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轉第 顯示法寶之窗 隱藏相關資料 下載下載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轉發轉發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對人工智能法學研究“偽批判”的回應
【作者】 劉憲權【寫作年份】 2020
【文獻分類】 人工智能
【關鍵詞】 人工智能;刑法學研究;偽批判;混淆概念;移花接木;自相矛盾
【全文】法寶引證碼CLI.A.0110846    
對人工智能法學研究“偽批判”的回應

劉憲權


【摘要】在人工智能時代的刑法學研究中存在不同觀點和爭議完全正常不足為怪。對人工智能刑法學探討研究的前提應是對所涉對象、前人成果及相關概念全面了解,理性、客觀地提出自己的見解,論述應實現邏輯自洽、自圓其說並言之成理。不應開展“為批判而批判”的“偽批判”。“偽批判”主要包括混淆概念型、移花接木型和自相矛盾型等三種類型。混淆概念型“偽批判”混淆了“人工智能”與“機械自動化”的概念。移花接木型“偽批判”將弱人工智能時代的特征“嫁接”到對強智能機器人刑事責任主體地位的探討中,將強人工智能時代的特征“嫁接”到對弱人工智能時代刑事風險的探討中。自相矛盾型“偽批判”中存在“像人一樣思考”和“機器”含義的沖突以及“人造牛皮論”與“法人的人工類人格”內涵的抵牾。
【關鍵詞】人工智能;刑法學研究;偽批判;混淆概念;移花接木;自相矛盾

  
  一、引言
  隨著人工智能技術發展逐漸走向繁榮以及各國對搶占人工智能技術“制高點”戰略規劃穩步推進,我們實際上已經跨入了一個全新時代——人工智能時代,這是繼蒸汽時代、電氣時代和計算機時代之後的第四次工業革命。應該承認,每一次新時代的出現都會給原有社會帶來令人震撼的沖擊和翻天覆地的變化,否則就不可能將其稱之為“革命”。筆者認為,工業革命帶來的沖擊和變化不僅與科學技術的發展緊密相聯,也必然要求包括法學在內的社會科學進行不斷變革才能與之相匹配。科學技術的發展與社會科學的變革在很大程度上需要保持同步,這是曆史發展的潮流所推動和決定的,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無論理解還是不理解,也無論接受或者不接受,社會發展的規律就是如此。
  跟隨人工智能時代發展的步伐,學界掀起了人工智能法學研究熱潮。在社會科學領域,“百花齊放、百家爭鳴”是學術研究的理想境界,不同觀點的碰撞和討論能使學者對某一問題進行更加深入、系統的思考以實現邏輯上的自洽性,並修正先前觀點及論證中的缺陷和謬誤。作為社會科學的法學研究(包括刑法學研究)亦不例外。近年來,法學研究者對人工智能法學問題的關注越來越多,並在人工智能生成物的著作權歸屬、智能機器人是否應有人格權、涉人工智能犯罪刑事責任分配等方面展開了討論。其中,有關人工智能刑法學研究中的討論焦點主要包括涉人工智能犯罪的研究有無必要,在涉人工智能犯罪中如何分配智能機器人研發者和使用者之間的刑事責任,應否對智能機器人研發者和使用者的過失行為專門規定相應的過失犯罪,強智能機器人應否具有刑事責任主體地位等問題。例如,關于對涉人工智能犯罪的研究有無必要的問題,持肯定說的學者認為刑法學者有必要深入研究涉人工智能犯罪,明確不同類型的涉人工智能犯罪的刑法規制路徑;持否定說的學者認為無論發展到什麼時候,智能機器人也始終是人類的工具,用現有刑法完全可以規制任何涉人工智能犯罪,沒有必要專門從事此項研究。關于強智能機器人應否具有刑事責任主體地位的問題,持肯定說的學者認為強智能機器人具有在自主意識和意志支配下的辨認能力和控制能力,應具有刑事責任主體地位;持否定說的學者認為強智能機器人所謂的“辨認能力”和“控制能力”並非自主的,智能機器人始終是人類的工具,因此,其不應成為刑事責任主體,只需讓智能機器人的研發者或者使用者承擔刑事責任即可。諸如此類,不一而足。持不同觀點的學者互相之間反複進行著商榷、討論、回應乃至再回應。感覺黑人都特別團結
  不同觀點之間的碰撞和交流,使刑法學者們對上述問題的研究愈發深入,觀點愈加公允。這理所當然會不斷推進著人工智能刑法學研究的發展,也完全符合筆者最早提出開展人工智能時代刑事責任演變研究的初衷。但學術探討中觀點的交融和碰撞發生的前提是對研究課題所涉及的相關概念進行全面了解,總結、歸納前人的相關研究成果,從理性、客觀的視角出發,提出自己的觀點和見解,並盡力在論述時充分理解其他學者觀點基礎上實現邏輯自洽、自圓其說、言之成理。任何為了批判而進行的所謂“批判”,即使辭藻再華麗、言語再犀利、論證再巧妙,也終究會陷入固步自封、只能“自說其圓”的“偽批判”泥潭。筆者認為,人工智能時代是一個全新的時代,這一時代的產生、存在和發展已經並還將繼續會對傳統法學乃至刑法學研究形成巨大的影響和沖擊,這顯然是不言而喻且毋庸置疑的。法學研究者應有必要的心理准備,學會去蕪存菁,認真研讀和思考對于學術研究真正有價值的不同觀點和意見並與之進行商討;拒絕並剔除概念不清、張冠李戴、自相矛盾的觀點和論述。只有這樣,才能繼續保持(而不是扼殺)人工智能時代刑法學研究的良好態勢,修正人工智能法學研究的發展方向。依筆者之見,時下,我們應嚴格區分人工智能刑法學研究中的“批判”和“偽批判”。對于理性、客觀、以學術探討為目的的“批判”,我們理應取其精華以不斷完善自己已有的理論和觀點,並對這些批判中的不合理觀點予以及時回應,進一步闡明自己的理論和觀點。對于混淆概念、張冠李戴、自相矛盾的“偽批


  ······

法寶用戶,請登錄後查看全部內容。
還不是用戶?點擊單篇購買;單位用戶可在線填寫“申請試用表”申請試用或直接致電400-810-8266成為法寶付費用戶。
©北大法寶:(www.pkulaw.cn)專業提供法律信息、法學知識和法律軟件領域各類解決方案。北大法寶為您提供豐富的參考資料,正式引用法規條文時請與標准文本核對
歡迎查看所有產品和服務來自北大法寶。法寶快訊: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檢索結果?    法寶V5有何新特色?
掃碼閱讀
本篇【法寶引證碼CLI.A.0110846      關注法寶動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