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亮 查找
聚焦命中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用户名 密码 登录
北大法宝 > 司法案例 > 案例要旨 > 正文阅读

重庆华城希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洪育林等项目转让合同纠纷上诉案 法宝推荐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C.11528363

重庆华城希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洪育林等项目转让合同纠纷上诉案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7)最高法民终29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重庆华城希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请你喝茶
  管理人:中豪律师集团(重庆)事务所。
  委托诉讼代理人:任远,中豪律师集团(重庆)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方宇,中豪律师集团(重庆)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洪育林。
  委托诉讼代理人:吴学东,重庆唐之龙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黄新运。
  委托诉讼代理人:吴学东,重庆唐之龙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重庆老虎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杨红灯,该公司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曼玲。
  委托诉讼代理人:戚雅迪。
  原审被告:高山雪。
  委托诉讼代理人:向远刚,重庆潜卫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陈勇。
  委托诉讼代理人:向远刚,重庆潜卫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重庆华城希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城希望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洪育林、黄新运及原审被告重庆老虎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老虎资产公司)、高山雪、陈勇合同纠纷一案,不服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2015)渝高法民初字第0004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2月5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华城希望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任远、方宇,被上诉人洪育林、黄新运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吴学东,原审被告老虎资产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曼玲,原审被告高山雪、陈勇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向远刚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华城希望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洪育林、黄新运的全部诉讼请求;2、洪育林、黄新运应当承担解除《项目转让协议书》及其相关补充协议的违约责任,撤销一审判决的由上诉人及原审被告承担的过高的违约金;3、由洪育林、黄新运承担一、二审全部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一)一审判决对案涉合同纠纷的本质,是项目转让还是项目公司股权转让有明显的认定错误。1.根据洪育林、黄新运与华城希望公司签订的《项目转让协议书》以及后续补充协议,可以清楚看出洪育林、黄新运在重庆华城君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君创公司)取得约定的土地使用权后,收购华城希望公司持有的君创公司的股权是本案的核心约定,洪育林、黄新运与华城希望公司之间签订的“项目转让协议书及补充协议"实质为股权转让合同。2.本案中,君创公司的股权转让行为已经完成,且由洪育林、黄新运实际控制及运营。后续土地办证、缴款的法定主体是君创公司。(二)《项目转让协议书》及相关补充协议是否应当解除。《项目转让协议书》约定了本协议生效之日起4个月、6个月内项目公司不能取得项目土地使用权、满足约定开发指标,洪育林、黄新运享有解除权利以及相应违约责任,但并未约定本协议生效之日起6个月之后,项目公司仍未取得土地使用权或取得土地不符合约定、未能满足开发指标,洪育林、黄新运是否享有解除《项目转让协议书》的权利;同时洪育林、黄新运并未有充分证据证明本案符合法定解除的条件。而且,按照合同约定,项目公司的股权已经转让给洪育林、黄新运,项目公司已经取得合同约定的土地权属且已签署土地出让合同,华城希望公司的义务已经履行完毕,合同不能无故解除。(三)华城希望公司是否应当承担违约责任。华城希望公司已满足《承诺协议书》约定的四个前提条件。对于第1个前提条件:合作项目地块(东部新城B3-1地块)已于2014年6月24日出让给君创公司且已经签署《土地出让合同》确权。君创公司股权已于2014年11月5日(合同约定时间之前)全部过户给洪育林、黄新运。华城希望公司不是该块土地的公开招拍挂的受让主体及土地出让合同的签署主体,在事实上不能取得东部新城B3-1地块土地使用权证。因此第一个前提条件达成与否的责任在于洪育林、黄新运,与华城希望公司无关。对于第2个前提条件:2014年10月27日,华城希望公司与重庆中舜投资有限公司签订《君创公司股权转让协议》,2014年10月27日,华城希望公司在合同约定时间内已将君创公司股权变更给洪育林、黄新运且已交付所有资料。对于第3个前提条件:承诺方已经承诺君创公司除已经缴纳土地出让金730万元外,不存在其他任何债务、担保等情形。对于第4个前提条件:陈勇、高山雪已经按照约定承担担保责任,并不存在任何违反该条的情形。故华城希望公司不存在任何违约情形。洪育林、黄新运无权要求华城希望公司继续按照该协议第一条的约定承担违约责任。洪育林、黄新运也无权解除《项目转让协议书》及其相关补充协议。
  洪育林、黄新运辩称,案涉合同是典型的项目转让合同,君创公司只是项目转让合同的壳,就该公司本身的股权而言并没有实际价值,该公司只是为项目的开发而设立的项目公司,该公司的股权只有附着了有开发价值的土地才具有转让的价值,因此本案中转让的核心是具有开发价值的土地,股权转让只是形式,项目转让才是核心。《承诺协议书》的签署是鉴于


  ······

分享到: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数据加载中...

热门视频更多

    感谢法宝客户:
    关于法宝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免费试用
    购买指南
    意见反馈
    法宝会刊
    法宝通用产品
    法规
    案例
    期刊
    专题
    英文
    视频
    法宝微信
    法宝微博
    解决方案
    法院
    检察院
    政府机关
    院校
    律所
    企业
    专业定制
    食品安全
    卫生安全
    银行合规
    研发与应用
    案例管理
    立法支持
    网络培训
    文书纠错
    知识管理
    文书上网
    法宝升级新版入口
    手机阅读
    注册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