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亮 查找
聚焦命中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用户名 密码 登录
北大法宝 > 司法案例 > 案例要旨 > 正文阅读

常州长江客车制造有限公司破产清算组与上海巴士永达汽车销售有限公司等协议效力确认纠纷再审案 其他出版物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C.6252449

常州长江客车制造有限公司破产清算组与上海巴士永达汽车销售有限公司等协议效力确认纠纷再审案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民提字第172号

开弓没有回头箭
  申请再审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常州长江客车制造有限公司破产清算组。住所地:江苏省常州市常新路138号。
  负责人:夏存龙,该公司清算组组长。
  委托代理人:刘正平,江苏通江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上海巴士永达汽车销售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浦东新区龙东大道6111号1栋415室。
  法定代表人:虞嘉福,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唐勇强,上海市浦栋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上海宝山巴士公共交通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宝山区牡丹江路1325号3 B-51室。离婚不离婚是人家自己的事
  法定代表人:陈麟,该公司执行董事。
  原审第三人:上海巴士弘盛汽车配件供应有限公司(已注销)。
  原审第三人:常州长江客车集团有限公司破产清算组,住所地:江苏省常州市常新路 138号。
  负责人:张捷,该公司清算组组长。
  常州长江客车制造有限公司破产清算组(以下简称长江公司清算组)为与上海巴士永达汽车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巴士永达公司)、上海宝山巴士公共交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巴士交通公司)、上海巴士弘盛汽车配件供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巴士弘盛公司)、常州长江客车集团有限公司破产清算组(以下简称长江集团清算组)协议效力确认纠纷一案,不服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2009)苏民二终字第017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已于2012年9月21日以(2011)民申字第1509 -1号民事裁定,提审本案。本院依法组成由审判员刘敏担任审判长,代理审判员赵柯、杜军参加的合议庭进行了审理,书记员孙亚菲担任记录。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江苏省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查明:2004年1月5日,常州依维柯客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依维柯公司。2006年4月27日变更为常州长江客车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江公司)与巴士永达公司签订一份销售合同,约定:“由依维柯公司向巴士永达公司提供大客车26辆,每辆29.32万元,合计价款762.32万元。”后巴士永达公司通过付款、划账,共计支付551.45802万元,尚欠210. 86198万元。2005年3月23日,巴士永达公司、依维柯公司、巴士交通公司、巴士弘盛公司签订“关于车辆款项往来备忘录”(以下简称“备忘录”),约定:“常州长江客车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江集团)欠巴士弘盛公司202. 02798万元、依维柯公司应支付巴士交通公司的车辆修理工时费3. 9312万元及欠巴士弘盛公司的配件款4.04082万元,合计210万元,以冲抵巴士永达公司欠依维柯公司的购车款,冲抵后巴士弘盛公司不再向长江集团追索,依维柯公司应收长江集团的202.02798万元,由依维柯公司与长江集团自行结算。”该“备忘录”上有四方的代表签字,其中依维柯公司由丁建一、姚雄白签字,但“备忘录”上未加盖依维柯公司公章。
  2006年11月2日,依维柯公司与常州中元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元公司)签订债权转让协议,约定:“依维柯公司将对巴士永达公司拥有的债权213. 86198万元及法定孳息一并转让给中元公司。”同年11月20日,依维柯公司向巴士永达公司履行了通知义务。2007年,中元公司起诉巴士永达公司,要求支付欠款271. 86198万元及相应的利息。2007年10月20日,江苏省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备忘录”合法有效为由,驳回中元公司对巴士永达公司210万元的诉讼请求。
  2008年6月15日,长江集团被江苏省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进入破产还债程序。同年7月8日,长江集团清算组向巴士弘盛公司等单位发函,但函件内容不详。
  2008年5月9日,长江公司清算组以巴士永达公司为被告、向江苏省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决确认“备忘录”对依维柯公司不发生法律效力,诉讼费用由巴士永达公司承担。审理中江苏省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追加巴士交通公司、巴士弘盛公司、长江集团为第三人参加诉讼。
  江苏省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一)关于“备忘录”的效力问题,2005年3月23日四方签订的“备忘录”上虽没有依维柯公司印章,但丁建一、姚雄白并非公司一般人员,而是依维柯公司上海销售分公司负责人,他们在“备忘录”上的签字是职务行为,其产生的法律后果应由依维柯公司承担。长江公司清算组认为丁建一、姚雄白超越职权、无权签字与事实不符。虽然长江集团提供的证据,能证明该债务尚未转移,但属于其内部管理体制问题,且在案件受理后,其真实性难以认定;再从四方协议的内容看,“备忘录”明确将长江集团欠巴士弘盛公司的款项、依维柯公司欠巴士弘盛公司的配件款等合计210万元,以冲抵巴士永达公司欠依维柯公司的购车款,冲抵后巴士弘盛公司不再向长江集团追索,依维柯公司应收长江集团202.02798万元,由依维柯公司与长江集团自行结算。该“备忘录”的内容在实体上并未导致各方利益失衡,也不违反法律规定。虽然其抬头是“备忘录”,但内容的实质是依维柯公司与巴士永达公司等四方当事人之间债权债务的抵冲,是四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应认定合法有效。王甫新的证言和依维柯公司的财务制度均只能证明其内部的管理方式,对外不能发生效力,据此,应认定依维柯公司同意巴士永达公司划


  ······

分享到: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数据加载中...

热门视频更多

    感谢法宝客户:
    关于法宝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免费试用
    购买指南
    意见反馈
    法宝会刊
    法宝通用产品
    法规
    案例
    期刊
    专题
    英文
    视频
    法宝微信
    法宝微博
    解决方案
    法院
    检察院
    政府机关
    院校
    律所
    企业
    专业定制
    食品安全
    卫生安全
    银行合规
    研发与应用
    案例管理
    立法支持
    网络培训
    文书纠错
    知识管理
    文书上网
    法宝升级新版入口
    手机阅读
    注册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