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责令改正之行为性质研究
【作者】 夏雨【写作年份】 2017
【文献分类】 行政法学【关键词】 行政处罚;行为性质;责令改正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0101559    
责令改正之行为性质研究

夏雨


【摘要】责令改正是当前社会管理中大量采用的手段,但它的行为性质却难以认定,常被认为属于行政处罚、行政强制措施乃至行政指导。从责令改正在现行法制中的分布状态来看,在责令的名义下寄生着远不止一种性质的行为。以体系化、谱图化的方式来解读它,可以看到在不同的适用情形下,存在着劝诫指导、行政命令以及作为行政处罚的天然效果而存在的三种性质。
【关键词】行政处罚;行为性质;责令改正

  
  引言
  “行政机关实施行政处罚时,应当责令当事人改正或者限期改正违法行为。”是我国《行政处罚法》23条的规定。但远在该法出台前,责令改正及其变型就已被广为运用,而其性质之争也在那时一并产生延宕至今。在过往的讨论中,行政处罚说、行政强制说是其中两大主要阵营,但在2012年之前我国并无《行政强制法》,论者所主张的诸多观点不免有假想之嫌,讨论时机不成熟。如今《行政强制法》已实施,我们有了讨论这一问题应有的规范基础。
  在此议题上,论者已取得一定共识:责令改正及其变型,诸如责令限期治理、责令停止、责令拆除等,尽管它们都以“责令”这一用语出现,但其中杂糅了多种性质的行为。难点在于指出这些行为的性质究竟分别为何,并进而提供区分标准。
  一、责令改正的存在现状
  除《行政处罚法》23条外,以“责令”为关键词在“北大法宝”中可以搜索到相关规定70 209条,以“责令改正”为关键词的有16 241条,数量之多出乎意料。此外,经与具体管制领域结合而产生的“变种”,例如责令停止开采、责令停止使用、责令停止发布广告、责令停止招生等等也是层出不穷。不夸张地说,责令改正已经遍布当前社会管理各领域,远远超出《行政处罚法》23条的指向。
法小宝
  尽管庞杂,但综合前人提到过的分类标准来将诸多责令行为条分缕析一番,还是必要且有益的,可以帮助我们从一个侧面切入到这个混合体的内部一窥。经整理,当前各类责令行为可进行分类,从分类中不难看出,几种不同性质的行为胶着在同一概念之下,呈现难分难解之势,而当前针对责令改正行为性质的论争也充分印证了这一点(见表1)。
  二、责令改正的性质之争
  就责令改正的性质问题,国务院法制办公室曾于2000年在答复四川省法制办《关于“责令限期拆除”是否是行政处罚行为的请示》时称:“据《行政处罚法》23条关于‘机关实施行政处罚时,应当责令改正或者限期改正违法行为’的规定,《城市规划法》40条规定的‘限期拆除’,不应为行政处罚行为。”[10]该答复看似明确答复了,但也成功地“回避”了责令改正的性质究竟为何。好在更多的研究者还是就其性质提出了意见,梳理这些意见可以总结出当前流行的四种性质(当然,也有学者主张责令改正可能包含一种以上的性质):
  1.行政处罚说。这是当前的一大主流,但因论据不同,这一说分裂出了制度派、理论派两种:
  (1)制度派从实证法出发,在现行法律、法规的框架中认定责令改正属于行政处罚。早在1996年《行政处罚法》出台之际,就有观点认为责令行为的性质要结合《行政处罚法》的规定加以认识,根据《行政处罚法》8条有关行政处罚种类的规定,虽然责令改正不在明确列举的处罚种类当中,但也不能将其排除出第8条第7项所指的“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行政处罚”。[11]事实上《行政处罚法》第9. 10. 11条赋予法律、行政法规和地方性法规的行政处罚设定权也足以使责令改正通过《行政处罚法》之外的其他法律、法规得到创设。因此,作为一种实证性的观点,论者坚持单行法律、行政法规把责令行为明确规定为一种行政处罚方式的,它就是行政处罚,反之,就不是行政处罚。
  从我国现行法律制度来看,明确将责令行为设定为行政处罚的也有不少,如《土地管理法》83条中提到“建设单位或者个人对责令限期拆除的行政处罚决定不服的……”,其中“处罚决定”的性质认定在意图上十分明确。此外,《治安管理处罚法》24条2款针对扰乱文化、体育等大型群众性活动秩序、情节严重的被处以拘留处罚的,也规定了“可以同时责令其十二个月内不得进入体育场馆观看同类比赛”。当然,一些低位阶的法律规范也意图将责令行为定性为行政处罚,例如《安全生产违法行为行政处罚办法》[12]5条将安全生产违法行为的行政处罚种类列举为9项,“责令改正、责令限期改正、责令停止违法行为”、“责令停产停业整顿、责令停产停业、责令停止建设、责令停止施工”分属其中第3项和第5项。
  (2)行政处罚说的另一观点则是从理论、学说的角度来立论。认为责令改正是“处罚与教育相结合原则”的重要体现,处罚不仅是惩罚性的也可以是补偿性的,因此责令改正也是行政处罚。
  在我国行政法学发展的早期曾有人认为,行政处罚根据处罚结果的不同,可以分为行为罚和救济罚两类。其中救济罚即恢复被侵害的权利、秩序或为了使侵害不再继续,而对违法者进行的处罚。[13]由此,责令赔偿损失、责令限期改正等都归为救济罚,是行政处罚。与此有异曲同工之妙的是“行政处罚的相对惩罚性和绝对惩罚性”之说。所谓相对惩罚性是指“行政处罚未使当事人承担新的义务,而是促使其在能够履行义务时,继续履行原应履行的义务,不再重新违法,或者以

爱法律,有未来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0101559      关注法宝动态: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