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亮 查找
聚焦命中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用户名 密码 登录
北大法宝 > 司法案例 > 案例要旨 > 正文阅读

汕头经济特区松山火力发电厂有限公司与广东电网有限责任公司等合同纠纷上诉案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C.10420221

汕头经济特区松山火力发电厂有限公司与广东电网有限责任公司等合同纠纷上诉案


最高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最高法民终176号光宗耀祖支撑着我去教室

  上诉人(原审原告):汕头经济特区松山火力发电厂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林少毅,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林晓阳,北京市北斗鼎铭(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廖艳,北京市北斗鼎铭(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请你喝茶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广东电网有限责任公司。
  法定代表人:江毅,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唐远东,该公司总法律顾问。
  委托代理人:陈铭,北京德恒(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广东电网有限责任公司汕头供电局。
  负责人:蔡明,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陈铭,北京德恒(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委托代理人:周佳嘉,北京德恒(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汕头经济特区松山火力发电厂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松山电厂)因与被上诉人广东电网有限责任公司(原名广东电网公司,2014年6月4日变更登记为现名,以下简称广东电网公司)、广东电网有限责任公司汕头供电局(原名广东电网公司汕头供电局,2014年8月19日变更登记为现名,以下简称汕头供射局)购供电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3)粤高法民二重字第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由审判员汪治平担任审判长,审判员刘敏、孙祥壮参加的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松山电厂的委托代理人林晓阳、廖艳,广东电网公司及汕头供电局的委托代理人陈铭,汕头供电局的委托代理人周佳嘉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松山电厂于2011年2月21日起诉称:松山电厂是香港广丰实业有限公司在汕头设立的外商独资企业。1991年,香港广丰实业有限公司经向汕头市人民政府、广东省汕头电力工业局(汕头供电局的前身)呈文请示,获准同意建设松山电厂,松山电厂建成后所生产的电能并入汕头供电局电网运营。汕头供电局是广东电网公司的分支机构,不具企业法人主体资格。1994年2月28曰,松山电厂建成投产,根据“汕电办发(91)75号”文的安排,松山电厂(乙方)与广东省汕头电力工业局(甲方)经协商,签订了《统购上网电量合同书》及合同的附件一《九四年火力发电厂上网电价测算报告》。《九四年火力发电厂上网电价测算报告》经汕头市能源办公室和汕头市物价局审核批准。《统购上网电量合同书》及合同附件一确定了汕头供电局应向松山电厂收购的上网电量及上网电价的构成和测算电价的计算公式等内容。合同第一条约定:“松山电厂的执组经调试并经甲方同意并网运行,即纳入汕头电网统一调度管理。乙方应严格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电网调度管理条例》《广东省电力系统调度规程》和《汕头电力系统调度规程》的有关规定,服从汕头电网统一调度指挥,以保证安全、经济运行”。合同第二条、第三条及合同附件一约定:“松山电厂机组的年额定发电量包括超发电量全部由其统购包销,汕头供电局保证松山电厂低谷期发电量不少于机组额定量之75%,即上网电量为23650万千瓦时/年。若因甲方电网原因低负荷运行或不能按本合同第二条额定的年发电利用小时并网发电而造成的经济损失,由曱方会同市经委、物价局进行核算给予补偿,以保证松山电厂的还本付息及应得利润”。合同第五条确定了松山电厂的上网电价中应包含松山电厂建设投资资金的折旧还本及一定的利润。合同第六条同时约定:“若发生一九九四年度上网电价测算表中某些项目的开支,在执行过程中因物价上涨或下跌等因素,为确保乙方还本付息和应得利润,今后每半年或一年按物价上涨或下跌实际数字及因人力不可抗拒的因素导致成本增加的实际数字,按行业性当年涨跌平均水平计算,对上网电价进行一次核价调整。”在合同履行期间,由于出现了燃煤价格、员工工资、福利大幅上涨及国家税制的调整,导致松山电厂的发电生产成本大大增加。为此,松山电厂多次向汕头供电局提出依照合同的规定调高上网电价的要求。如1995年3月,松山电厂以“松电函字〔95〕16号”《关于申请调整1995年电价的请示》给汕头供电局,要求在满足合同上网电量的情况下,将电价调整为743.42元/千千瓦时;1995年11月,松山电厂又以“松电函字〔95〕49号”《关于申请调整1996年上网电价的请示》给汕头供电局,要求在满足合同上网电量的情况下,将电价调整为777.53元/千千瓦时等。但汕头供电局却一直置之不理,导致松山电厂经营电力生产无法实现按合同所确定的利润水平,无法正常向融资银行还本付息,不得不进行债务重组,增大了松山电厂的融资成本,松山电厂合法的合同利益遭受巨大的损害。《统购上网电量合同书》履行期间,松山电厂按照汕头供电局的调度指令生产发电,全面履行了合同的乙方义务。而汕头供电局非但未按合同规定调高上网电价,反而将合同签订时约定的上网电价多次下压。最低时汕头供电局曾以579.39元/千千瓦时计算上网电价款,比94年合同约定的上网电价679.45元/千千瓦时压低了15%。合同履行的15年间,由于煤价和员工工资及福利等上涨及国家税制的调整税负加重,致发电成本不断上涨,松山电厂的发电成本已


  ······

分享到: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数据加载中...

热门视频更多

    感谢法宝客户:
    关于法宝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免费试用
    购买指南
    意见反馈
    法宝会刊
    法宝通用产品
    法规
    案例
    期刊
    专题
    英文
    视频
    法宝微信
    法宝微博
    解决方案
    法院
    检察院
    政府机关
    院校
    律所
    企业
    专业定制
    食品安全
    卫生安全
    银行合规
    研发与应用
    案例管理
    立法支持
    网络培训
    文书纠错
    知识管理
    文书上网
    法宝升级新版入口
    手机阅读
    注册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