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亮 查找
聚焦命中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用户名 密码 登录
北大法宝 > 司法案例 > 案例要旨 > 正文阅读

上海安格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诉上海城开(集团)有限公司合资、合作开发房地产合同纠纷再审案 法宝推荐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C.10176027

上海安格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诉上海城开(集团)有限公司合资、合作开发房地产合同纠纷再审案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最高法民再71号哎哟不错哦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反诉被告,二审上诉人):上海安格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周斌,该公司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徐志民,上海徐志民律师事务所律师。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反诉被告,二审上诉人)上海珠蜂企业发展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金健,该公司执行董事。谁敢欺负我的人
  委托诉讼代理人:徐志民,上海徐志民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郭永昌,北京市翔实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反诉原告,二审上诉人)上海城开(集团)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季岗,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峰,北京市天同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徐晓青,上海徐晓青律师事务所律师。
  再审申请人上海安格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格公司)、上海珠蜂企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珠蜂公司)与被申请人上海城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城开公司)合资、合作开发房地产合同纠纷一案,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于2014年4月21日作出(2012)沪高民一(民)终字第19号民事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安格公司、珠蜂公司不服该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经审查,于2015年11月18日作出(2014)民申字第1946号民事裁定,以其申请再审的理由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六项为由,再审本案,并依法组成合议庭,开庭进行了审理。安格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徐志民,珠蜂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徐志民、郭永昌,城开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峰、徐晓青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安格公司、珠蜂公司再审请求:撤销(2012)沪高民一(民)终字第19号民事判决,改判支持安格公司、珠蜂公司的原审诉讼请求,即:1.确认安格公司、珠蜂公司与城开公司签订的《合作开发协议书》、《合作总价支付方式协议书》、《股权转让协议》于2007年10月17日已解除;2.判令城开公司将万源公司90%的股权全部返还给安格公司、珠蜂公司,其中68%返还给安格公司,22%返还给珠蜂公司;3.判令城开公司停止开发上海闵行区顾戴路地块,并对已开发销售或已开发未销售的项目,按当时市值结算相关收益并返还;4.判令城开公司向安格公司、珠蜂公司支付逾期付款违约金及损失赔偿金约人民币10亿余元。对于第4项诉讼请求,安格公司、珠蜂公司在庭审中将其明确为”判令城开公司向安格公司、珠蜂公司移交万源公司相关材料,支付违约金3个多亿”。事实和理由:(一)在诉争协议履行中,城开公司实施下列行为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1.2002年8月,城开公司在不具备启用万源公司新印章的条件下,私刻万源公司公章、财务专用章和徐麟祥法人章。2.城开公司以非法刻制的万源公司印章,在工行徐汇支行为万源公司开立新的218账户。3.2002年9月17日,城开公司用非法刻制万源公司印章与工行徐汇支行签署《房地产业借款合同》。4.利用工行徐汇支行对19某共管账户和218账户的绝对控制权,于2002年9-10月,将骗贷3.6亿元在19某与21某账户实施”转入”和”转出”的虚假支付行为。上述行为足以证明,城开公司想借”空手道”之方法,骗取安格公司、珠蜂公司对万源公司90%的控股权和1403亩地块收益权,故城开公司非法侵占他人巨额财产之故意事实成立。(二)城开公司未按约定全部支付转让款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原审判决认定该行为”尚不构成根本性违约”缺少基本事实依据。按照诉争协议约定,城开公司应支付安格公司、珠蜂公司转让价款8359577798元,城开公司除如实支付5000万定金外,其余转让款均属不实支付(详见万源公司的财务及银行账户收支事实)。因此,原审法院认定城开公司的行为”尚不构成根本性违约”无事实证据,适用法律错误。(三)安格公司、珠蜂公司的合同解除权未被消灭,原审判决认定安格公司、珠蜂公司无权解除诉争合同无事实和法律依据。1.安格公司、珠蜂公司对诉争协议享有法定和约定的解除权。根据《合作开发协议书》第6.2条”城开公司任何一笔款项逾期超过20日未支付的,甲、乙方有权单方面解除合同”的约定,安格公司、珠蜂公司对诉争协议享有约定的解除权。同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以下简称《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的规定,安格公司、珠蜂公司还对诉争协议享有法定的解除权。2.诉争协议中的约定解除权条款未发生变更,原审判决以安格公司、珠蜂公司在”城开公司拖欠转让款的情况下也未明确提出合同解除的要求”为由,认定”催款函及答复函的意思表示已经变更了双方原先的约定”,是对合同事实的曲解。3.安格公司、珠蜂公司对诉争协议的约定解除权没有被消灭。根据《合同法》第95条的规定,对诉争协议尽管没有解除权的行使期限约定,但城开公司并没有催告安格公司、珠蜂公司行使解除权的事实发生,故其享有的约定解除权未被消灭。根据”约定优于法定”原则,诉争协议应当适用约定解除权。
  城开公司答辩称,(一)在安格公司、珠蜂公司实际控制人孙凤娟涉嫌刑事犯罪,银行账户存在被公安机关冻结风险时,城开公司按照安格公司、珠蜂公司


  ······

分享到: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数据加载中...

热门视频更多

    感谢法宝客户:
    关于法宝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免费试用
    购买指南
    意见反馈
    法宝会刊
    法宝通用产品
    法规
    案例
    期刊
    专题
    英文
    视频
    法宝微信
    法宝微博
    解决方案
    法院
    检察院
    政府机关
    院校
    律所
    企业
    专业定制
    食品安全
    卫生安全
    银行合规
    研发与应用
    案例管理
    立法支持
    网络培训
    文书纠错
    知识管理
    文书上网
    法宝升级新版入口
    手机阅读
    注册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