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亮 查找
聚焦命中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用户名 密码 登录
北大法宝 > 司法案例 > 案例要旨 > 正文阅读

最高人民法院公布2010年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50件典型案例之二十九:张恒诉陕西攀峰实业有限公司、王建军侵犯著作权纠纷上诉案 典型案例
Zhang Heng v. Shaanxi Panfeng Industrial Co., Ltd. and Wang Jianjun (appellate case of copyright infringement)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C.300453

最高人民法院公布2010年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50件典型案例之二十九:张恒诉陕西攀峰实业有限公司、王建军侵犯著作权纠纷上诉案


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0)陕民三终字第00029号打遮阳伞就显得很娘


  上诉人(原审被告)陕西攀峰实业有限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张恒。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王建军。

开弓没有回头箭


  上诉人陕西攀峰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攀峰公司)因与张恒、王建军侵犯著作权纠纷一案,不服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西民四初字第1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攀峰公司委托代理人刘晓婉、李燕军,被上诉人张恒、王建军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经审理查明:2009年元月18日,原告张恒在其电脑上创作完成剧本《父辈的脊梁》,次日,张恒通过互联网QQ传送文件,发送给攀峰公司影视部负责人刘晓婉。由于张恒与刘晓婉未就修改该剧本及剧本报酬问题达成一致意见,张恒即告知刘晓婉该剧本不卖给攀峰公司,并要求攀峰公司立即退回该剧本。2009年2月5日,张恒与盛唐公司签订《剧本购买合同》,张恒依约将《父辈的脊梁》剧本转让给盛唐公司,盛唐公司向张恒支付稿酬500元。2009年3月7日,盛唐公司完成了该剧本的摄制工作,经报送陕西电视台《百家碎戏》栏目审批,被该栏目以“选题和故事与以前收购的片子有重”为由退回。2009年10月13日晚,陕西电视台《百家碎戏》栏目播放了由攀峰公司摄制,署名编剧为王建军的电视片《心愿》,庭审中,经过对比,该电视片在题材、人物、结构、情节、语言等方面,与张恒创作的涉案剧本《父辈的脊梁》有明显雷同。
  另查,王建军当时系攀峰公司员工,任剧本统筹,负责改编剧本,王建军称涉案《父辈的脊梁》剧本不是他创作的,是刘晓婉交给他的,《心愿》剧本是其根据《父辈的脊梁》改编的,将王建军署名编剧其并不知情。
  审理期间,张恒自愿放弃请求攀峰公司、王建军停止抄袭,终止侵权电视片《心愿》在陕西电视台《百家碎戏》栏目的播放权;责令两被告就抄袭侵权行为在陕西电视台或相关报刊媒体向张恒赔礼道歉及本案诉讼费由两被告承担之诉讼请求。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1、张恒的诉讼主体是否适格;2、攀峰公司的行为是否侵犯著作权问题;3、关于民事责任的承担问题。
  关于张恒的诉讼主体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一条“著作权属于作者,本法另有规定的除外。创作作品的公民是作者。如无相反证明,在作品上署名的公民、法人或者其它组织为作者”。本案涉案剧本《父辈的脊梁》系由张恒在电脑上创作完成,从张恒通过QQ发送剧本给攀峰公司的行为,结合攀峰公司工作人员王建军称其不是编剧的声明,在攀峰公司未提供相反证据证明张恒不是争讼的作品著作权人的情形下,应认定涉案作品《父辈的脊梁》的著作权属张恒所有,张恒作为本案原告起诉,其诉讼主体显属适格,攀峰公司辩称张恒主体不适格,无事实依据,依法不予支持。
  关于攀峰公司的行为是否侵犯著作权问题。侵犯著作权行为是指未经著作权人同意,又无法律上的依据,擅自对享有著作权作品的使用以及以其他非法手段行使著作权的行为。剽窃即抄袭,属于侵犯著作权行为的一种形式,是指将他人作品全部或部分作为自己的作品予以发表,包括原封不动的照抄和改头换面的抄袭。本案中,攀峰公司员工王建军承认《心愿》剧本源自《父辈的脊梁》,而攀峰公司的《心愿》剧本与张恒创作的《父辈的脊梁》剧本在主题、题材、人物、结构、情节、语言等方面基本雷同,加之攀峰公司也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使用的《父辈的脊梁》剧本的合法来源,据此能够认定,攀峰公司的《心愿》剧本与张恒的《父辈的脊梁》剧本其主要特征构成实质性相似,符合剽窃行为的构成要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四十七条“剽窃他人作品属侵权行为”之规定,攀峰公司未经张恒许可,也未向张恒支付报酬,以营利为目的,擅自剽窃争讼作品,并更名为《心愿》拍摄成电视片以取得经济利益,已构成对争讼作品著作权的侵犯。
  关于对本案民事责任的承担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四十七条第一款第(五)项“剽窃他人作品的,应当根据情况,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第四十九条“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侵权人应当按照权利人的实际损失给予赔偿;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可以按照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给予赔偿。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支付的合理开支。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不能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50万元以下的赔偿”、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五条“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无法确定的,人民法院根据当事人的请求或者依职权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四十九条第二款的规定确定赔偿数额。人民法院在确定赔偿数额时,应当考虑作品类型、合理使用费、侵权行为性质、后果等情节


  ······

分享到: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数据加载中...

热门视频更多

    感谢法宝客户:
    关于法宝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免费试用
    购买指南
    意见反馈
    法宝会刊
    法宝通用产品
    法规
    案例
    期刊
    专题
    英文
    视频
    法宝微信
    法宝微博
    解决方案
    法院
    检察院
    政府机关
    院校
    律所
    企业
    专业定制
    食品安全
    卫生安全
    银行合规
    研发与应用
    案例管理
    立法支持
    网络培训
    文书纠错
    知识管理
    文书上网
    法宝升级新版入口
    手机阅读
    注册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