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关于审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若干规定》中的审判制度
【作者】 蒋志如【写作年份】 2019
【文献分类】 刑事诉讼法
【关键词】 未成年人;审判制度;诉讼权利;《关于审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若干规定》;专家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0106209    
《关于审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若干规定》中的审判制度

蒋志如


【摘要】  通过分析文本《关于审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若干规定》,我们可以看到:其一,未成年犯罪被告人之(诉讼)权利和利益有部分属于福利型权利,因而在增加其诉讼权利的同时还需要增加司法机关权力与保障之;其二,最高人民法院颁布的单行规定可谓未成年被告人之权利保障书。《关于审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若干规定》从文本角度看,取得巨大成就,是对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关于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诉讼程序司法实践情况的集中体现;但是,当将该规定配置的(司法机关)权力和(未成年被告人)权利放置在法治框架下审视,我们有理由担心这些权利,特别是体现福利型社会时代的权利的实现情况。
【关键词】未成年人;审判制度;诉讼权利;《关于审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若干规定》;专家

  
  一、导论
  法院作为正义的守护者、纠纷的最终裁判者,对被告人的权利和利益的影响具有最终性,同时其也对公安机关、检察机关的侦查行为和检察行为作出程序性审查。进而言之,法院法官的司法其实包括两方面内容:其一,对其他司法权运行作一个司法程序上的判断[1],其二,通过解释、适用法律对刑事案件作出终局性裁判。这一判断也应当适用于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因而,关于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司法解释、(法院颁布的)单行部门规定也包括这两方面——与公安机关、检察机关颁布的单行部门规范很不同:
  最高人民法院从1995年起颁布了三部关于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单行部门规范,分别为1995年5月颁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适用法律的若干问题的解释(法发[1995]9号)》(以下简称“《最高法未成年人1995》”),2001年颁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若干规定(法释[2001])9号》(以下简称“《最高法未成年人2001》”),2006年颁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法释[2006]1号)》;除此之外,2012年新《刑事诉讼法》颁布后,最高人民法院制定了一部综合性司法解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其第二十章《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诉讼程序》(共计37条,以下简称“《最高法未成年人2012》”)属于最新关于涉及未成年人的部门规范。在前述四部法律规定、司法解释中,《最高法未成年人1995》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法释[2006]1号)》主要是解释、细化刑法相关条款(如对1979年《刑法》第14条,1997年《刑法》17条的进一步解释),很少涉及刑事诉讼程序方面的法律、司法解释;《最高法未成年人2001》和《最高法未成年人2012》应当归属到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诉讼程序方面的司法解释和法律规定的范畴。
  在这里,笔者对关于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审判制度之文本分析拟以最高人民法院在2001年颁布的《最高法未成年人2001》为中心展开未成年人刑事诉讼案件审判程序的讨论,兼论《最高法未成年人2012》,在需要时可能论及另外两部最高人民法院颁布的司法解释。
  二、《最高法未成年人2001》中的审判制度
  最高人民法院在2000年通过《最高法未成年人2001》,并在2001年4月公布,属于公、检、法部门第二个颁布涉及未成年刑事案件的单行部门规范。该规范共计44条,有五章,分别为《总则》、《开庭前的准备工作》、《审判》、《简易程序》和《执行》,现对其作如下描绘:
  首先,《总则》部分,共计15条,可以分为以下三个方面描绘:
  其一,立法依据、基本原则,涉及该规则第1、2、3、9条,分为以下两个方面:(1)根据第1、2条,可以厘清该单行规范与《刑事诉讼法》、《法院组织法》、《未成年人保护法》、《未成年人犯罪预防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1998)》等法律和司法解释的相互关系;特别是法官在适用法律时,法官可以据此确定适用这些规范的先后顺序,如根据第2条,法院审理未成年刑事案件应当先考虑《刑事诉讼法去》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1998)》,但在《最高法未成年人2001》有特别规定时,应优先适用该规定相关条文。(2)根据第3、9条,法院法官审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应当坚持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原则,执行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做到寓教于审,惩教结合。
  据此,通过该4个条文,我们可以将最高人民法院的单行部门规范与其他上位的法律规范联系起来,并厘清其适用的先后顺序和应当遵循的基本原则。
  其二,未成年刑事案件的审判制度之权力主体,涉及该规定的第4-8条,分为以下两个方面:(1)根据第6、7、8条,在法院系统内部,从宏观组织上看,基层法院、中级法院设立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审判庭或合议庭(至少应该制定专人负责该类案件),在最高人民法院、高级人民法院应当设立少年法庭指导小组以指导下级法院的未成年人刑事审判工作;从微观的刑事合议庭看,合议庭应当由审判员或者审判员与陪审员组成,而且审判长、审判员、陪审员应当具备相关专业知识、司法经验等,亦即组织机构专门化、承办人员专家化。(2)根据第4、5条,在法院系统之外,法院审理未成年人刑事案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0106209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