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亮 查找
聚焦命中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用户名 密码 登录
北大法宝 > 司法案例 > 案例要旨 > 正文阅读

上海绿洲花园置业有限公司与霍尔果斯锐鸿股权投资有限公司等企业借贷纠纷上诉案 法宝推荐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C.10942945

上海绿洲花园置业有限公司与霍尔果斯锐鸿股权投资有限公司等企业借贷纠纷上诉案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7)最高法民终412号

  上诉人(一审原告、反诉被告):上海绿洲花园置业有限公司。

来自北大法宝


  法定代表人:彭心旷,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高峰,北京市金杜(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宋思宇,北京市金杜(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反诉原告):霍尔果斯锐鸿股权投资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刘人宽,该公司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余爱国,上海创言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吕强,上海创言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反诉第三人):海口世纪海港城置业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张朝丰,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慜,海南正益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高文祥,海南正益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反诉第三人):海口绿创置业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张朝丰,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余爱国,上海创言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吕强,上海创言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上海绿洲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绿洲公司)因与被上诉人霍尔果斯锐鸿股权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锐鸿公司)、海口世纪海港城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港城公司)、海口绿创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绿创公司)企业借贷纠纷一案,不服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琼民初3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于2017年5月24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8月22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绿洲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高峰、宋思宇,被上诉人海港城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慜、高文祥到庭参加诉讼。锐鸿公司提起上诉后,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院另行制作(2017)最高法民终412号民事裁定书,按锐鸿公司撤回上诉处理。被上诉人绿创公司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绿洲公司上诉请求:1.依法撤销一审判决,改判支持绿洲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并驳回锐鸿公司提出的反诉或在审理后驳回其所有反诉请求;或者将本案发回一审法院重审。2.依法判决三被上诉人共同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事实和理由:一、关于本诉。(一)本案应当定性为企业借贷纠纷。1.绿洲公司在本案中主张的是《备忘录》项下绿洲公司对海港城公司提供借款而要求海港城公司还款的权利,绿洲公司同时起诉锐鸿公司系因锐鸿公司对海港城公司的还款责任承担了连带保证责任,本案纠纷应当为企业借款纠纷。一审法院认定绿洲公司提起本案诉讼系主张股权转让款,违反了民事诉讼的处分原则和不告不理原则。2.海港城公司并非股权转让款的支付主体,绿洲公司既不可能且实际上也没有在本诉中针对海港城公司主张股权转让款,同时,绿洲公司也并没有向锐鸿公司主张股权转让款。3.《备忘录》尽管与《股权转让协议》有关,但完全不同于《股权转让协议》。具体而言:《备忘录》的主体与《股权转让协议》不同;《备忘录》约定的内容既有股权转让相关的安排,也有超出《股权转让协议》之外的借款、公司分立等诸多内容,且签署时间也晚于《股权转让协议》;如果共管账户中的资金不是作为绿洲公司对海港城公司的借款,绿洲公司不可能同意该账户中的资金流向海港城公司。案涉款项实际上也是按照绿洲公司的指令,由共管账户中属于绿洲公司所收取的股权转让款支付给海港城公司的。绿洲公司与海港城公司之间既有借款的明确约定,又有款项的实际支付,双方的企业借款法律关系显然已经成立。4.从《备忘录》及相关文件的文字表述和实际履行情况看,海港城公司向绿洲公司借款的意思表示清楚,各方当事人也切实履行了借款安排。5.本案不存在未经海港城公司同意而单方面为其设定债务的情况。海港城公司向绿洲公司借款的意思表示是清楚的,海港城公司应当受到该等约定约束;暂且不论《备忘录》是否明确了海港城公司向绿洲公司借款的约定,即使未约定,绿洲公司和锐鸿公司在未经海港城公司同意为海港城公司设定的并非是在无任何对价情况下需要海港城公司向绿洲公司承担的某种单方面义务,海港城公司获得借款不属于债务;海港城公司收到1.31亿元款项后,并未提出任何疑问,也未拒绝接受和使用该款项,无权反悔否认借款事实存在,案涉借款应当属于绿洲公司提供的借款,并由锐鸿公司承担连带还款责任。6.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有关本案管辖权的二审民事裁定书并不能作为一审法院改变绿洲公司诉讼请求及其性质的事实或法律依据。该二审裁定并未就绿洲公司所提诉讼请求在性质上作出认定。(二)绿洲公司的本诉请求应当得到支持。海港城公司与绿洲公司具有借款的意思表示,绿洲公司实际上依约向海港城公司提供了借款,海港城公司也收到了借款,海港城公司理应承担相应的还款责任。案涉借款虽然来源于绿洲公司自锐鸿公司收取的股权转让款,但并非股权转让款的一部分,而是绿洲公司在收取后履


  ······

分享到: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数据加载中...

热门视频更多

    感谢法宝客户:
    关于法宝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免费试用
    购买指南
    意见反馈
    法宝会刊
    法宝通用产品
    法规
    案例
    期刊
    专题
    英文
    视频
    法宝微信
    法宝微博
    解决方案
    法院
    检察院
    政府机关
    院校
    律所
    企业
    专业定制
    食品安全
    卫生安全
    银行合规
    研发与应用
    案例管理
    立法支持
    网络培训
    文书纠错
    知识管理
    文书上网
    法宝升级新版入口
    手机阅读
    注册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