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轉第 顯示法寶之窗 隱藏相關資料 下載下載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轉發轉發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國家主權、正當程序與多邊主義 ——全球行政法視角下的“一帶一路”合作機制構建
【作者】 廖凡【寫作年份】 2020
【文獻分類】 國際法學
【關鍵詞】 國家主權;正當程序;多邊主義;“一帶一路”;全球治理;全球行政法
【全文】法寶引證碼CLI.A.0110874    
國家主權、正當程序與多邊主義 ——全球行政法視角下的“一帶一路”合作機制構建

廖凡


【摘要】“一帶一路”倡議日益從理念落實為行動,成為中國在新時代向國際社會貢獻的全球治理新方案。全球行政法是將行政法程序原則引入全球治理領域的新嘗試,創制了獨具特色的“全球行政”和“全球行政空間”概念,為研究和推進全球治理提供了新的視角和工具。但作為全球治理問題的一種技術性分析視角和解決方案,全球行政法本身並不聚焦政治過程或者處理政治分歧,因此面對當前美式單邊主義對多邊體制和全球治理的嚴重威脅,全球行政法無力作出根本性應對。全球行政法理念和方法的合理內涵與固有局限,可以為構建“一帶一路”合作機制提供如下借鑒和啟示:一是在主權平等基礎上加強政策溝通,確保合作各方互利共贏;二是借鑒全球行政法的“正當程序”要求,強化相關合作機制的正當性;三是堅持多邊主義和“三共”原則,強化“一帶一路”合作機制的道義基礎。
【關鍵詞】國家主權;正當程序;多邊主義;“一帶一路”;全球治理;全球行政法

  
  一、問題的提出
  從2013年正式提出至今,“一帶一路”倡議〔[1]〕已在全球範圍內獲得廣泛接受和認同,日益從理念落實為行動。以“三共”原則(共商、共建、共享)和“五通”目標(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民心相通)為指導和引領的“一帶一路”,順應了全球治理體系變革的內在要求,彰顯了同舟共濟、權責共擔的命運共同體意識,為完善全球治理體系變革提供了新思路新方案,正在成為我國參與全球開放合作、改善全球經濟治理體系、促進全球共同發展繁榮、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中國方案。〔[2]〕就此而言,“一帶一路”建設不但是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重要實踐平台,而且其本身就與人類命運共同體一起,成為中國在新時代向國際社會貢獻的全球治理新方案。
  根據全球治理委員會1995年報告中的權威定義,“治理是各種各樣的個人、團體——公共的或個人的——處理其共同事務的總和。這是一個持續的過程,通過這一過程,各種相互沖突和不同的利益可望得到調和,世界貿易組織並采取合作行動。這個過程包括授予公認的團體或權力機關強制執行的權利,以及達成得到人民或團體同意或者認為符合他們的利益的協議……從全球角度來說,治理事務過去主要被視為處理政府之間的關系,而現在必須作如下理解:它還涉及非政府組織、公民的遷移、跨國公司以及全球性資本市場”。〔[3]〕自提出以來,“全球治理”這一概念本身已經獲得普遍接受,成為國際關系領域的基本詞語之一。但不可否認,不僅全球治理的價值、主體、路徑等組成要素尚未完全形成共識,而且全球治理在當今時代正深陷理想與現實、需求與供給之間的巨大張力。〔[4]〕一方面,人類社會的利益、訴求和命運正以前所未有的緊密程度交織在一起,“沒有哪個國家能夠獨自應對人類面臨的各種挑戰,也沒有哪個國家能夠退回到自我封閉的孤島”〔[5]〕;另一方面,以主權平等、勢力均衡和不幹涉內政三大原則為支柱的威斯特伐利亞體系仍然在很大程度上定義著當今的國際秩序,國際體制和國際規則的有效性仍然主要依賴各國尤其是大國的自願遵守。特別是,作為戰後國際秩序主要締造者和當今世界唯一超級大國的美國,近來單邊主義、保護主義、霸淩主義甚囂塵上,嚴重威脅自由貿易秩序和多邊經貿體制,正在動搖以聯合國和世界貿易組織(下稱“世貿組織”)等機構為基礎的多邊體系,危及全球化的既有成果。全球治理體系改革與建設的任務,前所未有地重要,也前所未有地緊迫。在此背景下,“一帶一路”國際合作的價值和意義,無疑更加彰顯。
開弓沒有回頭箭
  那麼,作為改善全球治理特別是全球經濟治理的中國方案,共建“一帶一路”能夠為國際社會提供怎樣的經驗和借鑒?或者反過來說,“一帶一路”國際合作機制應當如何構建,才能真正契合“完善全球治理體系變革的新思路新方案”這一目標和定位?無論是從指導後續實踐還是推廣中國方案的角度,這些都已成為必須回答的問題。本文嘗試從國際法與行政法的交叉視角,作初步分析。
  二、全球治理與全球行政法
  “治理”在很大程度上是一個憲法和行政法的概念。淵源于羅馬萬民法、形成于《威斯特伐利亞和約》的傳統國際法,雖以“國際公法”為名,但本質上毋甯說是國家之間的“私法”。正如國內私法調整作為平等主體的個人、組織之間的交往行為和相互關系一樣,國際公法調整作為平等主體的國家之間的交往行為和相互關系。作為國際法最主要淵源的條約,本質上不過是國家之間的契約。主權平等這一國際公法最重要的核心原則,使得主權國家之上再無可以發號施令的更高權威。由此,傳統國際法中缺乏諸如“統治”“管理”“規制”“治理”這類或多或少體現或隱含某種“命令—服從”的縱向關系的公法性概念。國際法的“公法”特征的彰顯,是與國際組織和國際規制的發展相聯系的。盡管早在19世紀後半葉就以各類“國際聯盟”(international unions)的形式在電信、郵政等領域初現端倪,並引發了有關“國際行政”和“國際行政法”的討論〔[6]〕,但國際組織的真正勃興還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以政治領域的聯合國和經濟領域的世貿組織為其最為突出的代


  ······

法寶用戶,請登錄後查看全部內容。
還不是用戶?點擊單篇購買;單位用戶可在線填寫“申請試用表”申請試用或直接致電400-810-8266成為法寶付費用戶。
©北大法寶:(www.pkulaw.cn)專業提供法律信息、法學知識和法律軟件領域各類解決方案。北大法寶為您提供豐富的參考資料,正式引用法規條文時請與標准文本核對果然是京城土著
歡迎查看所有產品和服務。法寶快訊: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檢索結果?    法寶V5有何新特色?
掃碼閱讀
本篇【法寶引證碼CLI.A.0110874      關注法寶動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