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亮 查找
聚焦命中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用户名 密码 登录
北大法宝 > 司法案例 > 案例要旨 > 正文阅读

陈某与国美电器控股有限公司合同纠纷上诉案 法宝推荐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C.8892752

陈某与国美电器控股有限公司合同纠纷上诉案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京民终297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陈某。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冰,北京市中伦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昕倩,北京市中伦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国美电器控股有限公司(gomeelectricalappliancesholdinglimited)。
  授权代表:伍健华及史习平,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邹某。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默,北京市创世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陈某因与被上诉人国美电器控股有限公司(gomeelectricalappliancesholdinglimited,以下简称国美控股公司)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4)二中民初字第146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4年12月25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在本院审理过程中,陈某在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分别以名誉权纠纷起诉广东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报社、商界杂志社,因上述两案的事实认定及处理结果均对本案有直接影响,故本院于2015年4月16日裁定本案中止诉讼。2016年6月6日,国美控股公司以陈某起诉广东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报社、商界杂志社两案判决均已生效为由,申请本院恢复审理。本院于2016年8月25日恢复审理本案,并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陈某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冰、被上诉人国美控股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邹某、李某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陈某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2、改判驳回国美控股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3、判决由国美控股公司承担本案一审、二审的全部诉讼费用。
  事实和理由:(一)一审判决认定国美控股公司履行了《协议》约定的支付对价的义务,缺乏证据支持,认定事实有误。
  1、付款主体与《协议》约定不符。《协议》第3.1条和第1.1条规定,支付《协议》对价的适格主体为国美控股公司或符合“香港《公司条例》第2b条及其附表23所指之含义”的国美控股公司的“附属公司”。前述1000万元的付款主体为“国美电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美电器公司),而国美控股公司并未能证明国美电器公司系支付《协议》对价的适格主体,即未能证明是符合“香港《公司条例》第2b条及其附表23所指之含义”的“附属公司”。因此,由于付款主体与《协议》约定不符,国美电器公司支付的1000万元并非《协议》对价。
  一审法院认定的“境内控股子公司”与《协议》所约定的“符合香港《公司条例》第2b条及其附表23所指之含义附属公司”系两个不同的法律概念,一审法院仅以陈某签署过《高级管理人员劳动合同》为由,认定国美电器公司系《协议》约定的付款适格主体,缺乏证据支持。
  2、该款项的性质为“高管经济补偿金”,而非《协议》对价。《付款回单》的摘要处显示,国美控股公司向陈某支付的款项为“高管经济补偿金”,说明该款项性质属于劳动法项下企业在员工离职时依法给予员工的经济补偿金,而非《协议》对价。尽管国美电器公司出具了《确认函》,但是其内容与《付款回单》的描述并不一致,很显然《确认函》是国美控股公司根据庭审情况为迎合其诉讼请求而炮制的,因此不具有证明效力。
  一审判决还认为,“根据《协议》第2.1条,陈某在《协议》中承诺,同意在《协议》签署后,与国美控股公司及其附属公司全部解除已签订的《董事服务合同》、《高级管理人员劳动合同》(含补充协议)、《高级管理人员竞业限制》等法律文件,由此可见,《协议》解决的不仅是陈某与国美控股公司之间,也包括陈某与国美控股公司的附属公司之间因辞职引起的相关事宜。故国美电器公司《付款回单》上虽载明款项为“高管经济补偿金”,但该表述与《协议》中约定的1000万元对价的性质并不存在矛盾之处。”事实上,《协议》第2.1条从没有表示《董事服务合同》、《高级管理人员劳动合同》(含补充协议)、《高级管理人员竞业限制》系“因陈某签订《协议》而解除”,因此自然也不能推论出《协议》对价已涵盖了上述协议项下的“高管经济补偿金”以及上述协议解除后陈某免除了国美电器公司支付“高管经济补偿金”的法律义务。一审法院仅依据《协议》第2.1条认定前述1000万元不属于“高管经济补偿金”,并因此推定该款项为《协议》项下对价,明显错误。
  3、一审法院对于前述1000万元的款项性质的举证责任分配错误。从付款主体和款项性质来看,前述1000万元款项并非《协议》项下对价,国美控股公司并未完成其举证义务。但是,在此情形下,一审判决却认定,“陈某并未提交证据证明国美电器公司向其支付的1000万元是其他协议的对价”,也就是说,一审法院将举证责任强加至陈某一方,要求陈某举证证明该笔款项的支付依据并非是《协议》对价,并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该等认定明显错误。陈某认为,一审法院就该问题的举证责任的分配严重违背了“谁主张,谁举证”的证据规则,而对举证责任的错误分配直接导致了一审法院作出了错误的事实认定。
  (二)一审判决关于“陈某违反《协议》约定的承诺义务”的事实认定,缺乏证据支持,明显错误。
  1、国美控股公司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陈某违反《协议》约定的承诺义务。国美控股公司就陈某违反《协议》这一主张提交


  ······

分享到: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数据加载中...

热门视频更多

    感谢法宝客户:
    关于法宝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免费试用
    购买指南
    意见反馈
    法宝会刊
    法宝通用产品
    法规
    案例
    期刊
    专题
    英文
    视频
    法宝微信
    法宝微博
    解决方案
    法院
    检察院
    政府机关
    院校
    律所
    企业
    专业定制
    食品安全
    卫生安全
    银行合规
    研发与应用
    案例管理
    立法支持
    网络培训
    文书纠错
    知识管理
    文书上网
    法宝升级新版入口
    手机阅读
    注册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