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亮 查找
聚焦命中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用户名 密码 登录
北大法宝 > 司法案例 > 案例要旨 > 正文阅读

姚子帆与上海华侨国际教育服务有限公司服务合同、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上诉案 法宝推荐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C.89997357

姚子帆与上海华侨国际教育服务有限公司服务合同、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上诉案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9)沪02民终8506号请你喝茶


  上诉人(一审原告、一审反诉被告):姚子帆。
  委托诉讼代理人:姚某(系姚子帆父亲)。
  委托诉讼代理人:倪某(系姚子帆母亲)。
  上诉人(一审被告、一审反诉原告):上海华侨国际教育服务有限公司。人丑就要多读书
  法定代表人:周明亮,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梁志强,北京金诚同达(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姚子帆、上诉人上海华侨国际教育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侨公司”)因服务合同、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一案,均不服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2018)沪0106民初2908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年8月15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姚子帆上诉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主文第一项,改判驳回。事实和理由:2017年12月29日的《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合同履行流程登记表(结案表)》系华侨公司伪造,该表上的签名并非由姚子帆所签。既然华侨公司在2017年12月29日已经结案,为何还要姚子帆于2018年1月2日出具《委托书》?此不合理,也不合法,是华侨公司推卸责任的举动。姚子帆申请对《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合同履行流程登记表(结案表)》进行鉴定,一经鉴定该结案表系伪造,则请求法院改判支持姚子帆的一审全部诉讼请求。
  华侨公司上诉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主文第二项,改判支持华侨公司在一审中提出的反诉请求。事实和理由:在姚子帆第一次提起的(2018)沪0106民初19737号案件审理中,华侨公司已经向法院提交了姚子帆和上海井刚商务咨询有限公司(以下均简称“井刚公司”)签署的《协议书》,所有的证据都已经明确显示姚子帆和华侨公司之间的合同关系已经终止,而且双方确认没有异议。在这种情况下,姚子帆仍然提起本案诉讼,致使华侨公司被迫两次聘请律师。华侨公司为参与两起案件花费了律师费。华侨公司的员工与聘请的律师进行口头沟通,产生交通费及误工费。由于姚子帆的不当陈述,本案前后审理长达一年多,给华侨公司造成了困扰,华侨公司主张人民币(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10,000元的精神损失请求,合情合理。
  姚子帆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华侨公司退还中介费2,000元并赔偿4,000元;2、判令华侨公司赔偿55,861元(包括体检费1,112元、签证费500元、机票费4,072元、罚款3,589元、公证费90元、律师费15,000元、误工费30,000元、机票改签费1,498元)。
  华侨公司向一审法院反诉请求:1、判令姚子帆支付律师费10,000元;2、判令姚子帆赔偿精神损失费10,000元;3、判令姚子帆支付误工费、差旅费6,000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1、双方签订、履行合同情况。为办理赴日留学事宜,姚子帆与华侨公司曾先后两次签订中介服务合同,合同编号分别为150282、160238,本案系争合同为双方于2017年1月12日签订的编号为xxx的中介服务合同。根据系争合同约定,姚子帆支付2,000元入学申请中介服务费、8,000元签证申请中介服务费予华侨公司;华侨公司为姚子帆提供相应留学中介服务。2017年12月29日,华侨公司自行登记《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合同履行流程登记表(结案表)》。2018年1月2日,姚子帆向华侨公司出具《委托书》,其中载明:“本人姚子帆由于日本留学情况发生变化,特此委托日本三部办理一切退还手续,特别委托。”《委托书》中另备注:“150282此份合同因保管不慎遗失特此说明见谅”,系争合同则由华侨公司予以收回。本案审理中,姚子帆认为委托书落款处的日期并非其本人所签,并申请进行笔迹鉴定。一审法院委托司法鉴定科学研究院对此进行鉴定。嗣后,姚子帆撤回申请,承认《委托书》落款处的姓名、日期均系其本人书写。法院认为,上述《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合同履行流程登记表(结案表)》、《委托书》能够反映出双方终止系争合同履行的意思表示,故对华侨公司所述之系争合同履行完毕,双方无涉之意见,法院予以采信;对姚子帆所述《委托书》的内容在于变更日本留学学校之意见,法院不予采信。另,姚子帆提供的微信聊天记录、录音聊天记录,仅能证明其与相关人员沟通的过程,但无法证明相关人员系华侨公司员工,即便是华侨公司员工,在双方确认系争合同终止履行的情况下,亦无法证明此系代表华侨公司的职务行为,现华侨公司明确予以否认,故对上述微信聊天记录、录音聊天记录及姚子帆所述情况,法院不予采信。2、姚子帆赴日留学情况。为证明赴日情况,姚子帆提供了体检费发票、签证费发票、机票发票、公证费发票、日本海关罚款证明等为证,上述证据能够证明姚子帆于2018年2月1日赴日留学、后被扣留、罚款、遣返回国的过程,但无法证明上述费用系因华侨公司行为导致,故上述证据与本案待证法律事实缺乏关联性,法院不予采信。另,该组证据中的机票改签发票、保安费发票均系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外形成,但未能完成公证、认证程序,故仅就证据形式而言,亦无法采信。3、姚子帆与案外人井刚公司签订《协议书》情况。姚子帆陈述,2018年2月14日,为继续办理赴日留学,与井刚公司签订《协议书》,该《协议书》第五条载明:“……之前签署自费出国留学合同—合同号:150282(2015.11.10签)以及160238(2017.1.12签)作废……。”另由姚子帆手写备注:“本人放弃2,000元前期支付费用”。该节事实能


  ······

分享到: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数据加载中...

热门视频更多

    感谢法宝客户:
    关于法宝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免费试用
    购买指南
    意见反馈
    法宝会刊
    法宝通用产品
    法规
    案例
    期刊
    专题
    英文
    视频
    法宝微信
    法宝微博
    解决方案
    法院
    检察院
    政府机关
    院校
    律所
    企业
    专业定制
    食品安全
    卫生安全
    银行合规
    研发与应用
    案例管理
    立法支持
    网络培训
    文书纠错
    知识管理
    文书上网
    法宝升级新版入口
    手机阅读
    注册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