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亮 查找
聚焦命中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用户名 密码 登录
北大法宝 > 司法案例 > 案例要旨 > 正文阅读

胡少岗等贩卖毒品案 法宝推荐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C.9725945

胡少岗等贩卖毒品案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16)粤刑终1110号

  原公诉机关广东省惠州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胡少岗,曾用名胡某某。因犯贩卖毒品罪于2012年3月12日被惠东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2014年3月19日刑满释放。因涉嫌犯贩卖毒品罪于2015年7月17日被羁押并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21日被逮捕。
  辩护人许蔚武,广东鸿浩律师事务所律师,由广东省法律援助局指派。
  辩护人汪金牛,惠州市法律援助处律师,由广东省法律援助局指派。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陈伟东。
  辩护人胡荣健,广东法村律师事务所律师,由广东省法律援助局指派。
  广东省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广东省惠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胡少岗、陈伟东犯贩卖毒品罪一案,于2016年4月20日作出(2016)粤13刑初20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胡少岗、陈伟东对判决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通过阅卷,讯问上诉人胡少岗、陈伟东,审阅辩护人提交的书面辩护意见,认为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2015年7月初,马唯(绰号“大飞”,另案处理)找到被告人胡少岗要求购买5000克氯胺酮(俗称“K粉”)。胡少岗找到被告人陈伟东询价,陈伟东又联系了饶志远(绰号“阿远”、“阿燕”,另案处理),得知以1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可从饶处购得5000克氯胺酮。随后,被告人胡少岗、陈伟东与马唯达成以10.5万元人民币交易5000克氯胺酮的意向,由马唯先付9万元人民币到陈伟东的银行卡里,余款在交货时付清。
  2015年7月16日,被告人胡少岗、陈伟东在惠东县平山镇通过饶志远购得5000克氯胺酮,随后驾驶粤L×××××日产骊威银灰色小轿车准备将上述毒品运到惠州市惠城区转卖给马唯。17日0时52分许,该车行驶到惠东县白花高速路卡口时遇民警查车。民警在车后尾箱查获氯胺酮五包,共重4964.12g,含量68.09g/100g至69.73g/100g不等。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庭审质证扣押的氯胺胴,调取的手机通话清单、手机短信息、银行帐户明细清单,现场勘查笔录,鉴定意见和被告人胡少岗、陈伟东的供述等证据证实。
  原判认为,被告人胡少岗、陈伟东明知是毒品而贩卖,数量大,其行为均构成贩卖毒品罪。胡少岗曾因贩卖毒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在执行完毕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毒品犯罪,系累犯、毒品再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二款第(一)项、第三百五十六条、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之规定,判决:(一)被告人胡少岗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二)被告人陈伟东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三)涉案毒品氯胺酮依法予以没收,由公安机关销毁。
  上诉人胡少岗上诉提出:在毒品交易过程中,是陈伟东联系卖家饶志远,并且提出让买家马唯把钱转到陈伟东的中国银行和工商银行账户;归案后如实供述了饶志远、马唯的详细情况,并协助侦查机关到惠东县抓捕饶志远;毒品已被及时缴获,没有流入社会,造成的危害不大。
  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马唯向上诉人胡少岗购买毒品,胡少岗没有毒品,上诉人陈伟东说有,马唯向陈伟东帐户汇款,并由陈伟东负责联系购买了毒品,胡少岗只起介绍作用,处于次要地位;胡少岗归案后如实供述了饶志远、马唯的详细情况,并协助侦查机关到惠东县抓捕饶志远,只是因异地抓捕等原因,被饶志远逃脱,而马唯已被抓获,胡少岗有立功表现;胡少岗认罪态度好,建议二审从轻处罚。
  上诉人陈伟东上诉提出:1、2015年7月16日中午,胡少岗问有没有“K粉”,并非只问他一个人,当时饶志远也在一起。他以为五个是五小包,是用于自己吸食的,不知是要5公斤的毒品。他在侦查人员讯问时一再强调胡少岗并没有提及会给他报酬,但笔录却多出了胡少岗答应给他报酬。之前在侦查机关的供述是在侦查人员催促下没有看即草率签的字;2、大飞转账到他帐户上的9万元,他已如数取出交给胡少岗,事先不知是用于毒品交易,亦未联系过大飞。对大飞的辨认和对银行帐户明细清单的确认是被诱供的。
  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1、一审认定上诉人陈伟东贩卖毒品的部分事实不清。首先是陈伟东与马唯未见过面,未通过电话,未谈过毒品交易,一审认定上诉人胡少岗、陈伟东与马唯达成10.5万元交易5000克氯胺胴不当。其次是陈伟东辩解不清楚打进他银行卡款项的用途,不知道胡少岗要拿该款项去买毒品,也不知道交易的数量及金额,转入的款项也已全部取出交给胡少岗。第三是查获的毒品是胡少岗的,还是胡少岗与陈伟东共同的,一审未查明。2、根据本案的证据,难以排除陈伟东仅为胡少岗购买毒品提供便利条件或协助胡少岗完成购买毒品,一审认定陈伟东与胡少岗作用相当、均是主犯错误。
  经审理查明,2015年7月初,同案人马唯(绰号“大飞”,另案处理)找到上诉人胡少岗要求购买5000克氯胺酮(俗称“K粉”),胡少岗找到上诉人陈伟东询价,陈伟东又联系了饶志远(绰号“阿远”、“阿燕”,另案处理)购买氯胺胴


  ······

分享到: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数据加载中...

热门视频更多

    感谢法宝客户:
    关于法宝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免费试用
    购买指南
    意见反馈
    法宝会刊
    法宝通用产品
    法规
    案例
    期刊
    专题
    英文
    视频
    法宝微信
    法宝微博
    解决方案
    法院
    检察院
    政府机关
    院校
    律所
    企业
    专业定制
    食品安全
    卫生安全
    银行合规
    研发与应用
    案例管理
    立法支持
    网络培训
    文书纠错
    知识管理
    文书上网
    法宝升级新版入口
    手机阅读
    注册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