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亮 查找
聚焦命中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用户名 密码 登录
北大法宝 > 司法案例 > 案例要旨 > 正文阅读

甘肃省敦煌种业股份有限公司与郑州赤天种业有限公司等侵害植物新品种权纠纷申请案 法宝推荐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C.3179320

甘肃省敦煌种业股份有限公司与郑州赤天种业有限公司等侵害植物新品种权纠纷申请案


最高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书
(2014)民申字第54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甘肃省敦煌种业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王大和,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梁顺伟,北京市开越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郑州赤天种业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李凤英,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叶延芳,河南旺斌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李道兴,北京市子悦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武威市武科种业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法定代表人:张德,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杨婵娟,甘肃开洲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王斯达。
  再审申请人甘肃省敦煌种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敦煌种业公司)与被申请人郑州赤天种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赤天公司)、武威市武科种业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武科公司)侵害植物新品种权纠纷一案,不服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3年11月25日作出的(2013)豫法知民终字第11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敦煌种业公司申请再审称,1.敦煌种业公司作为原告具有法律依据和事实依据。一、二审法院认为敦煌种业公司仅取得部分品种权人许可、不具备合法的诉讼主体资格,与事实不符。首先,“吉祥1号”植物新品种权自2011年12月9日起已通过《吉祥1号玉米植物新品种权转让合同》(以下简称品种权转让合同)由武威市农业科学院(以下简称武威农科院)与黄文龙共有依法变更为武威农科院独家所有。因另一起侵权案件的判决导致“吉祥1号”品种权著录事项变更登记被依法冻结,所以无法办理品种权的变更登记。著录项目变更公告仅属于行政管理措施,“吉祥1号”未做品种权变更登记并不影响品种权共有人转让行为的效力。武威农科院是涉案品种“吉祥1号”唯一的品种权人,有权许可他人生产经营该品种,有权授权他人对侵害该植物新品种权的行为提起诉讼。敦煌种业公司根据武威农科院授权取得的生产经营权和诉权应当受到法律保护。其次,一、二审法院否定品种权共有人转让合同的效力违反法律规定。一、二审法院不应以未履行相应的行政管理手续为由否定民事法律行为的效力。本案涉案品种有多家生产经营,但获得提起侵权诉讼权利只有敦煌种业公司一家,敦煌种业公司作为普通实施许可的被许可人,在品种权人授权的情况下,依法享有诉权。再次,敦煌种业公司作为原告自2012年1月1日取得授权后,在甘肃省张掖市中级人民法院、甘肃省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等提起了近30起侵权诉讼,法院的判决或调解均认定敦煌种业公司具有合法诉权。本案的错误判决,导致同一法律事实在不同法院出现了截然相反的结果,违反了司法同一原则。此外,《玉米杂交种吉祥1号生产经营权转让合同》(以下简称生产经营权转让合同)明确记载,武威农科院转让其拥有的“吉祥1号”品种的生产经营权给敦煌种业公司,武威农科院以独占许可方式许可敦煌种业公司生产经营“吉祥1号”,敦煌种业公司受让武威农科院拥有的该品种生产经营权并支付相应的转让费。敦煌种业公司独家受让的仅是武威农科院享有的生产经营权,敦煌种业公司一审庭审时向法庭提交了维权公告,明确指出合法的生产单位除了敦煌种业公司,还有武威甘鑫种业有限公司。品种权转让合同上也明确提到了武威甘鑫种业有限公司(该公司于2011年3月14日经核准变更为武威甘鑫物种有限公司)。《河北科技报》的声明进一步说明合法的生产单位包括敦煌种业公司和武威甘鑫物种有限公司。敦煌种业公司的代理人对上述情况做出了解释,根本不存在二审判决所述“并未对2012年12月11日《河北科技报》上刊登的品种权人武威农科院授权敦煌公司和武威甘鑫物种有限公司生产和经营吉祥1号做出合理的解释”的情况。2.武科公司和赤天公司的行为构成侵权。公证书充分证明武科公司和赤天公司实施了联合经营“吉祥1号”的行为,武科公司与赤天公司在法庭上对于联合经营的行为也予以认可,仅仅辩解称是合同违约行为,不属于侵权。在武科公司与赤天公司承认有联合销售行为却无品种权人授权的情况下,二审法院认为不足以证明敦煌种业公司的植物新品种权受到侵害,无事实依据。综上,二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程序违法,损害了司法同一原则,请求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九条、第二百条之规定,对本案进行再审。
  武科公司和赤天公司答辩称,1.一、二审判决认定敦煌种业公司对涉案品种“吉祥1号”不具有诉权正确。武威农科院与黄文龙转让“吉祥1号”的行为没有通过农业部进行转让登记、公告,该转让行为无效。敦煌种业公司提交不能办理品种权著录登记公告的理由并无证据证实。即使属实,本案的转让和许可协议也均是在查封冻结期间的无效行为。武威农科院与黄文龙的转让合同是复印件,不具有真实性。武威农科院与敦煌种业公司的生产经营权转让合同在没有得到黄文龙授权的情


  ······

分享到:
关注法宝动态: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是全国目前数据丰富、功能强、更新快、用户多的综合法律信息平台。 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法宝联想

数据加载中...

热门视频更多

    感谢法宝客户:
    关于法宝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免费试用
    购买指南
    意见反馈
    法宝会刊
    法宝通用产品
    法规
    案例
    期刊
    专题
    英文
    视频
    法宝微信
    法宝微博
    解决方案
    法院
    检察院
    政府机关
    院校
    律所
    企业
    专业定制
    食品安全
    卫生安全
    银行合规
    研发与应用
    案例管理
    立法支持
    网络培训
    文书纠错
    知识管理
    文书上网
    法宝升级新版入口
    注册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