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亮 查找
聚焦命中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用户名 密码 登录
北大法宝 > 司法案例 > 案例要旨 > 正文阅读

陈某与某保险公司重庆分公司保险合同纠纷上诉案——家庭自用车挂靠租车公司租车后保险人的赔偿责任 其他出版物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C.8808661

陈某与某保险公司重庆分公司保险合同纠纷上诉案
——家庭自用车挂靠租车公司租车后保险人的赔偿责任


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渝一中法民终字第07723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陈某。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某保险公司重庆分公司。
  上诉人陈某与被上诉人某保险公司重庆分公司保险合同纠纷一案,重庆市江北区人民法院于2014年9月16日作出(2014)江法民初字第05053号民事判决,陈某对该判决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4年12月2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九条之规定,本院于2014年1月12日组织各方当事人进行了询问调查。上诉人陈某的委托代理人王某、被上诉人某保险公司重庆分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罗某参加了询问调查。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陈某在一审中诉称:其是渝aa车的车主,为该车向某保险公司重庆分公司购买了交强险、车辆损失险等险种。2014年4月25日17时许,其朋友张某在驾驶该车至江津区107省道时因操作不当发生交通事故,经重庆市江津区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大队认定,张某负全责。上述事故发生后,张某及时地向某保险公司重庆分公司报案,该公司派员到现场进行了查勘。之后,陈某为修复车辆支付材料款38 930元、修复工时费2600元、修理工时费9800元、施救费800元、吊车费1400元、条石挡土墙225元,共计55 375元,某保险公司重庆分公司以交通事故发生在张某租用过程中为由拒赔。现请求法院判令某保险公司重庆分公司支付保险金共计53 755元,并承担诉讼费用。
  某保险公司重庆分公司在一审中辩称:陈某在我司为其所有的渝aa车购买了交强险、车辆损失险等属实。所投保车辆的使用性质为家庭自用,是非营运车辆。但陈某将该车交由出租公司出租,张某是从租车公司租赁而使用该车,并在租用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陈某变更了保险车辆的用途,依照保险条款的约定及相关保险法规定,我司不应赔付。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陈某是渝aa小型普通客车的车主。2013年8月1日,陈某为该车向某保险公司重庆分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险,并于同日交纳交强险保险费665元、商业险保险费3632元,某保险公司重庆分公司于同日向陈某出具《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单》、《机动车车辆保险单》。《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单》、《机动车商业保险投保单》均载明:车辆为非营业一家庭自用车,保险期间1年,从2013年8月15日起至2014年8月14日止,其中商业险中车辆损失险赔偿限额为183 510元。《机动车(家庭自用汽车)商业保险条款》总则第二条约定:家庭自用汽车是指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不含港、澳、台地区)行驶的家庭或个人所有,且用途为非营业运输的客车;第十六条第二款约定:在保险期间内,被保险机动车改装、假装或从事营业运输等,导致被保险机动车危险程度显著增加的,应当及时书面通知保险人。否则,因被保险机动车危险程度显著增加而发生的保险事故,保险人不承认赔偿责任。
  同日,陈某在《机动车商业保险投保单》投保人声明处签字确认:“本人已仔细阅读保险条款,尤其是字体加粗部分的条款内容,并对保险公司就保险条款内容的说明和提示完全理解,没有异议,申请投保”,并在《投保提示事项确认书》上签字。《投保提示事项确认书》第五部分保险术语解释中“营业运输”,是指经由交通运输管理部门核发营运证书,被保险人或其允许的驾驶人利用被保险机动车从事旅客运输、货物运输的行为。未经交通运输管理部门核发营运证书,被保险人或其允许的驾驶人以牟利为目的,利用被保险机动车从事旅客运输、货物运输的,视为营业运输。
  2014年4月24日,张某从重庆某汽车租赁有限公司租用该车,租期两天,450元/天。2014年4月25日17时许,张某单独驾驶该车至重庆市江津区秦柴沟路段时,因操作不当发生交通事故,经重庆市江津区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支队认定,张某负事故全责。
  事故发生后,陈某为修复该车,共支付材料款38 930元、修复工时费2600元、修理工时费9800元、施救费800元、吊车费1400元、条石挡土墙费用225元,共计53 755元,并向某保险公司重庆分公司索赔。某保险公司重庆分公司以陈某擅自将车辆用于租赁,改变了车辆非营运的性质,导致被保险车辆危险程度显著增加为由拒绝理赔,并于2014年5月6日发出拒赔通知书。
  一审庭审中,某保险公司重庆分公司为证明陈某将保险车辆用于租赁,提交了《机动车辆保险出险通知书》(以下简称《出险通知书》)、询问笔录、《汽车租赁合同》复写联,张某在《出险通知书》及询问笔录中明确该车系从重庆某汽车租赁有限公司租用,其在驾驶该车开往重庆某汽车租赁有限公司还车途中发生交通事故。陈某认为《汽车租赁合同》系复写件,不是原件,对其真实性不认可;对《出险通知书》及询问笔录上张某的签字真实性均无异议,但对其内容不认可,认为张某是在不清醒的状态下在《出险通知书》及询问笔录上签字,并称其与张某是朋友关系,其将车辆借给张某使用,不存在将车交给租赁公司租赁的情况;同时称交通事故发生后,其朋友陪同张某到医院处理伤情,19时左右又陪同张某返回现场处理事故,此时保险公司也派人到现场查勘,其朋友看到张某没有什么事情


  ······

分享到: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数据加载中...

热门视频更多

    感谢法宝客户:
    关于法宝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免费试用
    购买指南
    意见反馈
    法宝会刊
    法宝通用产品
    法规
    案例
    期刊
    专题
    英文
    视频
    法宝微信
    法宝微博
    解决方案
    法院
    检察院
    政府机关
    院校
    律所
    企业
    专业定制
    食品安全
    卫生安全
    银行合规
    研发与应用
    案例管理
    立法支持
    网络培训
    文书纠错
    知识管理
    文书上网
    法宝升级新版入口
    手机阅读
    注册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