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亮 查找
聚焦命中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用户名 密码 登录
北大法宝 > 司法案例 > 案例要旨 > 正文阅读

严玉龙因鱼苗大量死亡诉汉堡公司等鱼药产品质量损害赔偿纠纷案 参阅案例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C.4104568

严玉龙因鱼苗大量死亡诉汉堡公司等鱼药产品质量损害赔偿纠纷案
(2013)参阅案例27号



  [裁判摘要]
  1.如果某行为在通常情况下会导致某种损害后果,或者至少在相当程度上增加了该结果发生的可能性,那么这一行为就应当认定为该损害发生的原因或之一。
  2.在有多种原因与被侵权行为人的行为结合造成一个损害后果,而在具体的损失数额无法确定的情况下,应根据造成损害后果的原因力,综合被侵权人的举证能力、因果关联程度、损失的具体数额难以确定等综合因素,平衡双方利益来确定责任比例酌定损失数额。
  原告:严玉龙。小词儿都挺能整
  被告:西安汉堡生物技术发展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汉宝生物工程有限公司。
  被告:陕西汉宝科技发展(集团)有限公司。
  被告:王月祥。
  原告严玉龙诉称:其从2005年起承包大丰市国土资源局川东国土资源所王竹养殖区4号塘口,2009年10月24日,其在被告王月祥鱼药门市购买被告陕西汉宝公司出品、西安汉堡公司制造、上海汉宝公司经销的鱼药投喂后,出现鱼死亡。四被告制造及销售的鱼药,国家并未批准用于内服鱼药,且该药物对鱼类和蜜蜂是高毒。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第四十一条、第四十二条、第四十三条的规定,四被告应依法承担赔偿责任。特请求:(1)判令四被告赔偿原告财物损失2829807元;(2)本案的诉讼费用由四被告承担。
  被告陕西汉宝公司、西安汉堡公司、上海汉宝公司辩称:原告从月祥鱼药门市购买的鱼药,是否投喂鱼塘,原告无证据证实。根据农业部2009年兽药产品的批准文件,答辩人具备生产兽药的合法资质,所生产的产品系质量合格产品,上海海洋大学作出的《鉴定报告书》,可以证明使用其公司规定产品剂量上不可能造成鱼死亡。因此,其不应承担赔偿责任。综上,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王月祥辩称:其与汉宝公司签订了销售协议,明确了责任划分。原告从其门市购买汉宝公司生产的鱼药投放鱼塘,情况属实,死鱼也是事实,但是否由用药引起,其不清楚。请求法院公正裁判。此人家庭地位极低
  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查明:
  严玉龙从2005年起承包大丰市国土资源局川东国土资源所王竹养殖区4号塘口,该塘口面积838亩。2009年2月,严玉龙向该塘口投放了银鲫鱼苗1600尾/亩(0.1斤/条),花白鲢30尾/亩(0.5斤/条),另还有部分青鱼,该塘鱼长势一直良好。2009年10月24日,严玉龙在王月祥鱼药门市购买陕西汉宝公司出品、西安汉堡公司制造、上海汉宝公司经销的“新孢虫杀”3件,“孢虫散”9件,并于当日委托盐城天邦饲料科技有限公司加工成饵料30吨,投喂鱼塘。后出现鱼死亡现象。截至2010年1月18日,共清出死鱼332260斤,半死鱼823306斤,死鱼4. 8元/斤计,半死鱼降价1.50元/斤销售。
  另查明,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依职权向盐城天邦饲料科技有限公司调查严玉龙委托该公司加工饲料添加药物事宜,该公司与严玉龙在委托加工协议书中约定,严玉龙将新孢虫杀(汉宝)阿维菌素,孢虫散(汉宝)百部贯众散,委托该公司加工2772品种2. 5粒径,数量30吨,用于防治抱子虫病。
  又查明,2010年1月18日,上海汉宝公司业务员钱兵在大丰市林牧业局执法大队的询问笔录中陈述,其代表公司分三次销售给大丰市港区月祥鱼药门市“新孢虫杀”(阿维菌素粉)计15箱。大丰市林牧业局查明,该鱼药门市部所称新抱虫杀是阿维菌素粉,系粉剂兽药产品,国家农业部所核发的批准文号产品为阿维菌素溶液,系水剂兽药产品,该鱼药门市部销售的阿维菌素产品为套用批准文号,故认定该鱼药门市经营的此种兽药产品阿维菌素粉为假兽药,遂作出处罚决定:(1)没收违法所得5200元;(2)处以20800元的罚款。该处罚决定生效后26000元的罚没款,王月祥称实际已由上海汉宝公司支出,且罚没款的票据原件已被上海汉宝公司取走。
  再查明,上海汉宝公司认可与王月祥鱼药门市签订的经销合同,约定上海汉宝公司委托王月祥作为大丰港地区水产药品经销商,上海汉宝公司保证产品质量。如产品发生质量问题,经查证系上海汉宝公司原因造成时,由上海汉宝公司负责退货并承担相关费用等。
  因协商未果,严玉龙诉至原审法院,请求判令陕西汉宝公司、西安汉堡公司、上海汉宝公司、王月祥赔偿其损失2829807元。
  一审法院在审理过程中,陕西汉宝公司、西安汉堡公司、上海汉宝公司对严玉龙提交的三袋未拆封的汉堡公司生产的“新孢虫杀阿维菌素粉”不予认可,认为不是其公司生产和销售,经一审法院释明,其不同意对严玉龙提交的“新孢虫杀阿维菌素粉”进行相关鉴定,致鉴定不成。
  本案一审争议焦点为:(1)严玉龙承包鱼塘里的鱼死亡,与使用“新孢虫杀”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2)严玉龙要求赔偿经济损失计人民币2829807元,是否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一)关于严玉龙承包鱼塘里的鱼死亡,与使用“新抱虫杀”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问题。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二条规定:“因产品质量不合格造成他人财产、人身损害的,产品制造者、销售者应当依法承担民事责任。”本案中,“新孢虫杀阿维菌素粉”为粉剂,该药物国家并未批准用于内服鱼药,


  ······

分享到: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数据加载中...

热门视频更多

    感谢法宝客户:
    关于法宝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免费试用
    购买指南
    意见反馈
    法宝会刊
    法宝通用产品
    法规
    案例
    期刊
    专题
    英文
    视频
    法宝微信
    法宝微博
    解决方案
    法院
    检察院
    政府机关
    院校
    律所
    企业
    专业定制
    食品安全
    卫生安全
    银行合规
    研发与应用
    案例管理
    立法支持
    网络培训
    文书纠错
    知识管理
    文书上网
    法宝升级新版入口
    手机阅读
    注册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