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轉第 顯示法寶之窗 隱藏相關資料 下載下載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轉發轉發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詐騙式“套路貸”與民間借貸的區分及辯點
【作者】 何雲笑【寫作年份】 2020
【文獻分類】 刑法學【關鍵詞】 套路貸;民間借貸;區分
【全文】法寶引證碼CLI.A.0110825    
詐騙式“套路貸”與民間借貸的區分及辯點

何雲笑


【關鍵詞】套路貸;民間借貸;區分

  
  一、總體性的區分
  (一)基本的區分方法
  當前實務中,區分“套路貸”和民間借貸主要有以下幾點:1、看有無非法占有他人財產目的(本質區別);2、看是否具有“詐騙”性質;3、看討債手段是否具有強制性。[1]並結合案件事實和證據予以綜合評判。從犯罪構成來說,與詐騙罪的以非法占有為目的,通過虛構事實、隱瞞真相的方法,騙取公私財物基本一致,只是後端的強制性是構成其他罪名的情形。問題在于,如何證明行為人(“套路人”)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財產的目的,是只要實施了相關“套路”行為就認定其具備主觀故意,還是從其他層面予以分析。通常認為,民間借貸(包括高利借貸在內)的目的是為了獲取利息收益,一般借貸雙方都不願發生違約的情況,出借人希望借款人能按時還款,而“套路貸”則不同,其是以借款為幌子,通過設計種種套路,引誘、逼迫借款人壘高債務,最終達到非法占有借款人財產的目的。行為人在行為時是以獲取利息收益為目的,還是以占有借款人財產(正當利息以外的)為目的,一時確實難以判別。即使後續產生了“利滾利”,也不能就直接認定其就是一種“套路貸”。故,仍應回歸到對于詐騙罪或“套路貸”詐騙罪的基本構造以及基于犯罪構成要件諸要素上來研究。
  (二)基本範式的初步解決
  根據詐騙式“套路貸”犯罪的基本範式(構造),本文擬提出五步方式予以嘗試解決相關認定問題:都拉黑名單了,還接個P
  第一步,行為人(出借人)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實施了一系列的“套路”行為,要認定這些行為是詐騙罪中的“欺騙行為”,應滿足該相關行為是使對方陷入處分財產認識錯誤的根本條件。形式上的欺騙行為,理應又分為虛構事實和隱瞞真相兩類。在事實上,包含了自然事實、行為事實和心理事實等。“套路貸”中,相關的“套路”行為並不是普通的借貸行為,如出借人隱瞞了想不斷占有借款人本金、利息和其他財產的意圖(心理事實),雖一開始以借貸為名,標的指向的只是高額利息,但在貸款逾期或即將逾期後,並非以利息為補償損失的條件,而是采取“新約”換“舊約”、增加其他超高利擔保、壘高借款人整體債務等不正常的方式,持續占有借款人的財產。同時,“套路貸”中的行為人(出借人)也不是因為虛構借款本身金額的事實而成立詐騙罪中的“虛構事實”,而是虛構了借貸行為性質的事實,即讓被害人(借款人)誤以為只是普通借款或至多是高利借貸,沒有真正理解“貸”的本質實為欺詐(騙)。至此,行為人(出借人)的一系列欺騙行為足以使借款人產生了錯誤認識。
  第二步,被害人(借款人)因行為人(出借人)的欺騙行為而產生了錯誤認識,且該認識錯誤的內容是有關于處分財產的。有觀點認為,有些借款人其實已經在借貸時就認識到雙方借貸關系的非正常性和不公平性,即明知行為人(出借人)的意圖仍為之,不能認為其產生了錯誤認識,後續的處分財產行為也不是因為源于錯誤認識。其實這是混淆了錯誤認識的實體內涵,刑法上的錯誤認識,應理解為對主觀認識與實際情況的不一致。從認識論上說,借款人陷入錯誤認識的範圍其實應等同于行為人(出借人)虛構和隱瞞事實的範圍,即虛構了借貸的真實性質,隱瞞了侵占借款人本金、利息以外整體財產的意圖,而即使借款人認為借貸合同超出正常借貸協議,至多也只是認識到相關金額虛高或利息畸高的情形,依然是停留于合同本身及雙方可見的內容,殊不知行為人(出借人)有隱藏的持續“套路”計劃或手段,也就是借款人明知的是其可以預見到的金額,而行為人(出借人)卻有著其預見不到的占有其他財產的非法目的的。
  第三步,被害人(借款人)因為認識錯誤而處分了相關財產。被害人(借款人)以為是在按約定還款還息,持續不斷將財產交付于行為人(出借人),因為金錢本來就是種類物,且又有合同約定的存在,故被害人(借款人)是難以察覺是在交付遠超其所獲收益的財產的。此處的問題在于財產的具體指向,在普通詐騙案中,財產通常是指騙取的那個特定物或利益,而“套路貸”中所騙取的財產,也即被害人處分的財產,其實是不那麼特定的,應理解為被害人(借款人)的整體財產。如行為人(出借人)目的在于占有被害人的財產,一開始與其簽訂10萬元的借貸合同,然其陸續從被害人(借款人)出收取達100余萬元,只要沒有案發,其通過一系列的“套路”,依然可以繼續收取。在德國刑法中,就認為詐騙罪是對整體財產的犯罪,這在詐騙式“套路貸”犯罪案件中可以清晰體現。
  第四步,行為人或第三人獲得了相關財產。按照刑法通說,獲得財產主要是積極的財產增加和消極的財產減少,在“套路貸”犯罪中,往往是使行為人(出借人)積極的財產增加。在財產的同一性問題上,“套路貸”犯罪與普通詐騙案並無不同,如果認定為構成詐騙式“套路貸”犯罪,相關的各類名義上的費用,均可計入犯罪金額,此時不必于民間高利貸中的“砍頭息”、“雙倍條款”等再作區分。因為相關罪與非罪的區分,並不只是存在于具體的財產內容,而是要從整體上把握、認定行為的屬性。
  第五步,被害人(借款人)遭受到財產損失。財


  ······

法寶用戶,請登錄後查看全部內容。
還不是用戶?點擊單篇購買;單位用戶可在線填寫“申請試用表”申請試用或直接致電400-810-8266成為法寶付費用戶。
老婆覺得我剪頭發浪費錢
©北大法寶:(www.pkulaw.cn)專業提供法律信息、法學知識和法律軟件領域各類解決方案。北大法寶為您提供豐富的參考資料,正式引用法規條文時請與標准文本核對
歡迎查看所有產品和服務。法寶快訊: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檢索結果?    法寶V5有何新特色?
掃碼閱讀
本篇【法寶引證碼CLI.A.0110825      關注法寶動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