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亮 查找
聚焦命中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用户名 密码 登录
北大法宝 > 司法案例 > 案例要旨 > 正文阅读

最高人民法院发布2015年中国法院50件典型知识产权案例之七:浦江亚环锁业有限公司与莱斯防盗产品国际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再审案 其他出版物
No. 7 of the Fifty Model Cases concerning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Adjudicated by China's Courts in 2015 Issued by the Supreme People's Court: Pujiang Yahuan Locks Co., Ltd. v. Focker Security Products International Limited (case of retrial of trademark rights infringement)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C.8320654

最高人民法院发布2015年中国法院50件典型知识产权案例之七:浦江亚环锁业有限公司与莱斯防盗产品国际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再审案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民提字第38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浦江亚环锁业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寿学英,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姚晓洪,上海锦天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俞则刚,浙江和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莱斯防盗产品国际有限公司(fockersecurityproductsinternationallimited)。
  法定代表人:关毅华,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高恽,北京纬文律师事务所律师。
  再审申请人浦江亚环锁业有限公司(简称亚环公司)因与被申请人莱斯防盗产品国际有限公司(简称莱斯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不服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12)浙知终字第28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经审查后,本院于2014年1月2日作出(2013)民申字第1644号裁定,提审本案。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4月11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亚环公司委托代理人姚晓洪、俞则刚,莱斯公司委托代理人高恽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查终结。
  亚环公司申请再审称:(一)二审判决未认定亚环公司是依据墨西哥“pretul”商标的合法使用人的委托从事涉外定牌加工的行为,属认定事实错误。涉外定牌加工是《合同法》第251条规定的加工承揽关系,而不是销售合同关系。本案中,亚环公司系受案外人墨西哥truperherramientass.a.dec.v.(简称储伯公司)委托,按照其要求生产挂锁,在挂锁上标注“pretul”商标标识,并全部返销到墨西哥。而储伯公司在墨西哥系“pretul”商标的权利人,亚环公司生产挂锁的行为是严格根据储伯公司的特定订单,按照订单上所载的设计方案、数量和期限进行的,属于加工承揽行为。一审判决认定亚环公司与储伯公司之间为定牌加工合同关系是正确的。但是,二审判决回避了这个基本事实。涉外定牌加工贸易在我国经济、尤其是对外贸易关系中具有重要地位,是我国目前重要的一种生产经营形态,忽视这个事实,将无法对这一社会经济现象做出正确的法律判断,更无以实现法律规范对经济活动的价值指引。(二)二审判决对许浩荣恶意抢注“pretul及椭圆图形”商标的事实不予审查,属认定事实错误。储伯公司在墨西哥等多个国家和地区在第6类、第8类等类别上注册了“pretul”、“pretul及椭圆图形”商标,其中第6类的“pretul”商标注册时间为2002年11月27日。许浩荣原系中山市泰星锁业制造有限公司(简称泰星公司)的股东、副董事长,2003年许浩荣注册了第3071808号“pretul及椭圆图形”商标,并于2010年3月27日转让给莱斯公司。自2001年4月起,储伯公司就与泰星公司建立业务往来,泰星公司接受储伯公司委托,在中国生产大量“pretul及椭圆图形”、“pretul”商标的挂锁并返销给储伯公司。2006年6月,储伯公司还与泰星公司签订了独家协议。亚环公司主张在本案中判断商标侵权问题应该审查莱斯公司取得涉案商标是否具有主观恶意,并未超出本案的审理范围。(三)亚环公司在涉外定牌加工行为中,按照国外定作方的要求在产品上贴附其在国外注册的商标的行为,并非商标法意义上的商标使用行为。二审判决未能正确认定,适用法律错误。1、二审判决援引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三条的规定,认为亚环公司的行为构成商标使用行为,系对商标法相关条文的表面理解,未能准确把握法条的实质含义。商标法、商标法实施条例以及相关司法解释所列明的商标侵权行为,仅仅是对某种商业行为的外在描述,是作为判定其是否构成商标侵权的一种参考,仅仅是一种形式,而非实质。正确的法律适用方法,应该是在形式要件符合的情况下,还要再去探究该行为是否就是立法目的意图要去规制的行为。在本案中,亚环公司在涉案产品上标注“pretul及椭圆图形”、“pretul”商标,是附着于储伯公司的订单的,对亚环公司来说,这些标识与产品订单上的数量、规格、尺寸、材质一样,都只是订单的一部分,并无特殊含义(至于其系储伯公司的注册商标这一特殊含义,亚环公司已经履行了合理审查的义务)。亚环公司在加工生产涉案货物的时候,并没有企图或者事实上利用这些商标来获取额外的利益,而商标法意义上的商标使用行为的本意恰恰在于此。因此,亚环公司的行为尽管有“使用”商标的表象,但不具备使用该商标的主观意图和实质内涵,不是商标法意义上的商标使用行为。2、商标的基本功能在于区别商品的来源,因此商标只有在商品的流通环节中才能发挥其功能。亚环公司根据境外商标权人的委托加工产品且全部出口墨西哥,未在中国市场实际销售,在其加工出口的产品上标注“pretul”商标的行为在中国境内并不起到标识产品来源的作用,不会引起中国境内消费者的混淆和误认,因此没有侵害莱斯公司的商标权。二审判决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二款并未对“相关公众”作地域限制,是对法律条文的字面解读。司法解释对于“相关公众”虽然未作地域限制,但这个“相关公众”并非虚构的概念,而是一个法律上的必然存在,特指“相关市场”,则必定有地域限制。所以,简单地说司法解释未对“相关公众”作地域限制是错误的,


  ······

分享到: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数据加载中...

热门视频更多

    感谢法宝客户:
    关于法宝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免费试用
    购买指南
    意见反馈
    法宝会刊
    法宝通用产品
    法规
    案例
    期刊
    专题
    英文
    视频
    法宝微信
    法宝微博
    解决方案
    法院
    检察院
    政府机关
    院校
    律所
    企业
    专业定制
    食品安全
    卫生安全
    银行合规
    研发与应用
    案例管理
    立法支持
    网络培训
    文书纠错
    知识管理
    文书上网
    法宝升级新版入口
    手机阅读
    注册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