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亮 查找
聚焦命中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用户名 密码 登录
北大法宝 > 司法案例 > 案例要旨 > 正文阅读

陈某贤与汇丰环球客户服务(广东)有限公司劳动争议上诉案 法宝推荐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C.9891993

陈某贤与汇丰环球客户服务(广东)有限公司劳动争议上诉案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7)粤01民终9895号法小宝

  上诉人(原审原告):陈某贤。
  委托代理人:刘莹,北京市东卫(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汇丰环球客户服务(广东)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梁慕贤,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沙骏,北京市金杜(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秦婧,北京市金杜(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陈某贤因与被上诉人汇丰环球客户服务(广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丰公司)劳动争议一案,不服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2016)粤0106民初1951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陈某贤上诉请求:一、撤销原判,改判汇丰公司向陈某贤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232433.26元;二、判令汇丰公司向陈某贤重新出具离职证明。一、二审诉讼费由汇丰公司负担。事实和理由:一、一审查明事实不清。1、汇丰公司举证的2016年3月23日发出的《书面警告》并没有任何的邮寄证明和签收证明,3月31日的也无妥投证明,即便显示是“他人签收,寄件人收”,也并不能因此认定上述两份《书面警告》已寄送给我方。2、汇丰公司取消了陈某贤的IDD部门的工作权限,拒不恢复。汇丰公司声称调整陈某贤回到IDD部门工作,事实上已不可能。3、陈某贤在收到汇丰公司寄出的《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之前,一直按时上下班,协助其他同事处理工作。只是由于没有系统工作权限无法进入电脑系统工作。如若陈某贤不愿回原部门工作,是不需要再每天按时上下班的。二、一审适用法律错误。一审法院仅以2016年2月3日《限期返岗通知书》上的“本人陈某贤不考虑返岗安排”的文字来认定公司解除劳动合同无需支付经济补偿金和赔偿金,无事实和法律依据。陈某贤的意思是不考虑返回IRTT部门工作。假如陈某贤不愿意返回IDD部门工作,就无需每天按时上下班。陈某贤是在2016年5月6日收到汇丰公司寄出的《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一审围绕该通知书提出的解除事由是否符合法律规定,是否有证据支持,来确认汇丰公司是否有权单方面解除劳动关系,而不是仅仅陈某贤作出的“本人陈某贤不考虑返岗安排”的表述来定案的。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查明事实,维护我方合法权益。
  汇丰公司答辩称:本案是因陈某贤拒绝按照原劳动合同的约定提供劳动,严重违反了汇丰公司的规章制度,而被汇丰公司单方解除劳动合同所引发的争议。汇丰公司的解除行为符合法律规定,陈某贤的主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事实和理由:1、我方已经实际为陈某贤恢复了原岗位,并已多次向其通知了岗位恢复事宜。2、陈某贤多次明确表示拒绝返回原岗位工作。陈某贤已经反复、明确拒绝履行原劳动合同。陈某贤在上诉状中声称其在2月23日《限期返岗通知书》中所作意思表示是指拒绝返回汇丰公司为其安排的新岗位。这一解释不仅与《限期返岗通知书》载明的内容完全不同,且与其在本案仲裁庭审中所作陈述相冲突,显然是歪曲事实所作的虚假陈述。3、自2016年1月5日开始,陈某贤实际上未再提供任何劳动,也未按照汇丰公司的工作指令完成任何工作任务。陈某贤不仅未提供任何证据证明陈某贤确实有权获得该等报酬,反而依据上述事实主张陈某贤已经提供了劳动,显然缺乏事实依据。4、陈某贤始终拒绝提供劳动的行为违反了《员工手册》的规定,汇丰公司已经作出了违纪处分,并依法与其解除了劳动合同。综上,请求二审法院全面、客观查明事实,依法维护汇丰公司的合法权利,驳回陈某贤的全部诉讼请求。
  陈某贤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一、汇丰公司支付陈某贤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232433.46元;二、汇丰公司向陈某贤重新出具离职证明;三、汇丰公司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一)劳动关系情况:陈某贤于1997年10月6日入职汇丰公司处,在IDD部门工作,2013年1月1日起以过渡形式固定支援ACT部门。双方有签订书面劳动合同,最后一期劳动合同期限为从2001年1月1日起的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陈某贤的工作时间为上午9:30至下午18:30,每周工作5天,门卡及电脑登陆考勤。2014年8月汇丰公司就陈某贤所在部门业务搬迁事宜征询陈某贤个人意愿,陈某贤不同意搬迁,并签署《员工意愿确认函》。汇丰公司决定自2016年1月4日起将陈某贤从IDD部门调至IRTT部门,职位为高级金融服务专员,工资福利待遇不变,陈某贤不同意汇丰公司调职安排,未前往新部门工作。汇丰公司2016年1月26日、2016年2月3日分别向陈某贤发出《限期返岗通知书》,告知陈某贤恢复其原工作岗位,要求陈某贤返回原工作岗位继续工作。陈某贤在2016年2月3日的《限期返岗通知书》落款处签署“本人陈某贤不考虑返岗安排。”2016年3月23日、2016年3月31日汇丰公司以陈某贤拒绝合理工作安排为由,向陈某贤发出两份《书面警告》。2016年5月5日,汇丰公司发出《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与陈某贤于2016年5月4日解除劳动关系。(二)劳动仲裁情况:陈某贤于2016年7月28日向广州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


  ······

分享到: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数据加载中...

热门视频更多

    感谢法宝客户:
    关于法宝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免费试用
    购买指南
    意见反馈
    法宝会刊
    法宝通用产品
    法规
    案例
    期刊
    专题
    英文
    视频
    法宝微信
    法宝微博
    解决方案
    法院
    检察院
    政府机关
    院校
    律所
    企业
    专业定制
    食品安全
    卫生安全
    银行合规
    研发与应用
    案例管理
    立法支持
    网络培训
    文书纠错
    知识管理
    文书上网
    法宝升级新版入口
    手机阅读
    注册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