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亮 查找
聚焦命中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用户名 密码 登录
北大法宝 > 司法案例 > 案例要旨 > 正文阅读

亳州市成业建材销售有限公司与安徽水利开发股份有限公司等分期付款买卖合同纠纷再审案 法宝推荐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C.83100668

亳州市成业建材销售有限公司与安徽水利开发股份有限公司等分期付款买卖合同纠纷再审案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书
(2019)最高法民申687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亳州市成业建材销售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赵金华,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禹,安徽王善利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英豪,安徽王善利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安徽水利开发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张晓林,该公司董事长。土豪我们做朋友好不好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玉林,该公司员工。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伟东,安徽百商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原审被告):冯佩林。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白,安徽亳乐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李彬。
  委托诉讼代理人:XX刚,安徽亳乐律师事务所律师。

  再审申请人亳州市成业建材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业公司)因与被申请人安徽水利开发股份有限公司(原安徽建工集团有限公司已被注销,资产、权利义务由安徽水利开发股份有限公司承继,以下仍简称安徽建工)、冯佩林、原审第三人李彬分期付款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皖民终73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成业公司申请再审称,(一)二审法院(2017)皖民终732号民事判决书认定证据和事实缺乏依据。二审判决认定“本院结合成业公司在一审法院2015年6月2日及2017年6月9日庭审笔录中关于加盖印章的陈述,以及成业公司前后提交的《钢材销售合同》复印件尾部印章比对情况,可以认定成业公司于2014年12月23日向一审法院起诉时提交的《钢材销售合同》复印件上乙方安徽建工丁家坑项目部处没有加盖印章,而之后开庭审理提交的《钢材销售合同》复印件上的‘安徽建工集团亳州市丁家坑综合改造房建工程项目部’印章应系此后补盖”是错误的,纯属臆想。申请人为了推翻二审判决的认定,委托广东南天司法鉴定所对《钢材销售合同》上加盖的项目部印章的形成时间进行了鉴定。粤南(2018)文鉴字第604号司法鉴定意见书(以下简称司法鉴定书)已经鉴定出《钢材销售合同》上印章与李彬的签字是同一时间。二审判决认为“成业公司提交了《工程项目承包协议书》复印件,而该协议书复印件系成业公司从一审法院审理另案中的复印件复印而来,并在一审法院2015年7月17日第二次开庭审理时才提交到法院,且该协议书没有原件加以核对或另案的生效民事判决予以认定。因此,本案中现有证据不能认定李彬行为系代表安徽建工履行职务行为”也是错误的,二审法官故意偏袒安徽建工。该《工程项目承包协议书》第一次出现在案件中是二审法官主办的石红、王唯丽诉安徽建工等民间借贷纠纷一案,该协议书的真实性是被申请人在该案一审中自认的,自认事实不需要协议书原件或生效的民事判决予以认定。(二)原审第三人李彬系安徽建工项目部的实际施工人。石红、王唯丽诉安徽建工等民间借贷纠纷一案在一审法院开庭笔录中,安徽建工明确承认国内工程公司是安徽建工的分公司,并承认李彬确实与国内工程公司签订过承包协议,足以说明第三人李彬是项目的实际施工人,该事实是安徽建工的自认,不需要申请人承担举证责任,且该事实也被(2017)皖民申486号民事裁定书所认定。(三)第三人李彬的行为构成表见代理,应当由安徽建工承担责任。2013年9月8日,第三人李彬以被申请人安徽建工名义与成业公司的股东颜成云、洪传涛签订了《钢材销售合同》,合同签订地点在安徽建工丁家坑项目部内,是在第三人李彬的办公室内签订。实际施工人李彬在该项目部内设立有办公室。在《钢材销售合同》签订前,李彬与北京双隆力佳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双隆公司)签订《工业品买卖合同》,约定丁家坑项目部购买双隆公司的钢材,李彬以被申请人安徽建工名义与成业公司签订名为钢材买卖合同,实为成业公司向双隆公司垫付钢材款后转化的借款法律关系。李彬签订《钢材销售合同》后加盖了印章,从社会一般人的角度考虑完全有理由相信李彬有权代表安徽建工从事民事法律行为,成业公司在签订《钢材销售合同》时已经尽到了合理的审慎义务,主观上并无过错。(四)即使认定李彬的行为不构成表见代理,安徽建工仍应当承担还款责任。石红、王唯丽诉安徽建工等民间借贷纠纷案件的开庭笔录中,安徽建工自认“项目部的章是唯一的,保管于项目部。”《钢材销售合同》上“安徽建工集团亳州市丁家坑综合改造房建工程项目部”的印章虽系事后加盖,但司法鉴定书已经鉴定出该印章与李彬签订的《工业品买卖合同》的印章系同一枚印章。故加盖在《钢材销售合同》中的印章具有真实性,事后加盖印章同样表明对于李彬行为的追认。《钢材销售合同》对于安徽建工具有约束力,安徽建工也应当承担义务。(五)第三人李彬的身份在同一工地,同一人民法院的裁判文书,却出现两个截然不同的结果。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一项、第二项、第六项等规定,请求对本案进行再审


  ······

分享到: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数据加载中...

热门视频更多

    感谢法宝客户:
    关于法宝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免费试用
    购买指南
    意见反馈
    法宝会刊
    法宝通用产品
    法规
    案例
    期刊
    专题
    英文
    视频
    法宝微信
    法宝微博
    解决方案
    法院
    检察院
    政府机关
    院校
    律所
    企业
    专业定制
    食品安全
    卫生安全
    银行合规
    研发与应用
    案例管理
    立法支持
    网络培训
    文书纠错
    知识管理
    文书上网
    法宝升级新版入口
    手机阅读
    注册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