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试论法学教育中教师应当教授的基本内容
【英文标题】 The Basic Content of the legal Education in the Class
【作者】 蒋志如【写作年份】 2017
【文献分类】 法律教育
【关键词】 法学理论;《刑事诉讼法学》;讲授法;教学方法;深度学习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098621    
试论法学教育中教师应当教授的基本内容

The Basic Content of the legal Education in the Class

蒋志如

【摘要】法科教师在课堂上应当讲授什么?通过梳理中国和法治国家的法学教育,我们可以发现课堂上任课教师应当围绕法学理论展开,虽然他们可以在教学方法上有所差异。就法治国家而言,以德国为例,其法学教育形成了讲授法、练习课和研讨课三足鼎立的教学方法,以美国为例,美国案例教学法更是将其高度融合为一体;其实现了学生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学习、练习、实践法学理论,进而提升了单纯讲授法教学方法的教学效果。就中国而言,法学教育之教学虽然围绕法学理论展开,但其教学效果非常糟糕,因为其没有实现教学方法与法律知识、法学理论的高度契合,也缺乏案例,更是因为中国式考试制度而导致的考试目标落空。在展示三种迥异的法学教学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一种现象,即法学理论、教学方法、时间、法律技能只有在法学教育、法学教学中以深度学习的方式才能较好地融为一炉。 【关键词】法学理论;《刑事诉讼法学》;讲授法;教学方法;深度学习   
  一、提出问题
  笔者在《试论法学教育对法科教师的基本要求》一文{1}提出,法科教师在教学这个场域可以自专,但对其仍然有三方面的隐性约束,即求学经历中习得的法学知识和法律技能、教学经验和由此而形成的个人偏好;质而言之,教学经验和个人偏好非常主观,比较有意义、因而比较客观的要求则只有学历(法学博士)[1]。在此语境下,一位拥有一定(法学博士)学历的教师在从事一门具体课程(如《刑事诉讼法学》)教学时,对其可以提出什么要求呢,或者说一位法学教师在课堂上授课的基本内容包括哪些,或者更确切地说,法科教师在授课(如《刑事诉讼法学》)时应当包括哪些基本内容、应当受到哪些因素的约束或者说法科教师在课堂教学中应当教授什么?
  从形式上看,教师教授的基本内容没有多少争议,因为中国法学教育发展到当下已经相当成熟,至少从形式上看比较成熟,如培养方案、课程设置(确立14门核心课程)、教学大纲、教材建设等指标得到确定和逐渐完善[2];因而,一名教师从事法学课程(如《刑法学》、《刑事诉讼法学》)教学时,所在学校、学院的关于法科本科生的培养方案、课程设置、教学大纲和教材均已就绪,其只需按部就班依据前述要求一一展开即可[3]。
  但是,揆诸中国法学教育之现实状况,我们仍然迷失于下面的争议:
  一方面,简单地说,根据培养方案[4],从应然角度观察,法科学生应当掌握法学基础知识、基础理论、基本技能、甚至是跨专业的复合型法律人才{2};进而言之,要求教师在课堂之上既要深入理论、也要讲授法律实务技能,并逐渐强调法律专业技能的应用[5],其实质是要求法科教师应为全才(理论、实务、司法经验等得样样精熟),并在课堂上什么都得讲授,还得知识、理论与技能融于一门课程的教学课堂。
  另一方面,揆诸当下司法实践,法官、检察官的司法活动并不需要相关的法律技能:就认定事实而言,司法人员并非根据证据法规则对证据逐一认定,而是对整个证据作综合判断,而且也不展示心证过程,进而言之,司法人员对事实之判断虽然在形式上也依据法律、证据法规则,却明显带有一种对事实的“模糊”判断的印记;就法律适用而言,法官基本上没有依据法学方法解释法律、适用法律,而常常对法律作一种(最)模糊的解读。在认定事实与适用法律均以一种模糊方式进行时[6],的确毋庸学习、掌握和践习法律技能,甚至可毋庸掌握深厚的法律(法学)理论、甚至不需要系统的法律知识,只需要对社会常识、简单的法条就可以了[7]。
  简单地说,在当下中国的司法市场还不需要多少法律技能、甚至法学理论的语境下,法学院教师如何达到知识、理论与技能融于课堂的效果?或者,更确切地说,法学院教师在现有的法科学生培养方案、教学大纲、教学计划、教材的现状中如何处置这三者的相互关系,从长远看,才能更好地培养出司法市场,特别是法院需要的法律知识、理论与技能[8]?这是本文的拟将分析的内容,请看下面具体的分析:
  二、中国法学教育教授内容情况的基本现状
  ——以《刑事诉讼法学》为例的分析
  1979年以来,中国重新起步的法学教育体制从量上、形式上观察已非常成熟[9],各大学、法学院的法学教育均有成熟的培养模式、培养方案、教学大纲、教学计划、考核标准(如期末考试)等制度。(法科)教师对课程(如《刑事诉讼法学》)教学的展开,如果从微观到宏观角度看是在考核标准、教学计划、教学大纲、培养方案(培养模式)等因素的制约下展开,进而言之,一名法科教师展开教学之际,具体课程的教授情况(包括具体内容和授课方式)取决于前述因素。因此,我们要梳理中国法学教育教授内容情况的现状,应将其放到刚才提及的主要背景中考察:
  首先,(培养模式与)培养方案
  就两者关系而言,简单地说,培养方案是培养模式的具体化,而所谓的培养模式,简单地说,即“……在一定的教育思想观念的指导下,对人才培养目标、培养规格、培养方式和培养过程进行有机整合所形成的育人方式……{3}”,因而我们的培养方案主要是对培养模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098621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