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拆迁之恶的源头
【作者】 成尉冰【写作年份】 2010
【文献分类】 法律社会学
【关键词】 社会利益分化;社会结构裂变;资本与权力结合;拆迁条例;狰狞面目;公共利益;暴力拆迁 暴力抗法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052008    
拆迁之恶的源头

成尉冰


【关键词】社会利益分化;社会结构裂变;资本与权力结合;拆迁条例;狰狞面目;公共利益;暴力拆迁 暴力抗法

  
   温情脉脉的记忆

   《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下称《拆迁条例》)最初颁布于1991年1月,与2001年6月修改后的内容相比,旧《拆迁条例》的规定更粗糙,但在颁布后的10年时间里,全国未见暴力拆迁或者以暴力抗拒拆迁的事件于媒体。具体的原因可概括为几点:1、1991年尚未房改,城市以单位的公房为主,只有极少量的私人房屋;2、公民的私权利意识尚未强化,只要政府提出拆迁,被拆迁人极少反对;3、商业化的房地产开发企业尚未大量出现,更未形成为一个产业,地方的财政收入并不依赖房地产开发,《城市房地产管理法》1994年7月颁布,《城市房地产开发经营管理条例》至1998年7月才颁布;4、当时的拆迁目的多以城市的道路交通和市政建设为主,被拆迁的私人房屋的数量少;5、房地产的价格低,补偿的价款与重新购买的差额不大。

   从大的外部环境来讲,旧《拆迁条例》的立法背景是当时还实行计划经济体制,社会利益分化不明显,各阶层的对立未显现,政府与民众之间还保持较高程度的信任。

   从制度设计本身来讲,在当时的社会条件下,拆迁人是政府或政府所属的单位,被拆迁人也多数是政府所属的各种形式的公有制单位、企业,裁决者也是政府。拆迁者、被拆者和裁决者在利益上三位一体——“都是自己的东西自己的人,何必那么计较”,怎么拆、怎么补、补不补、补多少、何时补,都好商量,互相之间还保持着脉脉温情。所以,旧《拆迁条例》在立法初十年并未显现出狰狞的面目。

  
   社会变化,《拆迁条例》现狰狞

   2001年6月修改《拆迁条例》时,与十年前的时代背景已经完全不同,社会利益分化显现,社会结构开始裂变。修改后的《拆迁条例》虽然增加了一些新内容,比如增加了文物保护的内容和申领房屋拆迁许可证应提交5项资料等内容,但是在计划经济体制下设计的制度放在虽说是市场经济但发育不正常的环境中,就完全变了味。在大多数情形下,被拆迁人不再是自己人,拆迁人是富敌一方的发展商,裁决者是转手买卖土地使用权吃差价的地方政府,地方政府与发展商联手对付被拆迁人是必然的事,引发恶性拆迁事件是迟早的事。强制拆迁导致的恶性事件进入人们视野的时间是2003年南京玄武区拆迁办强行用推土机推平翁彪的房子,翁以自焚抗争,造成中度三级烧伤,经抢救无效死亡。2004年的嘉禾拆迁事件,更是地方政府赤膊上阵,亲手导演了一起轰动全国的恶性拆迁事件。2005年以后,贫富悬殊进一步拉大,各种利益集团形成,地产权贵成为资本权贵的“带头大哥”。房地产开发是权力和资本最易结合、效益最快、利润最高的行业,全国各地纷纷掀起了拆迁造城运动,拆迁纷争越来越多,对抗越来越剧烈,有的甚至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2009年12月3日《南方周末》统计的10件近年全国强制拆迁恶性事件,把《拆迁条例》的狰狞的面目大致勾勒了出来。这10起事件仅仅是见于媒体的,未被媒体披露的还有多少?

  
   被拆迁人:注定的失败者

   “谁影响嘉禾一阵子,我就影响他一辈子”,这样的强悍标语显示了地方政府拆迁的决心和手段。“不要和政府作对!”,这样的最后通牒切断了被拆迁人的退路。地方政府为何有这样的底气?一是口中有“发展才是硬道理”这一理论法宝,二是手中有《拆迁条例》这一尚方宝剑。《拆迁条例》推崇效率优先,地方经济发展优先,公平让位,司法是行政的辅助手段,为满足地方党政要员的“发展”欲望和冲动提供了有力的制度保障,一旦遇上房地产发展商的“资本运作”能力,二者一拍即合。资本与权力的结合,使《拆迁条例》成了一把所向披靡的利剑,被拆迁人要么乖乖屈服,要么遍体鳞伤,最后的结局都是难逃一败。被拆迁人即便以死抗争,也只能落得个家破人亡的结局,丝毫不能影响挖掘机和推土机的“轰轰”行进。在这种力量对比极端悬殊的利益博弈中,被拆迁人注定是失败者、牺牲者。在地方党政要员被“发展”欲望冲昏头脑的时候,有缺陷的《拆迁条例》就变成了资本或者说强势集团谋利益的利剑。资本的逐利性使它可以冲垮任何有缺陷的制度,也可以使任何有缺陷的制度成为它随身所欲的工具。

  
   “公共利益”是个筐

   地方经济要发展,这一点没有人反对。要发展就要招商引资,要招商引资就免不了拆迁。但如果地方经济的发展是以牺牲被拆迁人的利益为代价,或者换句话说,当地方经济发展的最初成本转嫁给被拆迁人的时候,被拆迁人的反抗就在所难免。在某些情形下,被拆迁人乘机想多获补偿的例子也会出现。所以,一旦要拆迁,拆迁者与被拆迁人互相之间的讨价还价是最正常不过的利益诉求。从私人的合法财产不受侵犯的宪法原则和交易自由的合同法原则看,被拆迁人拒绝拆迁和漫天要价并不违法。这两个原则仅受“公共利益”原则的限制。

   但是,对于什么是“公共利益”,我国的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至今没有作出规定。由此导致“公共利益”是个筐,什么都可往里装。地方政府可以说经济发展是最大的公共利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052008      关注法宝动态: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