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亮 查找
聚焦命中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用户名 密码 登录
北大法宝 > 司法案例 > 案例要旨 > 正文阅读

周乾炳诉镇巴县公安局公安监管违法及行政赔偿案 参阅案例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C.4345646

周乾炳诉镇巴县公安局公安监管违法及行政赔偿案


  [案例索引]
  一审:镇巴县人民法院(2007)镇行初字第01号(2007年7月17日)
  二审: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2007)汉中行终字第26号(2007年11月23日)
  [案情]
  上诉人(一审被告):镇巴县公安局。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周乾炳。
  2001年5月30日,周乾炳因涉嫌重大责任事故罪被镇巴县公安局依法逮捕,羁押于镇巴县看守所。罪犯王克扬(其因犯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死刑,已被执行)亦羁押于此。罪犯王克扬在看守所羁押期间不守监规、滋事行凶,分别于2001年7月20日、30日两次用开水烫伤看守所民警刘霞和高顺平。后王克扬与周乾炳被羁押于同一监室。同年11月30日零时55分左右,王克扬见管教民警巡查监室离开后,便拿出事先藏于棉絮中的一节10公分长8#旧铁丝(该铁丝系王克扬在原监室利用放风之机从院内一扫帚上拆下后藏于棉絮中,后带入新监室),趁周乾炳不备用铁丝将其右眼刺伤。周乾炳受伤后,先后在镇巴县医院、西安西京医院住院治疗,摘除右眼,安装了辅助器,共住院治疗36天,镇巴县公安局支付了全部医疗费、差旅费、辅助器费和住院生活补助费。经镇巴县劳动鉴定委员会鉴定,周乾炳被评定为“伤残五级,丧失大部分劳动能力”。此后,周乾炳多次向镇巴县公安局申请赔偿,均遭拒绝,其遂向镇巴县法院提起行政诉讼。镇巴县法院裁定不予受理。周不服,上诉至汉中中院,汉中中院对此案是否属行政赔偿案件逐级请示省高院和最高院,最高院行政庭于2006年12月7日以[2006]行他字第7号函批复:“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或者罪犯在被羁押期间,被同监室人致残引起的国家赔偿,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规定的行政赔偿程序处理。”汉中中院据此撤销了镇巴县法院不予受理裁定,指令镇巴县法院立案审理。法小宝
  原告周乾炳认为:镇巴县看守所不依法履行监管及检查职责,其不作为违法行为与自己眼睛被刺伤的损害后果间有因果关系,被告应依法承担行政赔偿责任,故请求:1.依法确认镇巴县公安局履行监管职责违法。2.赔偿原告误工费、护理费、继续治疗费、残疾赔偿金等各项费用共约36万元。镇巴县公安局辩称,看守所民警没有失职、渎职行为,且已支付了原告的全部医疗费,该案不属国家赔偿范围,法院应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审判]
  镇巴县法院认为:原告周乾炳在镇巴县公安局看守所羁押期间,遭到同监室罪犯王克扬的暴力伤害,并致其五级伤残,被告负有监管措施不力、对违禁物品疏忽检查的责任。首先,原告受伤前,罪犯王克扬曾两次用开水烫伤看守所民警,有明显行凶行为,且王克扬又属重刑犯,在监所情绪极不稳定,已出现对他人的行凶行为,但被告看守所对王克扬未采取相应措施予以限制,防范工作不到位,这是造成原告伤害后果发生的主要原因。其次,王克扬致伤原告所用的是一根长约10厘米的8#铁丝,按照《看守所条例》的规定,铁丝应属违禁物品,严禁在押人员或他人带人监所,罪犯王克扬利用放风之机将铁丝带人监室藏匿月余,已形成安全隐患并对他人身体构成威胁,但被告看守所工作人员在例行安全检查时一直未查出,致使王克扬行凶得逞,这是造成原告伤害的又一重要原因。综上,原告周乾炳所受伤害与被告监管职责失职的违法行为有法律上的


  ······

分享到: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数据加载中...

热门视频更多

    感谢法宝客户:
    关于法宝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免费试用
    购买指南
    意见反馈
    法宝会刊
    法宝通用产品
    法规
    案例
    期刊
    专题
    英文
    视频
    法宝微信
    法宝微博
    解决方案
    法院
    检察院
    政府机关
    院校
    律所
    企业
    专业定制
    食品安全
    卫生安全
    银行合规
    研发与应用
    案例管理
    立法支持
    网络培训
    文书纠错
    知识管理
    文书上网
    法宝升级新版入口
    手机阅读
    注册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