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亮 查找
聚焦命中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用户名 密码 登录
北大法宝 > 司法案例 > 案例要旨 > 正文阅读

周征文诉东莞市长安医院医疗损害赔偿纠纷案 其他出版物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C.188922

13.周征文诉东莞市长安医院医疗损害赔偿纠纷案


  问题提示:如何审查医疗事故鉴定结论?本案被告在诊疗过程中是否存在过错?

  【要点提示】
法小宝
  医疗事故鉴定结论作为证据的一种,并不具有当然的证明力,与书证、物证等证据一样,其有无证明力以及证明力的大小、强弱必须经过质证后由法官依职权审查认定。
  本案被告医生给原告施行阑尾切除手术时,发现原告同时患有肠粘连和小肠憩室,在征得原告家属同意后同时施行阑尾切除、肠粘连松解和小肠憩室切除手术。术后,原告未能愈合,手术切口裂开,出现肠瘘。两级医学会的医疗事故鉴定结论均认定不构成医疗事故,但在其分析意见中又认为:被告在进行急诊阑尾切除术时,应先解决周征文阑尾炎主要矛盾,憩室暂缓切除,因为若同时进行综合复杂的肠道手术来解决多种问题,虽然在临床上是允许的,但会增加出现并发症的几率。该分析意见表明了被告对原告的治疗范围过宽过大,手术过度,医疗行为本身就存在过错,而且明显地就是由于医生主观上的判断错误而决定同时施行多种手术致出现并发症的损害后果。此外,根据医学学理资料,无症状的憩室无须治疗,有症状者又与腹部其他疾患同存时,先治疗后者。如果症状确系憩室所致者,则采用内科综合治疗,包括调节饮食,制酸解痉,体位引流。除非有难以控制的并发症或癌变,一般不考虑手术。尤其是憩室周围解剖位置复杂时,手术更应慎重。综上,本案被告在诊疗过程中具有一定过错。

  【案例索引】

  一审:广东省东莞市人民法院(2006)东法民一初字第6778号(2006年10月31日)哎哟不错哦
  二审:广东省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7)东中法民一终字第958号(2007年7月25日)

  【案情】

  原告:周征文。
  被告:东莞市长安医院。
  原告诉称:原告因感到肚脐周围、右下腹不断疼痛,于2004年7月22日晚上12点左右到被告处求治。被告的当班医生询问了原告的病情情况,给原告进行了体格检查,诊断为:慢性阑尾炎急性发作,要求原告立刻做手术。7月23日凌晨2时50分,被告医生给原告施行阑尾切除手术。手术进行了3个多小时后,医生告诉原告妻子,原告患的是肠粘连,需要再进行另一次手术。在这种情况下,原告及其家属只好按医生的要求做手术。被告医生给原告施行了肠粘连松解、阑尾切除、憩室切除手术。手术后第2至第7天,原告的伤口一直在发炎、疼痛,肚脐周围仍不断地痛。第8天,在原告的伤口还在发炎的情况下,被告的医生便拆线;当晚,伤口裂开,小肠也露出来,并有许多黄绿色的肠液流出,原告生命垂危。被告的医生无计可施,于当日将原告转院到东莞市人民医院。在东莞市人民医院住院2天,病情仍恶化。在原告家属的强烈要求下,8月2日,将原告转院到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治疗。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诊断为:回肠近端肠瘘、肺部感染、肝功能损害、空肠下段小憩室。也就是说,被告并未将原告的空肠憩室切除。同时,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数字化放射诊断报告书(RF号G1320)》表明,“原告的阑尾显影于盲肠末端,形态正常”,被告并没有将原告的阑尾切除。原告在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住院79天,于10月19日出院。3个月后,原告从事正常的体力劳动时,伤口还痛。经原告的申请,东莞市医学会、广东省医学会鉴定为,被告的医疗行为不构成医疗事故,但被告的“医疗行为存在不足,手术宜先解决患者阑尾炎主要矛盾,憩室暂缓切除,因为手术若同时解决多种问题会增加出现并发症的几率。”原告认为:被告为原告诊治,不仅没有消除原告的病痛,使原告恢复健康;相反,在诊断有误及不当手术的情况下,严重侵害了原告的身体健康,给原告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对此,被告应负全部责任。被告的过错主要表现如下:(1)对原因不明的复发性腹痛患者,应做钡餐检查、腹腔镜检查,但被告没做;(2)在未确诊的情况下,即行手术;(3)手术应先解决阑尾炎的主要矛盾,憩室暂缓切除,被告却同时行阑尾炎切除和小肠憩室切除手术;(4)对手术同时解决多种问题会增加出现并发症几率的情况,估计不足;(5)手术中,未经原告同意,擅自延长手术切口,擅自行空肠憩室切除术;(6)手术并未将原告的阑尾、空肠憩室切除,乃无效手术。为了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特起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被告赔偿原告医疗费79915.86元、住院膳食费795.7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670元、转院费308元、陪护费14048元、误工费14048元、交通费305元、住宿费8010元、鉴定费8000元、继续治疗费10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合计188100.56元;(2)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被告辩称:原告承认被告不构成医疗事故,但“存在不足”,又承认能“从事正常的体力劳动”,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一条、第二条、第八条规定,人民法院应当确认被告不构成医疗事故,依法也无需赔偿。也就是说,原告对自己的具体诉讼请求所依据的医疗事故损害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并且有相反证据证明,应当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至于所谓的“不足”,与医疗事故损害无关,属于医疗技术管理和临床经验范畴,鉴定人无权鉴定“足


  ······

分享到: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数据加载中...

热门视频更多

    感谢法宝客户:
    关于法宝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免费试用
    购买指南
    意见反馈
    法宝会刊
    法宝通用产品
    法规
    案例
    期刊
    专题
    英文
    视频
    法宝微信
    法宝微博
    解决方案
    法院
    检察院
    政府机关
    院校
    律所
    企业
    专业定制
    食品安全
    卫生安全
    银行合规
    研发与应用
    案例管理
    立法支持
    网络培训
    文书纠错
    知识管理
    文书上网
    法宝升级新版入口
    手机阅读
    注册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