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亮 查找
聚焦命中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用户名 密码 登录
北大法宝 > 司法案例 > 案例要旨 > 正文阅读

江苏华亚集团公司清算组与吴江工艺织造厂股份质押合同纠纷执行案 其他出版物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C.299346

江苏华亚集团公司清算组与吴江工艺织造厂股份质押合同纠纷执行案


  一、案件的基本情况
  申请执行人:江苏华亚集团公司清算组(以下简称华亚集团)。
  被执行人:吴江工艺织造厂(以下简称织造厂)。
  被执行人(申诉人):中国服装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服装公司)。
  宜兴市人民法院在审理华亚集团破产还债一案中,认定织造厂第一门市部欠华亚集团下属分支机构货款252万余元,并于2001年3月5日裁定织造厂向华亚集团清算组清偿债务252万余元。因织造厂未履行,宜兴市人民法院于同年3月8日作出(2000)宜经破执字第27—2号民事裁定,冻结织造厂在服装公司的全部股份及收益。但执行人员在深交所办理冻结手续时发现,织造厂已将其持有的股份全部质押给了吴江中行。关于织造厂在服装公司的股份及质押的基本情况如下:
开弓没有回头箭

  第一,服装公司系由中国服装集团公司、织造厂等为主要发起人,于1999年1月向社会公开募集设立的股份公司,中国服装集团持有1亿多股份,占51.01%;织造厂持有3030万股,占14.1%。
  第二,2000年10月23日,织造厂与中国银行吴江支行(以下简称吴江中行)签订“债务重组协议”,确认以前织造厂所欠吴江中行债务7470万元、外汇838万余美元,经重组约定还款期限为2005年9月25日;同时签订质押合同,约定织造厂以其持有的服装公司3030.52万法人股为该债务提供担保。同年11月3日,该质押在深圳证券交易所办理了质押登记手续。
  第三,2001年6月9日上午,服装公司召开股东大会,通过了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1元人民币的决议。随后,宜兴市人民法院作出(2000)宜经破执字第27—3号民事裁定,冻结织造厂在服装公司应分得的全部红利,并由执行人员于当日上午向服装公司留置送达该裁定和协助执行通知书。服装公司当即提出该红利系向服装公司抵偿欠款,随后又于同年6月24日提出书面异议:2000年11月8日,服装公司、织造厂与吴江吴伊时装面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面料公司)三方签订了“债务履行协议”确认,织造厂对面料公司负有债务,面料公司对服装公司负有债务。债务数额以北京兴华会计师事务所对服装公司进行审计后发出的企业询证函记载的数额为准。约定该连环债务的履行方式为:织造厂作为服装公司的股东,如果在服装公司产生红利未超过债务的部分,就用以抵偿面料公司所欠服装公司的债务,面料公司相应冲减织造厂所欠的债务。经上述询证函确认,截至2000年12月底,织造厂对面料公司负有债务近5993万元,面料公司对服装公司负有债务522万余元。
  此后,宜兴市人民法院终结了华亚集团破产程序。2002年1月,宜兴市新建镇人民政府以其为华亚集团公司的主管部门,华亚集团破产程序终结后尚有剩余应收债权为由,申请宜兴市人民法院对织造厂在服装公司的红利进行强制执行。同年5月21日,宜兴市人民法院作出(2000)宜经破执字第27—5号民事裁定,以服装公司拒不协助执行,擅自处置织造厂应分得的全部红利为由,冻结服装公司银行账户,并于7月5日划拨252万余元到宜兴市人民法院。
  二、当事人的申诉理由
  服装公司在申诉中提出,“债务履行协议”是服装公司与织造厂、面料公司三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具有债权转让合同的性质,合法有效。根据协议,织造厂应得的红利与其所欠服装公司的债务相抵。由于债务冲抵无须通过资金的划转,而货币的转让又是以占有为公示方法的,故债权转让在服装公司股东大会决定派发红利之时即履行完毕,宜兴市人民法院向服装公司送达协助执行通知书时,织造厂在服装公司处已无财产可供执行。
  吴江中行也致函江苏高院,提出依据《担保法司法解释》第104条,股份质押的效力及于股份的法定孳息,故宜兴市人民法院的执行侵害了其质押权,要求恢复到执行前的状态。
  三、江苏高院请示的问题及意见
  (一)上市公司发起人股在法定不得转让期间内设质,担保在可转让时清偿期届满的债权,其质押合同效力如何确认
  关于此质押合同的效力共有三种意见:
  1.织造厂在其持股时间不足两年时以其股份设定质押,违反《担保法》或《公司法》规定,质押无效,主要理由有:
  第一,出质权利必须是可转让的财产权,而且必须是在设质时可以转让的,在出质时不可转让的股权不能质押。
  第二,质押股份实际上就是转让股份。织造厂质押其股份违反了《公司法》第147条关于发起人股份自公司成立之日起3年内不得转让的规定。
  第三,发起人股份在3年内质押违反《公司法》第147条的立法目的。《公司法》对上市公司发起人股份转让进行限制,目的是为了防止发起人投机钻营,理由是发起人之便谋取投资人利益。如果允许在3年内不得转让的股权设定质押,发起人就可能规避《公司法》对该种股份转让的限制,通过质押套取现金,投机钻营。因此,应禁止上市公司发起人将其不得转让期内的股份设定质押。
  2.织造厂的出质股份只要在质权人吴江中行依法可以实现质押权时可以转让,就不应以出质时不能转让为由认定质押合同无效


  ······

分享到: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数据加载中...

热门视频更多

    感谢法宝客户:
    关于法宝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免费试用
    购买指南
    意见反馈
    法宝会刊
    法宝通用产品
    法规
    案例
    期刊
    专题
    英文
    视频
    法宝微信
    法宝微博
    解决方案
    法院
    检察院
    政府机关
    院校
    律所
    企业
    专业定制
    食品安全
    卫生安全
    银行合规
    研发与应用
    案例管理
    立法支持
    网络培训
    文书纠错
    知识管理
    文书上网
    法宝升级新版入口
    手机阅读
    注册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