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轉第 顯示法寶之窗 隱藏相關資料 下載下載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轉發轉發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儲蓄業務中的法律風險與規避
案例6:金融機構應對開戶人及取款人的身份證件進行實質審查
【銀行風險與規避】 儲蓄業務中的法律風險與規避 > 賬戶開立 > 案例6:金融機構應對開戶人及取款人的身份證件進行實質審查
【來源】 張金鎖:《銀行風險與規避法律實務應用全書》,中國法制出版社2012年版
【全文】
摘要:由于儲戶存折被調包,導致存款存入被調包的存折,存款被他人冒領,儲戶對此有一定過錯,但銀行違反《個人存款賬戶實名制規定》和《大額現金支付管理的通知》等規定,違規操作,對開戶人和取款人提供的身份證件未盡審慎審查的義務,未能識別偽造的身份證件,開立虛假賬戶,導致大額儲蓄存款被他人冒領,銀行有明顯的過錯。應根據過錯程度,承擔賠償責任。
  2005年4月,幾個自稱客商的外地人來到江蘇省泰和縣,要求與張以福共同投資辦廠。4月27日張以福用本人身份證在中國工商銀行泰和縣支行(以下簡稱泰和工行)大道儲蓄所開立賬號為150901360110135001的個人賬戶,准備注入資金。同日,其中一名外地人也以“張以福”的名義在泰和工行中山分理處開設了賬號為1509013101101006113的個人賬戶,並申辦了一張卡號為9558801509201377123的牡丹靈通卡。在雙方洽談投資辦廠的過程中,外地人用該賬戶存折與張以福的賬戶存折掉換。5月9日,張以福將50萬元人民幣存入被掉換的賬戶中。兩天後,張發現外地人用牡丹靈通卡以“張以福”的名義在中國工商銀行德陽市城區支行(以下簡稱城區工行)取走現金40萬元。另一名自稱“朱文勝”的人在中國工商銀行德陽市凱江支行(以下簡稱凱江工行)的營業櫃台上用上述牡丹靈通卡代理“張以福”取走9.5萬元,其余款被外地人在德陽市的自動取款機上取走。案發後,原告張以福向泰和縣公安局報案,該局以合同詐騙立案偵查。現該案仍在偵查過程中。庭審中,經筆跡比對和對照片的辨認,在泰和工行中山分理處的開戶人、在城區工行的取款人不是張以福,外地人提供的“張以福”的身份證及“朱文勝”的身份證均系偽造。
    裁判要旨
  吉安中院二審認為:本案爭議的焦點在于銀行對申請開戶人及大額現金取款人提供的身份證是否應盡審慎審查的義務,銀行是否應具有識別身份證件真偽的能力問題。
  《個人存款賬戶實名制規定》第六條規定:“個人在金融機構開立個人存款賬戶時,應當出示本人身份證件,使用實名。”第七條規定:“在金融機構開立個人存款賬戶的,金融機構應當要求其出示本人身份證件,進行核對,並登記身份證件上的姓名與號碼。代理他人在金融機構開立個人存款賬戶的,金融機構應當要求其出示被代理人和代理人的身份證件,進行核對,並登記被代理人和代理人的身份證件上的姓名和號碼。不出示本人身份證件或者不使用本人身份證件上的姓名,金融機構不得為其開立個人存款賬戶。”中國人民銀行發布的《關于加強金融機構個人存取款業務管理通知》第一條規定:“辦理個人存取款業務的金融機構在為儲戶開立具有通存通兌功能的賬戶(包括存折戶、銀行卡戶)或基于已有賬戶申領銀行卡時,必須要求儲戶出具有效身份證明(包括身份證、軍官證、護照等)和設置個人密碼。對尚未設置個人密碼的賬戶,不得通過銀行卡辦理賬戶之間的轉賬業務。”根據《人民幣銀行結算管理辦法實施細則》第九條的規定,銀行應負責對存款人開戶申請資料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合規性進行審查。中國人民銀行公布的《信用卡業務管理辦法》第二十八條第一款規定:“個人申請銀行卡(儲值卡除外),應當向發卡銀行提供公安部門規定的本人有效身份證件,經發卡銀行審查合格後,為其開立記名賬戶。”以上規定充分說明銀行應對客戶的身份證件進行實質性審查,而不是形式上的審查。否則,銀行就不能保障存款戶的合法權益不受侵犯。
  本案中,被告泰和工行在為原告張以福開立儲蓄賬戶的當天,又在中山分理處辦理另一“張以福”存款開戶,銀行工作人員對存款人的開戶申請書填寫的事項和證明文件的真實性、完整性、合規性未進行認真審查,以致未能識別申請開戶人偽造的身份證件,而開立了虛假賬戶,辦理了牡丹靈通卡。泰和工行的違規操作,為他人冒領原告張以福的存款創造了條件,提供了方便,所以泰和工行具有過錯,應對原告張以福的存款損失承擔一定責任。
  《商業銀行法》第六條規定:“商業銀行應保障存款人的合法權益不受任何單位和個人的侵犯。”儲蓄機構在支付大額現金時對身份證件的審查系重要的一環。中國人民銀行《關于加強金融機構個人存款業務管理的通知》第六條規定:“辦理個人取款業務的金融機構對一日一次性從儲蓄賬戶提取現金5萬元(不含5萬元)以上的,儲蓄機構櫃台人員必須要求取款人提供有效身份證件,並經儲蓄機構負責人審核後予以支付……”櫃台業務員未執行該規定,造成儲戶存款被冒領,對此,銀行應負賠償責任。
  對持偽造存款人的身份證以代理人身份冒領的,儲蓄機構也應承擔賠償責任。雖然目前對身份證真偽的辨別,金融機構以現有的工作條件只能由工作人員用眼睛察看,尚沒有特別方式來鑒別身份證的真偽,但金融機構不能以上述理由進行抗辯,因為在取款時審驗身份證件的目的在于保證銀行支付行為的真實無誤。銀行不能以自己不能辨明身份證的真偽而將錯誤支付的後果轉嫁到儲戶身上。取款人提供的身份證是否有效金融機構應該有判斷的義務,應具備識別取款人提供的身份證件的真偽的責任和能力,而被告城區工行、凱江工行的儲蓄機構在向取款人支付大額現金時,

  ······

法寶用戶,請登錄後查看全部內容。
還不是用戶?點擊單篇購買;單位用戶可在線填寫“申請試用表”申請試用或直接致電400-810-8266成為法寶付費用戶。
©北大法寶:(www.pkulaw.cn)專業提供法律信息、法學知識和法律軟件領域各類解決方案。北大法寶為您提供豐富的參考資料,正式引用法規條文時請與標准文本核對
歡迎查看所有產品和服務。法寶快訊: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檢索結果?    法寶V5有何新特色?
掃碼閱讀
本篇  關注法寶動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