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不真正连带债务
【作者】 黄凤龙【写作年份】 2013
【文献分类】 债权
【关键词】 不真正连带债务;连带债务;单向追偿权;终局责任人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083002    
不真正连带债务


——从概念到制度的嬗变

黄凤龙


【摘要】不真正连带债务处于不断变化发展中。从语用逻辑看,不真正连带债务包括积极意义的不真正连带债务和消极意义的不真正连带债务。语用逻辑的不同是不真正连带债务在德国和我国境遇不同的原因:德国学者对不真正连带债务概念的态度经历了从肯定到否定的转变;我国立法者积极将不真正连带债务用于调整社会关系,确立了法定不真正连带债务类型,同时,不真正连带债务也获得司法实践的广泛认可。不真正连带债务制度的构建兼具多重价值,学者应着力研究不真正连带债务的各项法律效力规则,积极促进不真正连带债务从概念到制度的嬗变。
【关键词】不真正连带债务;连带债务;单向追偿权;终局责任人

  

  不真正连带债务(unechte Gesamtschuld)已经广泛传播于各大陆法系国家和地区的学理和司法。从概念术语看,不真正连带债务似乎是(真正)连带债务(echte Gesamtschuld)的简单否定,不真正连带债务依附于真正连带债务,似无独立性可言。在德国,越来越多的德国学者开始反思不真正连带债务存在的必要性,不真正连带债务备受冷落和质疑。在我国,尽管不乏质疑者,但立法明确规定诸多成立不真正连带债务的情形,不真正连带债务同时受到学理、司法和立法众星捧月般的追捧。问题于是在于,为何不真正连带债务在德国和我国的命运如此迥然不同?不真正连带债务会走向何方?

  本文尝试回答这两个问题。为此,本文首先描述了不真正连带债务从积极意义到消极意义的语用逻辑转变(第一部分),指出语用逻辑的不同是不真正连带债务在德国和我国境遇不同的原因。接着,本文分析不真正连带债务在德国从被肯定到被否定的境遇变迁(第二部分),以及我国立法者主动确立法定不真正连带债务的积极意义(第三部分)。最后,本文旗帜鲜明地表示,不真正连带债务制度的构建兼具必要性(第四部分)和可行性(第五部分),学界应积极投身其中,合力促进不真正连带债务从概念到制度的嬗变。

  开始讨论前需交代者有三:其一,以债务的发生原因和连带关系的发生原因为标准,本文将不真正连带债务区分为意定不真正连带债务(当事人约定产生)、法定不真正连带债务(法律明确规定产生)和竞合型不真正连带债务(适用法律规范竞合产生)。其二,本文有意区分不真正连带债务概念和不真正连带债务制度。不真正连带债务概念的产生由来已久,不真正连带债务制度的构建尚未开始或至少还未完成。概念意义上的不真正连带债务的最大功能是指称便宜,方便交流,减少沟通成本;制度意义上的不真正连带债务则是包含实体法律效果和特定程序规则在内的法律规范集合体,是多数债务人债务形态家族中不可或缺的一员。其三,本文所使用的不真正连带债务是指包含如下特征的多数债务人债务形态:对外效力上,债权人可以同时或先后向全部或部分债务人请求给付,债权人总共只能获得一次给付;对内效力上,特定债务人履行给付后享有针对他债务人的追偿权。凡符合前述特征者,即是本文所说的不真正连带债务。

  一、从积极到消极:“不真正连带债务”语用逻辑的转变

  (一)产生:积极意义上的不真正连带债务

  “不真正连带债务”概念最早出现在19世纪末德国法学文献中。Eisele(1891年)是最早区分(真正)连带债务和不真正连带债务的学者。[1]Eisele意识到罗马法除连带债务关系之外还存在另一种法律关系,即若一债务人履行债务,他债务人亦会从债务关系解放出来,但“不是因为他债务人的债务被清偿了,而是由于债权人利益的实现使其他债务的存续丧失意义”。[2]Eisele将这种只有目的同一,没有内在关联的债务称为“不真正连带债务”(unechteSolidaritat)。[3]Mitteis称之为“偶然连带”(zufallige Solidaritat)。[4]

  从Eisele最初的认识来看,“不真正连带债务”是同连带债务并列的多数债务人形态,不依附于连带债务而独立存在。具言之,若同一债权人有数债务人,一债务人的给付亦免除他债务人的给付,至少存在并列的两种情形:其一,连带债务中,他债务人的债务是因“清偿”而免除;其二,不真正连带债务或偶然连带债务中,他债务人的债务是因“债权人利益获得实现而没有继续存在的必要”(而免除)。形象而言,假设连带债务代表多数债务人债务形态中的一个圈,不真正连带债务是同其并列的另一个圈。可见,Eisele意义上的不真正连带债务概念具有积极的意味,而非仅仅指称以“连带债务”为参照的、“连带债务”以外的其他多数债务人的债务形态。

  (二)运用:消极意义上的不真正连带债务

  不真正连带债务概念被提出后,德国学界便开始运用并逐渐推广之。或许受到学理的影响,在1905年5月29日的一份判决中,德国帝国法院(Reichs-gericht)第六委员会(Senat)首次承认连带债务和不真正连带债务的区分。[5]下面以德国学界在讨论不真正连带债务时所最常使用的教学案例(Schulfalle)[6]为视角,管窥不真正连带债务概念在德国的语用逻辑。为方便后文讨论,本文分别称之为“保管人一毁坏者案”和“保险人一纵火者案”。

  保管人一毁坏者案,即所有权人将物交由保管人保管,因保管人保管不当致保管物被第三人毁坏。或者承租人一小偷案,即因承租人的过失导致租赁物被盗窃。保管人和毁坏者间、承租人和小偷间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083002      关注法宝动态: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