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亮 查找
聚焦命中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用户名 密码 登录
北大法宝 > 司法案例 > 案例要旨 > 正文阅读

牟二卜都牟占宏与牟某二审刑事判决书 法宝推荐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C.93899881

牟二卜都牟占宏与牟某二审刑事判决书


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19)甘刑终131号

  原公诉机关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牟二卜都。因本案于2017年5月12日被临夏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6月14日被逮捕。现羁押于临夏市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马芬莲,甘肃中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指派机构甘肃省司法厅公共法律服务管理处。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牟占宏。因本案于2017年5月9日被临夏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6月14日被逮捕。现羁押于临夏市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赵莉,甘肃中立源律师事务所律师。
  指派机构甘肃省司法厅公共法律服务管理处。
  原审被告人牟某。因本案于2017年6月13日被临夏市公安局上网追逃,2018年2月8日被逮捕。现羁押于临夏市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张怡真,甘肃中立源律师事务所律师。卧槽不见了
  指派机构甘肃省司法厅公共法律服务管理处。
  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牟二卜都、牟某、牟占宏运输毒品罪一案,于2019年3月25日作出(2019)甘29刑初5号刑事判决。宣判后,牟二卜都、牟占宏不服,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经阅卷、审查上诉理由、讯问原审被告人、听取辩护人的意见,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2017年4月,被告人牟二卜都与牟某商议从云南运输毒品至甘肃。5月3日,牟二卜都指使牟某从云南大理接到毒品后,牟某按照牟二卜都安排,雇佣牟占宏将毒品运往甘肃。5月5日,牟占宏携带毒品从大理行至四川省广元市后,将毒品藏匿于该市滨江临租房旅社219室后离开。5月7日,牟占宏乘坐宝鸡至兰州的火车途经陇西站时被公安民警抓获,在其带领下,公安民警在广元市滨江临租房旅社219室床靠背后查获毒品可疑物两包。经计量并鉴定,查获的毒品可疑物净重7020克,均检出海洛因成分。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查获的毒品及照片、毒品提取、扣押、称量、取样笔录、鉴定意见、抓获经过、通话清单、银行卡交易明细、辨认笔录及被告人供述等。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牟二卜都、牟某、牟占宏为牟取非法利益,违反国家对毒品的禁止性规定,大肆运输毒品,其行为均已构成运输毒品罪。被告人牟二卜都在本案中的地位、作用突出,系主犯,且涉案毒品数量巨大,应予严惩。被告人牟某在本案中积极性、主动性较强,被告人牟占宏系运输毒品的直接实施者,二人均系主犯。但综合全案,被告人牟二卜都还不是判处死刑必须立即执行的。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二款第一项、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四条之规定,以被告人牟二卜都犯运输毒品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包括查扣的黄色金属戒指一枚,黄色RADO牌手表一块,人民币100元);被告人牟某犯运输毒品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被告人牟占宏犯运输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10000元。
  牟二卜都上诉提出,其在侦查阶段所做供述是在毒瘾发作情况下做出的不实供述,不应作为定案依据。其从未使用过157xxxx0588手机号码,一审认定其持该电话与牟某、牟占宏联系属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要求依法改判其无罪。
  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认为,牟二卜都对其犯罪事实的供述多次反复,缺乏稳定性。同案牟占宏对涉案毒品所有者的供述前后不一,牟某的供述也没有指证牟二卜都,故证明牟二卜都犯罪的证据不足。翻音笔录中电话号码xxx8的手机是否是牟二卜都持有存疑。
  牟占宏上诉提出,其受他人雇佣运输毒品,应当认定为从犯,其电话告知牟某自己不再运输毒品,并将毒品藏匿在旅社后独自返回的行为,应当认定为犯罪中止。其被抓获后带领公安人员查获藏匿的毒品,应当认定为立功。一审对其量刑过重,应当改判其有期徒刑十年。
  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认为,牟占宏在牟二卜都、牟某指挥、操控下实施犯罪,在共同犯罪中起辅助作用,应当认定为从犯。其在公安机关尚未掌握毒品藏匿地点的情况下,带领公安人员查获涉案毒品,应当构成立功。牟占宏因年龄尚小,在受到同案人威胁情况下,不敢前往公安机关投案,但其在犯罪过程中主动放弃了继续实施犯罪的行为,也采取了相应的放弃措施,主观上有中止犯罪的意图,主观恶性较轻,一审判决对此情节未予考虑,量刑过重。牟占宏如实供述,具有认罪、悔罪情节,请求二审对其从轻或减轻处罚。
  牟某辩护人的辩护意见认为,认定牟某系主犯的证据不足,其对毒品的来源、交易价格均不知情,也没有起到组织策划作用。且涉案毒品未流入社会,未造成严重危害后果,应对其酌情从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2017年4月,上诉人牟二卜都与原审被告人牟某预谋从云南运输毒品,牟某与上诉人牟占宏一同从广州乘车来到云南大理,并雇佣牟占宏将毒品从云南运输至甘肃。同年5月3日,牟二卜都与境外人员电话联系后,即电话指使牟某去大理下关交接毒品,并将送毒品人的电话发给了牟某,牟某将毒品取上后交给牟占宏


  ······

分享到: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数据加载中...

热门视频更多

    感谢法宝客户:
    关于法宝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免费试用
    购买指南
    意见反馈
    法宝会刊
    法宝通用产品
    法规
    案例
    期刊
    专题
    英文
    视频
    法宝微信
    法宝微博
    解决方案
    法院
    检察院
    政府机关
    院校
    律所
    企业
    专业定制
    食品安全
    卫生安全
    银行合规
    研发与应用
    案例管理
    立法支持
    网络培训
    文书纠错
    知识管理
    文书上网
    法宝升级新版入口
    手机阅读
    注册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