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劳动法分类调整模式的宪法依据
【作者】 王天玉【写作年份】 2018
【文献分类】 劳动法【关键词】 宪法;劳动合同法;劳动;平等;倾斜保护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0103475    
劳动法分类调整模式的宪法依据

王天玉


【摘要】在劳动者差异化日益凸显的背景下,劳动法如何平等地保护“劳动”已成为重要议题。对于《劳动合同法》修订方案的设计,是延续现有的“一刀切”式平等保护,还是构建分类调整模式,学界存有争议。对此问题的分析应回归宪法“劳动—平等”的关系中,利用“自由权—社会权”的分析框架进行宪法文本的体系解释和历史考察,从而发现自由权向度上的劳动保障注重人格形式平等,社会权向度上的劳动保障追求国家积极干预下的实质平等。劳动法倾斜保护结构作为社会权的实现方式,应当以实质平等为指引,构建分类调整模式,改造现有“一刀切”平等保护之弊端,以有效回应不断发展变化的劳动用工现实。
【关键词】宪法劳动合同法;劳动;平等;倾斜保护

  
  一、问题、背景与方法
  现代劳动法缘起于劳资关系不平等,即劳动者在雇主指挥监督下给付劳务,劳动者相对于雇主处于从属状态,导致双方实质上的不平等地位,须由国家公权力介入矫正,创建倾斜保护劳动者的制度结构。此项认识是劳动法的基本共识和逻辑起点,已完成从劳资双方形式平等向实质平等的转变。北大法宝,版权所有
  经过三十多年经济结构的剧烈转型,我国劳动力构成已发生巨大的变化,劳动者群体内部逐步分化并日趋明显,随之产生劳动者相互间的平等问题,一个常见的质疑是公司高管与进城务工人员同属劳动法保障的主体,适用同样的规则,是否有违平等原则。[1]在这个意义上说,如何“平等”地保障“劳动”已是不可回避的问题。劳动与平等的张力是我国劳动力结构变革及劳动者分化在法律层面的表现,在历史的维度中,此项变革在三个阶段展开:
  第一个阶段始于1978年的农村家庭承包责任制改革。在此之前,我国已建立起劳动统配制度,以工人、农民的身份为基础,对全国的劳动力实行有计划的统一调配。工人和农民都称之为劳动者,但相互之间存在严格的制度壁垒,极少能够流动,也不存在失业,实际上形成了其与国家之间的雇佣契约关系。在这一点上,农民与工人没有实质差别,都是在集体化劳动组织中以工作量计酬。但随着农村家庭承包责任制的改革,农民的生产方式脱离统配劳动制度,回归家庭经济模式,获得了自主调配劳动力的空间。[2]可见,农村家庭承包责任制虽然不是用工制度改革,却创造了释放农村劳动力的可能性。农民不再以国家为雇主,其与工人在劳动上的同质性消失。此后,随着市场化改革大幕的拉开,数以亿计的农民进城务工,从根本上变革了我国劳动力构成,奠定了劳动力市场庞大的基座。
  第二个阶段以1986年国务院发布《国营企业实行劳动合同制暂行规定》为标志。在计划经济下,国营企业是工人就业的主要载体,国家将国营企业作为落实计划的单元,同步实现生产指标控制与劳动力配置。在此相互关系中,工人透过国营企业与国家之间形成了稳定的雇佣关系。凡是经国家各级劳动人事部门正式分配、安排和批准招收录用,在全民所有制或城镇集体所有制单位中工作的工人被称为“固定职工”,单位一般无权予以辞退,故又称“铁饭碗”。[3]随着全面改革的启动,国有企业改革成为经济体制改革的核心,劳动力配置是其中的重要方面。1986年劳动合同制改革旨在打破工人群体的统配劳动制度,在厘清国家与国营企业之间关系的基础上解除国家与工人之间的雇佣契约关系,使工人回归劳动力提供者的本位,能够依凭劳动合同与企业达成劳动力交易,促进劳动力市场的形成和发育。20世纪80年代末,我国劳动合同制改革之初具有渐进的特点,原有固定工待遇不变,只对新招录人员实行合同制,形成了固定工与合同工并存的双轨制。到了90年代中后期,随着国企改革的加速,劳动合同制迅速拓展至全体国企劳动者,引发了大规模的“下岗”,[4]在政策效果上实现了统配劳动制度的彻底终结,极大地扩张了劳动力市场的规模,一个统一的劳动力市场趋于形成。[5]
  第三个阶段是2008年《劳动合同法》的颁行。我国在上世纪90年代开启的劳动立法以1995年实施的《劳动法》为肇始,至2008年的《劳动合同法》达到一个高峰。[6]在前一、二阶段统配劳动制度逐步解体的过程中,劳动力市场的法律制度尚不完善,劳动力市场出现某种程度的管制真空,资本支配力过强,由此积累了大量的劳动问题。对此,《劳动合同法》确立了以“稳定”求“和谐”的目标,通过“强化管制、限制自治”的策略,增强劳动关系的稳定性。[7]此时,法律视野中的劳动者已然没有了工人、农民的身份属性,而是抽象为统一的劳动力提供者,即“以劳务获取报酬者”。[8]经由劳动法治化改造,劳动力市场的规则完成了“从身份到契约”的转变,工人、农民等身份符号已被抹去,劳动者形象定格为平等、理性的个体,相对于雇主处于弱势地位,相互之间则无差别。从这种认识出发,《劳动合同法》在法律技术上贯彻了平等保障的调整方法,即有关合同期限、强制缔约、解雇保护、经济补偿等规则均无差别地适用于全体劳动者,俗称“一刀切”。从这个意义上来看,一个统一的劳动力市场迎来了统一的法律规范。
  然而,时至《劳动合同法》颁行十周年之际,有关该法修改的动议渐成讨论的热点,其中一个重


  ······
我不休息我还能学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0103475      关注法宝动态: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