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论法人与非法人组织制度中的善意相对人保护
【作者】 朱广新【写作年份】 2017
【文献分类】 民法总则
【关键词】 法人;非法人组织;善意相对人;代表权限制;法人登记;可撤销的决议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0100209    
论法人与非法人组织制度中的善意相对人保护

朱广新


【摘要】善意相对人保护是法人与非法人组织制度的结构性问题。《民法总则》对此在三方面作出了规范。代表权限制情形下的相对人保护规定(第61条)克服了《民法通则》《合同法》的局限性,规范结构更为清晰。登记情形下的相对人保护规定(第65条)属于新增规定,对其应作广义理解,其不仅适用于应登记事项而未登记或未作变更登记,而且适用于登记不实或错误。决议撤销情形下的相对人保护规定(第85条)亦为创新立法,其与第61条规定源于同一法理。三种情形下的相对人保护,皆旨在保护相对人对法人、非法人组织制度及代表人制度的抽象信赖(系统信赖)。这些规定中“善意”概念在法律适用上应理解为推定的善意,在举证责任分配上,由法人或非法人组织证明相对人存在恶意。
【关键词】法人;非法人组织;善意相对人;代表权限制;法人登记;可撤销的决议

  
  《民法总则》将民事主体划分为自然人、法人与非法人组织。法人与非法人组织皆为一种组织(第57、 102条),它们从事民事活动须有自然人代表为之(第61、105条)。[1]法人与非法人组织实施行为的这种方式,在交易上不可避免地会引发这样的问题:自然人以法人或非法人组织名义实施的一切民事法律行为,其法律后果是否皆应归属于法人或非法人组织?该问题小而言之涉及相对人保护,大而言之直接会影响到交易的敏捷与安全。因而构成法人与非法人组织制度构造的核心问题。《民法总则》总结我国民商事立法与司法审判经验,针对该问题作出了一些具体规定(61条、第65条与第85条)。如何对这些规定予以系统、明确的学说构造直接关系着对《民法总则》的理解与适用。
  一、代表权限制情形下的相对人保护
  法人与非法人组织从事民事活动须有自然人代表为之,哪些人有权代表法人或非法人组织实施行为,不仅牵涉法人及其出资人、股东或会员的权益,而且关涉相对人保护及交易安全,应由法律或章程作出明确规定。代表法人(以法人名义)从事民事活动的自然人,被《民法通则》38条规定为法定代表人;可以代表非法人组织(以非法人名义)实施行为的自然人,被《合伙企业法》(2007年)26条规定为执行合伙事务的合伙人。法定代表人或执行合伙事务的合伙人所享有的代表法人或非法人组织的权限,对内称作职权,对外称作代表权。
  如同委托代理权,代表权是一种以他人名义与相对人实施民事法律行为的权限。不过,迥异于委托代理权的是,代表权是一种概括性的且原则上不受限制的权限。[2]即是说,代表人以法人或非法人组织名义实施的民事法律行为,其法律后果原则上须直接归属于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而委托代理则以代理具体或特定事项为常态。[3]
不能给市场做人工呼吸
  对于代表权限制情形下的相对人保护,《民法通则》《合同法》的规定皆存在一定缺陷,《合伙企业法》则相对比较合理。具言之,《民法通则》43条规定,“企业法人对它的法定代表人和其他工作人员的经营活动,承担民事责任”。该规定至少存在如下缺陷:一是“其他工作人员”与“法定代表人”无法等同相待,法定代表人是代表法人行使职权的负责人(《民法通则》38条),而其他工作人员无权对外代表法人,其对外从事“经营活动”必须取得法定代表人的特别授予(委托代理);二是“承担民事责任”的规定语焉不详,在理解上易生歧义;三是该规定仅仅以“企业法人”为适用对象,而非企业法人则缺乏类似规定。《合同法》50条规定,“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法定代表人、负责人超越权限订立的合同,除相对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超越权限的以外,该代表行为有效。”该规定仅仅明确了与善意相对人达成的越权代表合同的效力模式—有效,并未言明相对人恶意行事时越权代表行为的效力类型。[4]鉴于《合同法》50条规定的缺陷,《合伙企业法》37条规定,“合伙企业对合伙人执行合伙事务以及对外代表合伙企业权利的限制,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
  总结立法与司法经验,并汲取立法教训,《民法总则》第三章(法人)第一节(一般规定)对代表权限制情形下的相对人保护作出了如下规定(第61条):(第1款)依照法律或者法人章程的规定,代表法人从事民事活动的负责人,为法人的法定代表人。(第2款)法定代表人以法人名义从事的民事活动,其法律后果由法人承受。(第3款)法人章程或者法人权力机构对法定代表人代表权的限制,不得对抗善意相对人。根据《民法总则》108条所作“非法人组织除适用本章规定外,参照适用本法第三章第一节的有关规定”的规定,第61条同样适用于非法人组织代表人之代表权限制情形下的相对人保护。[5]
  就第61条的三款规定来说,第1款所作定义性或说明性规定,承继了《民法通则》38条(表述稍有修改),旨在概括规定哪些人可堪当法定代表人—代表法人从事民事活动的负责人。所谓“代表法人”,表述为“以法人名义”比较准确、恰当。“代表法人……为法人的法定代表人”的表达,属于循环定义,既违反逻辑规则有又表达不清晰。立法者也许认为如此规定无伤大雅,所以就直接沿袭了《民法通则》的规定。不过,将“行使职权”修改为“从事民事活动”则要合理许多,道理在于:职权是相对于法人内部而言,而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感觉黑人都特别团结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0100209      关注法宝动态: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