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亮 查找
聚焦命中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用户名 密码 登录
北大法宝 > 司法案例 > 案例要旨 > 正文阅读

亚洲光学股份有限公司(AsiaOpticalCo.,Inc.)等诉富士胶片株式会社等加工合同纠纷案 法宝推荐
Asia Optical Co., Inc. et al. v. Fuji Photo Film Co., Ltd et al. (case of dispute over a processing contract)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C.90058954

亚洲光学股份有限公司(AsiaOpticalCo.,Inc.)等诉富士胶片株式会社等加工合同纠纷案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书

(2019)最高法商初2号

北大法宝,版权所有
  原告:亚洲光学股份有限公司(AsiaOpticalCo.,Inc.)。
  法定代表人:赖以仁,该公司董事长。
  原告:东莞信泰光学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赖以仁,该公司董事长。
  以上两原告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余树林,北京市中伦文德(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以上两原告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黄冰心,北京市中伦文德(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富士胶片株式会社。
  代表人:助野健儿,该公司董事。法宝
  被告:富士胶片(中国)投资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太田雅弘,该公司董事长。
  被告:富士胶片(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
  负责人:太田雅弘,该公司总经理。
  被告:富士胶片光电(深圳)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太田雅弘,该公司董事长。
  以上四被告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管冰,北京天达共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以上四被告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时萧楠,北京天达共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亚洲光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亚洲光学公司)、东莞信泰光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泰公司)与被告富士胶片株式会社(以下简称富士公司)、富士胶片(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士投资公司)、富士胶片(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以下简称富士投资深圳分公司)、富士胶片光电(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士光电公司)委托加工合同纠纷一案,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南山区法院)以原告增加诉讼请求后诉讼标的额超过该院级别管辖为由,裁定将本案移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深圳中院)。深圳中院又以当事人之间有仲裁协议,且请求事项已经仲裁机关仲裁为由,裁定驳回起诉。原告不服,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广东高院)上诉。广东高院以诉讼标的超过人民币2亿元,按照级别管辖的有关规定,深圳中院对本案不具有管辖权为由,裁定撤销深圳中院驳回起诉的裁定,本案由广东高院管辖。之后,广东高院经审查认为,本案属于疑难复杂的国际商事案件,报请本院国际商事法庭审理。本院裁定本案由本院第一国际商事法庭审理,并于2019年2月19日立案。
  亚洲光学公司、信泰公司向南山区法院提出诉讼请求:1.富士公司向原告返还不当得利损失600万美元;2.富士公司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3.富士投资公司、富士投资深圳分公司、富士光电公司对富士公司的责任承担连带责任。原告之后向南山区法院提交《增加诉讼请求申请书》,将诉讼请求1变更为富士公司向原告返还不当得利33726531美元。2018年6月1日,原告向广东高院提交《民事起诉状补充意见》,将诉讼请求1变更为:被告向信泰公司支付33726531美元及利息(自2013年12月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至被告实际还清之日止)。2019年5月30日,原告向本院明确其最终诉讼请求为:1.富士公司向原告支付制造价款24147344美元及利息(自2014年12月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至被告实际还清之日止);2.富士公司向原告赔偿因未及时支付上述制造价款而产生的损失13325367美元及利息(自2014年12月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至被告实际还清之日止);3.富士公司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4.富士投资公司、富士投资深圳分公司以及富士光电公司对富士公司的责任承担连带责任。事实与理由:富士公司委托原告加工生产数码相机,案外人伊士曼柯达公司(EastmanKodakCompany,以下简称柯达公司)在生产过程中向原告发函称数码相机使用了其专利,要求原告向其支付专利使用费,并将原告诉至美国法院,导致原告被判令向柯达公司支付24147344美元专利费及相关利息13325367美元,总金额37472711美元。原告已向柯达公司支付上述专利使用费及利息。根据原告与富士公司之间形成的OEM委托加工制造(OEM,即受托方根据委托方的要求,为委托方生产产品和产品配件,委托方负责设计和开发、控制销售渠道)关系及履行情况,富士公司应向原告支付相应的制造价款和利息以及因违约造成的损失。原告在广东法院系以不当得利纠纷起诉,而后又称本案为委托加工合同纠纷,根据OEM国际惯例,因委托方的指示导致受托方对第三人的侵权,应由委托方承担。在本院询问过程中,经释明,原告明确其以委托加工合同纠纷为由起诉,其在诉讼中增列富士投资公司、富士投资深圳分公司和富士光电公司为被告,因该三公司系富士公司在中国的全资子公司,应当承担连带责任。
  富士公司、富士投资公司、富士投资深圳分公司和富士光电公司在本院开庭前的首次询问时,提出管辖权异议认为,亚洲光学公司(乙方)、信泰公司(乙方)与富士公司(甲方)于2004年至2009年期间签订的八份《委托开发合同》中均有明确有效的仲裁条款,各方约定:“与本合同相关的所有纠纷基于诚实信用原则,由甲乙双方协商解决。但是,未能成功协商解决,出于解决纠纷目的由甲方或者乙方申请仲裁的情况,则基于日本商事仲裁协会的商事仲裁规则在东京通过仲裁的方式对相关纠纷进行最终解决。所有仲裁结果均对甲方及乙方构成法律约束,同时均为最终结果,并且可由具有管辖权的


  ······

分享到: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数据加载中...

热门视频更多

    感谢法宝客户:
    关于法宝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免费试用
    购买指南
    意见反馈
    法宝会刊
    法宝通用产品
    法规
    案例
    期刊
    专题
    英文
    视频
    法宝微信
    法宝微博
    解决方案
    法院
    检察院
    政府机关
    院校
    律所
    企业
    专业定制
    食品安全
    卫生安全
    银行合规
    研发与应用
    案例管理
    立法支持
    网络培训
    文书纠错
    知识管理
    文书上网
    法宝升级新版入口
    手机阅读
    注册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