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亮 查找
聚焦命中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用户名 密码 登录
北大法宝 > 司法案例 > 案例要旨 > 正文阅读

山东中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浙商煤炭贸易有限公司保证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法宝推荐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C.61217821

山东中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浙商煤炭贸易有限公司保证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7)最高法民终892号果然是京城土著

  上诉人(原审被告):山东中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朱焰焰,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祁树波,北京市盈科(济南)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牛和营,北京市盈科(济南)律师事务所律师。来自北大法宝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浙商煤炭贸易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汤燊,该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黄洁,浙江天册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晨,北京炜衡(杭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李保坤。
  委托诉讼代理人:蒋靖,山东众英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山东中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通公司)、李保坤因与被上诉人浙商煤炭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商公司)保证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浙民初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上诉人李保坤因未在本院指定的期限内交纳案件受理费,本院已于2018年1月16日作出(2017)最高法民终892号民事裁定,按上诉人李保坤自动撤回上诉处理。本院于2017年11月2日立案受理本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中通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牛和营、祁树波,被上诉人浙商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黄洁、陈晨,原审被告李保坤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蒋靖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中通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原判;2、改判中通公司不承担保证责任或将本案发回重审;3、上诉费用由浙商公司承担。事实和理由:一、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一)原审判决认定了王贵团刑事案件与本案的牵连性,忽视了李保坤案件与本案的竞合性;认定了王贵团系济南国铁实际控制人,忽视了控制状态对主从合同关系产生的实际法律后果,在证据的认定和使用上缺乏全面性和客观性。(二)原审判决认定《煤炭供销合作协议》、《担保函》、《关于〈担保函〉的补充约定》合法有效错误。1、2010年王贵团出于个人目的与他人合谋利用其手中的权力和掌管的国有资金蓄意追加了济南国铁的购销环节,以期非法获利。李保坤入伙的条件是除了提供虚假担保,同时让出对济南国铁的控制权。此后,王贵团利用国有资金对济南国铁增资后成了其实际控制人。股改是证明其合同目的非法性的标志性事件,应认定《煤炭供销合作协议》无效。2、担保合同作为从合同,其担保的主债权需已发生且明确而具体。主债权在担保合同签订时尚未确定或尚未发生的,担保合同因无担保对象而不能成立。涉案《担保函》的保证担保为普通担保,并非最高额担保,其担保债权在担保函出具时均尚未发生,故该担保因缺乏明确的担保债权而不成立。3、同理,《关于〈担保函〉的补充约定》亦形成于《合同展期协议》之前,其本身并未对担保债权的金额作出约定,亦无证据证明中通公司对《合同展期协议》中的“债权"作出过确认,故该项担保亦不能成立。且原审判决忽视了王贵团明知李保坤没有以中通公司名义对外担保的权限以及王贵团对李保坤进行胁迫的事实。(三)原审判决认定浙商公司为善意相对人,由中通公司承担保证责任错误。涉案《担保函》及《关于〈担保函〉的补充约定》中加盖的中通公司印章均系李保坤私刻并擅自加盖,相关担保并非中通公司的真实意思表示,已由生效判决确认。李保坤私刻中通公司印章并以中通公司名义进行的涉案担保行为不构成表见代理。浙商公司接受李保坤以中通公司名义进行涉案担保的行为,系双方恶意串通、损害中通公司利益的行为,对中通公司不发生法律效力。(四)原审判决认定《合同展期协议》合法有效错误。1、原审法院仅凭浙商公司提供的济南国铁曾在其公司登记档案中使用过相同印样公章的证据,便径直认定《合同展期协议》中加盖的济南国铁印章系其实际使用的真实印章错误。2、原审法院在认定印章真实的基础上,对“李志宇"签名的真实性无需进行司法鉴定的逻辑错误。该《合同展期协议》约定的生效条件为“签署盖章后成立并生效",该协议系以法定代表人签名并加盖公司印章为生效条件,两者缺一不可。因此,在济南国铁时任法定代表人李志宇的签名为他人伪造的情况下,该协议不能发生法律效力。3、浙商公司的涉案“债权"2.03亿余元系由《合同展期协议》所列15份“未履行合同"标的额加上GTZS20120603(2012年6月25日)合同项下11697300元而来,但后者明显不在展期协议所列“保证"范围之内。由此,可证实《合同展期协议》的虚假性和浙商公司通过控制济南国铁伪造“债权"的事实。4、李保坤的生效刑事判决已经认定《合同展期协议》系王贵团伪造。(五)原审判决对主债权真实性的认定缺乏事实根据。原审判决认定浙商公司的258545044.6元债权合法成立,依据的是浙商公司单方伪造的《合同展期协议》,实际上浙商公司主张权利的15份《买卖合同》已实际履行。(六)原审判决混淆了交易与投资的关系,忽视了王贵团因投资失误安排济南国铁对刘胡梁煤矿举报又撤案的事实。对刘胡梁煤矿投资是王贵团亲自决定并操控的,在1.6亿元投资款中,有7000万元银行承兑汇票是从


  ······

分享到: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数据加载中...

热门视频更多

    感谢法宝客户:
    关于法宝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免费试用
    购买指南
    意见反馈
    法宝会刊
    法宝通用产品
    法规
    案例
    期刊
    专题
    英文
    视频
    法宝微信
    法宝微博
    解决方案
    法院
    检察院
    政府机关
    院校
    律所
    企业
    专业定制
    食品安全
    卫生安全
    银行合规
    研发与应用
    案例管理
    立法支持
    网络培训
    文书纠错
    知识管理
    文书上网
    法宝升级新版入口
    手机阅读
    注册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