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进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刘秀兰上诉请求:(一)撤销一审判决第三项;(二)判令瑞丰煤矿向刘秀兰按定金罚则给付第二倍定金1800万元;(三)判令瑞丰煤矿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一)瑞丰煤矿自签署《煤矿治理项目转让协议书》至今的三年多期间内,未能办理案涉灾害治理区的任何开工审批手续,刘秀兰无法开工导致合同目的不能实现,瑞丰煤矿构成根本违约。瑞丰煤矿存在1号和2号两个灾害治理区,刘秀兰提交的《瑞丰煤矿地质灾害综合治理区域拐点坐标》是双方协议的组成部分,明确界定案涉灾害治理区为1号治理区。瑞丰煤矿提交的府谷县畜牧局、陕西省林业厅、府谷县国土资源局、府谷县发展改革局四份审批手续均是2号灾害治理区的审批手续,与本案无关。一审法院根据前述证据认定瑞丰煤矿履行了办理煤矿综合治理手续的部分义务,与客观事实截然相反。(二)瑞丰煤矿在与刘秀兰签订协议并收取1800万元定金后,将同一项目再次转让给案外人枣阳圣龙腾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圣龙公司),缺乏诚信,构成根本违约。(三)刘秀兰要求解除案涉协议,是基于瑞丰煤矿不能办理煤矿灾害综合治理审批手续和二次出售项目构成根本违约,刘秀兰无法实现合同目的,不属于情势变更,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四)瑞丰煤矿根本违约,应当向刘秀兰双倍返还定金。
  瑞丰煤矿辩称,一审法院认定瑞丰煤矿办理了相关手续,履行了协议义务,认定正确,刘秀兰对该认定的质疑是建立在对双方协议的刻意曲解和伪造文件的基础之上。刘秀兰根本不具备受让能力,且违约在先,致使瑞丰煤矿迫不得已寻找新的合作伙伴,这只是瑞丰煤矿防止损失扩大的自救行为,不构成违约。瑞丰煤矿与圣龙公司之间的协议并未生效,不构成案涉协议继续履行的实际阻碍。本案不构成情势变更,一审法院关于情势变更的认定是错误的,应予纠正。瑞丰煤矿诚信履约证据确凿,刘秀兰却拿不出任何其履行后续义务或者要求履行后续义务的证据,无权索还定金。
  瑞丰煤矿上诉请求:(一)依法撤销一审判决,裁定发回重审或者改判驳回刘秀兰的诉讼请求。(二)判令刘秀兰承担全部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一)一审法院在刘秀兰主张的解约事由与法院认定的事由性质完全不同时,未做任何释明,即径行推定刘秀兰的意志,并据此作出判决,程序严重违法。(二)本案双方协议无法继续履行以及纠纷发生的根本原因在于刘秀兰严重违约,其无权要求定金返还。一审法院对于刘秀兰未履行交费义务等严重违约情形未进行查明认定,认定事实不清。(三)煤炭市场不景气是典型的商业风险,不属于情势变更,一审法院适用法律严重错误。
  刘秀兰辩称,(一)一审法院认定的双方之间的法律关系是合同关系,与刘秀兰起诉状主张的法律关系相一致。瑞丰煤矿上诉状中事实与理由的第一条,将一审判决中的事实与法律适用问题理解为审理程序问题,实属错误。(二)案涉《煤矿治理项目转让协议书》不能继续履行的原因,是瑞丰煤矿无法办理煤矿灾害综合治理项目的行政审批手续,刘秀兰支付定金后,瑞丰煤矿应办理该项目的全部审批手续并向刘秀兰交付项目,刘秀兰开工后才有义务按合同约定的时间支付后续合同款项。(三)煤炭市场不景气属于市场经济环境下的商业风险,不构成情势变更,一审法院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
  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六条规定解除合同,适用法律错误。
  刘秀兰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一)判令解除刘秀兰和瑞丰煤矿于2013年3月27日签署的关于府谷县瑞丰煤矿采空区综合治理项目的《煤矿治理项目转让协议书》;(二)判令瑞丰煤矿返还刘秀兰支付的定金1800万元;(三)判令瑞丰煤矿给付刘秀兰以1800万元为本金,自2013年3月29日起至1800万元定金返还之日止,按2%月息利率计算的利息;(四)判令瑞丰公司按定金罚则给付刘秀兰第二倍的定金1800万元;(五)判令瑞丰煤矿赔偿刘秀兰预期利益损失1000万元;(六)判令由瑞丰煤矿承担本案诉讼费用。审理过程中,经一审法院释明,刘秀兰放弃第三项有关利息的诉讼请求。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3年3月27日,刘秀兰(乙方)与瑞丰煤矿(甲方)签署《煤矿治理项目转


  ······

分享到: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数据加载中...

热门视频更多

    感谢法宝客户:
    关于法宝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免费试用
    购买指南
    意见反馈
    法宝会刊
    法宝通用产品
    法规
    案例
    期刊
    专题
    英文
    视频
    法宝微信
    法宝微博
    解决方案
    法院
    检察院
    政府机关
    院校
    律所
    企业
    专业定制
    食品安全
    卫生安全
    银行合规
    研发与应用
    案例管理
    立法支持
    网络培训
    文书纠错
    知识管理
    文书上网
    法宝升级新版入口
    手机阅读
    注册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