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亮 查找
聚焦命中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用户名 密码 登录
北大法宝 > 司法案例 > 案例要旨 > 正文阅读

杜建国与海南中天矿业投资有限公司不当得利纠纷再审申请案 法宝推荐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C.8576814

杜建国与海南中天矿业投资有限公司不当得利纠纷再审申请案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请你喝茶
(2016)最高法民再310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杜建国。
  委托诉讼代理人:吴军,海南外经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朱宏亮,海南外经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我不休息我还能学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海南中天矿业投资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赵永平,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修衡,海南东方国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军,北京市铭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再审申请人杜建国因与被申请人海南中天矿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天公司)不当得利纠纷一案,不服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琼民一终字第5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于2016年3月28日作出(2015)民申字第2878号民事裁定,提审本案。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开庭审理了本案。再审申请人杜建国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吴军、朱宏亮,被申请人中天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王修衡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杜建国申请再审称,一、二审判决将25元/吨的分红款认定为中天公司的管理费,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二审法院认定杜建国未将25元/吨的管理费分红给股东孙学志、乔尚德等人,进而认定杜建国拖欠中天公司相应的管理费,杜建国认为二审法院的上述认定明显有误。本案中天公司与中天公司的股东系不同的民事主体,对外各自享有独立的民事权利并承担相应的民事义务,二者不能相互混同,本案审理的是杜建国与中天公司之间的法律关系而非杜建国与中天公司股东之间的法律关系。根据2011年1月5日第四次董事会决议,杜建国按30元/吨标准缴纳的费用中,仅有5元系作为中天公司的管理费上缴给中天公司的,其余25元系作为分红款直接支付给中天公司的股东。因此,杜建国对中天公司及中天公司的股东系按上述标准分别承担相应的给付义务。对于中天公司,杜建国按5元/吨标准给付管理费后,杜建国的给付义务即已履行完毕,至于杜建国有无按25元/吨标准向中天公司的股东支付红利,与杜建国无关,中天公司不能据此向杜建国主张属于中天公司股东的权利。如中天公司的股东认为杜建国没有按照上述标准向其给付分红款,则杜建国的股东自然会另行起诉向杜建国主张权利,中天公司无权替代其股东在本案中向杜建国主张25/吨分红款。基于上述事实,二审判决明显混淆了两种不同民事主体的债权债务关系,将应属于中天公司股东的分红款认定为杜建国的管理费,该认定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二、在杜建国未参会并确认情形下,二审判决认定2011年9月30日的董事会决议对杜建国具有法律效力于法无据。杜建国与中天公司为挂靠的平等民事主体的法律关系而非公司内部管理关系,故在杜建国未确认的情形下,该董事会决议对杜建国无效。首先,二车间由杜建国自行投资设立,因此杜建国对二车间享有完全的支配管理权及财产所有权。而中天公司未对二车间进行任何形式的投入,当然不享有对二车间的占用、支配的权利。只有在中天公司对二车间进行了全部投资,中天公司享有对二车间完全的支配管理及财产所有权的前提下,中天公司与二车间之间的关系方能适用公司内部的管理关系。其次,从本案中天公司向二车间收取管理费也可以明确看出双方是平等民事主体之间的法律关系。如果二车间系中天公司投资,则二车间的所有设备连同经营收入均归中天公司所有,根本就不需要再另行收取任何形式管理费。杜建国、中天公司之间是基于合同之约定而产生的平等民事主体之间的挂靠关系,不是公司内部管理关系。因此,中天公司单方面提高缴费标准的决议还必须与杜建国达成一致意见,方能对杜建国产生法律效力。该董事会决议在法律地位上系中天公司发出的要约,杜建国对中天公司以董事会或股东会决议的形式作出的要约享有决定是否作出承诺的权利。在未与杜建国达成一致前即未取得杜建国承诺前,中天公司单方面作出的提高直接缴费标准的董事会决议属要约行为,其效力尚不能及于杜建国及二车间。三、原鉴定结论系依中天公司提供的虚假帐簿作出,多计了二车间约8万吨的购矿量,致鉴定结果严重失实。一审法院委托的鉴定机构根据中天公司提交的虚假帐簿中载明的所谓一、二车间贫矿使用量,得出二车间购矿量为509159.36吨。上述鉴定结果严重失实,将二车间实际购矿量多计算了8万吨,进而将二车间的应付购矿款多计算了1200万元,严重偏离了案件事实且严重影响了审理结果,理应予以纠正。请求:1.依法撤销(2014)琼民一终字第52号民事判决;2.改判支持杜建国一审诉讼请求。
  中天公司辩称,一、杜建国经中天公司董事会同意可自行投资一条生产线,其与中天公司没有合同关系。杜建国作为中天公司的股东,只能按照中天公司股东会和董事会决议生产经营并交纳管理费,其权利义务均应服从股东会和董事会决议的规定。在董事会就中天公司生产经营事项依据实际情况作出变动和调整时,杜建国应予服从,不能自行随意变更,杜建国与中天公司之间是公司内部的被管理与管理的关系。由于各车间不按照2011年1月5日董事会决议缴纳管理费,中天公司于2011年9


  ······

分享到: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数据加载中...

热门视频更多

    感谢法宝客户:
    关于法宝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免费试用
    购买指南
    意见反馈
    法宝会刊
    法宝通用产品
    法规
    案例
    期刊
    专题
    英文
    视频
    法宝微信
    法宝微博
    解决方案
    法院
    检察院
    政府机关
    院校
    律所
    企业
    专业定制
    食品安全
    卫生安全
    银行合规
    研发与应用
    案例管理
    立法支持
    网络培训
    文书纠错
    知识管理
    文书上网
    法宝升级新版入口
    手机阅读
    注册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