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轉第 顯示法寶之窗 格式優化文本 下載下載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轉發轉發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全國檢察機關依法辦理妨害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犯罪典型案例(第五批)
【發布部門】 最高人民檢察院【發布日期】 2020.03.12
【實施日期】 2020.03.12【時效性】 現行有效
【效力級別】 司法解釋性質文件【法規類別】 犯罪和刑事責任疫情防控突發事件
【全文】法寶引證碼CLI.3.340332    

全國檢察機關依法辦理妨害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犯罪典型案例(第五批)
(2020年3月12日)



  【法律要旨】詐騙罪是指以非法占有為目的,用虛構事實或者隱瞞真相的方法,騙取數額較大的公私財物的行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條的規定,詐騙公私財物,數額較大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並處或者單處罰金;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數額特別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並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根據“兩高兩部”《關于依法懲治妨害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違法犯罪的意見》的規定,在疫情防控期間,假借研制、生產或者銷售用于疫情防控的物品的名義騙取公私財物,或者捏造事實騙取公眾捐贈款物,數額較大的,依照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條的規定,以詐騙罪定罪處罰。同時,根據2011年“兩高”《關于辦理詐騙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解釋》(法釋〔2011〕7號)第二條規定,詐騙救災、搶險、防汛、優撫、扶貧、移民、救濟、醫療款物的,可以依照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條的規定酌情從嚴懲處。對于利用電信網絡實施的詐騙犯罪,2016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辦理電信網絡詐騙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意見》(法發〔2016〕32號)專門規定:“實施電信網絡詐騙犯罪,達到相應數額標准,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酌情從重處罰:6.詐騙殘疾人、老年人、未成年人、在校學生、喪失勞動能力人的財物,或者詐騙重病患者及其親屬財物的;7.詐騙救災、搶險、防汛、優撫、扶貧、移民、救濟、醫療款物的”。

  疫情防控以來,詐騙犯罪多發,其中以虛假銷售口罩騙取錢財居多。截至3月11日,檢察機關依法批准逮捕涉嫌詐騙犯罪869件917人,起訴516件545人,批捕、起訴的人數均占所有涉疫情犯罪案件的四成左右,批捕件數更是超過50%。此類詐騙犯罪數量大,詐騙分子借機發“國難財”,社會危害嚴重、主觀惡性大,應當依法從嚴從重從快懲治,以震懾犯罪,維護人民群眾合法權益,維護疫情防控秩序。為發揮典型案例的教育和警示作用,特編選第五批5個詐騙案例予以發布。

  案例一:
上海市閔行區顏某詐騙案

  2017年,被害人魯某某曾將房屋短租給回國暫住的被告人顏某,兩人結識並加為微信好友。雖然顏某在國內和美國均沒有固定工作及收入,但是經常往返中國和美國,對外聲稱自己是從美國回來的富商,吹噓自己及家庭的經濟實力,“自己開慈善公司,父親開運輸公司,母親開公司賣維密胸罩,收入過億”,“家埵陰M機”、“在美國關系很厲害”等。在與魯某某聊天過程中,顏某甚至吹噓,2月24、25日要去西班牙參加會議、2月26日要去舊金山參加兩個大的會議、5月要去白宮開會、6月要去西雅圖開會等。魯某某發朋友圈介紹房地產融資項目,顏某表示很有興趣,並聲稱能搞得定摩根大通的資金。長此以來,魯某某認為顏某是有錢人,能搞得定事情。

  2020年1月下旬,被害人魯某某有意購買一批防疫口罩進行捐贈,並通過微信朋友圈發布求購口罩信息。被告人顏某通過微信聯系魯某某,謊稱其在美國有大量3M品牌N95口罩貨源,可包機運輸回國。魯某某信以為真,並與顏某約定以人民幣166萬余元的價格購買2700箱(每箱40只)3M品牌N95口罩。1月29日至2月1日,魯某某陸續向顏某支付人民幣16萬元,並為顏某購買一部蘋果手機(價值人民幣12699元)作為“定金”。2月3日,顏某謊稱該批口罩已運抵北京大興國際機場,讓魯某某繼續支付尾款。魯某某詢問運輸航班號,顏某拒絕提供,讓魯某某懷疑自己被騙。2月10日,魯某某至上海市公安局閔行區分局虹橋派出所報案。

  公安機關于2月11日以涉嫌詐騙罪對顏某立案偵查,並在顏某暫住地將其抓獲。經查,顏某在收取人民幣16萬元“定金”後揮霍殆盡,查獲其購買的鑽戒、游戲機等物。2月12日,公安機關對顏某刑事拘留。上海市閔行區檢察院第一時間派檢察官提前介入,並于2月14日對顏某批准逮捕。2月17日,公安機關將本案移送審查起訴。在案件審查起訴期間,閔行區檢察院協同公安機關繼續調查取證,並對部分案件證據開展自行偵查工作。顏某在偵查階段和審查起訴階段均拒不供認犯罪事實,而是提出許多極具“迷惑性”的辯解。針對顏某有口罩貨源的辯解,辦案機關通過調取其聯系上家的微信信息,證實顏某只是詢問貨源,並沒有訂購行為,且與上家素不相識;針對顏某有發貨行為的辯解,辦案機關通過在DHL官網查詢運輸單號,證實顏某僅有下單、並沒有實際發出口罩;針對顏某資金實力雄厚的辯解,辦案機關查詢其銀行賬戶,對顏某母親及妻子電話詢問並錄音,證實其虛構身份與經濟實力。據此逐一排除顏某的辯解,案件形成完整的證據鏈條。同時,在認定既遂事實的基礎上,追加認定被告人顏某詐騙人民幣140余萬元未遂的情節,對被告人犯罪行為全面准確評價,並在後續判決中被法院采納。

  2月19日,閔行區檢察院以被告人顏某構成詐騙罪向閔行區法院提起公訴。3月3日,閔行區法院對本案公開開庭審理,公訴人通過訊問被告人、詢問被害人、出示書證、播放錄音等多種方式,充分展示與定罪量刑相關的事實和證據,拆穿被告人供述不實部分,揭露其詐騙犯罪的本質,同時做到釋法與明理相結合,讓原本不認罪的被告人經過庭審教育最終認罪,並當庭表示願意退賠違法所得。法院經審理,當庭對被告人顏某以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年六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五萬元。顏某當庭表示認罪服判。

  案例二:
江蘇省南京市陳某某涉嫌詐騙案

  被害人余某系南京某實業公司負責人。2020年2月,在接到允許企業複工複產的通知後,為盡快解決本企業200多名員工和合作夥伴複工後的防護需求,余某多方聯系口罩采購未果,導致企業複工陷入困境,後余某通過網絡反複搜索口罩供應渠道。2月14日淩晨,余某發現一個微信昵稱為“與歸”的人在“源頭酒精工廠資源群”中發布消息稱,其有10萬只口罩現貨,單價3.2元,須憑複工“紅頭文件”采購。余某信以為真,當即與“與歸”取得聯系。“與歸”通過微信逐一向余某展示了從業資格證書、廠商資質證明、醫療器械生產許可證、口罩實物圖等虛假“憑證”,取得了余某信任。經協商,余某以3元/只的價格購進口罩10萬只,並通過手機銀行轉賬支付定金17萬元。隨後,余某多次催促對方發貨未果,2月16日“與歸”失聯。2月17日,余某向南京市玄武警方報案。當日,警方在雲南省滄源縣將“與歸”抓獲。

  經查,“與歸”即本案犯罪嫌疑人陳某某。2019年3月,陳某某在南京某大學就讀期間接觸境外賭博網站,沉溺不可自拔,欠下數十萬債務。同年10月,其輟學回家後無所事事。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後,口罩一夜脫銷,陳某某從中發現賺錢“良機”。為更好地取信他人,其要求購買者必須提供複工“紅頭文件”;並以逃避國家管控口罩價格為由,要求將貨款定金打入其個人賬戶。在收到被害人余某的17萬定金後,其立即將10萬元轉入境外賭博網站。另查,陳某某還以類似方式,詐騙湖北、浙江、廣西等地多個複工企業及群眾,涉案總金額70余萬元。

  騙取錢款後,陳某某了解到可能會被判處較長刑期,准備從雲南省滄源縣逃往境外。2月17日,公安機關在滄源縣某公寓將其抓獲歸案,並向檢察機關通報了案情。玄武區檢察院迅速提前介入,查閱案件材料,了解到該案被害單位是一家小微企業,被騙後不僅無法如期開工,反而損失大量資金,給生產經營帶來嚴重影響,故重點圍繞贓款去向、異地取證、追贓挽損等提出引導偵查意見。在得知犯罪嫌疑人賭博賬戶尚有余款時,建議公安機關第一時間對該賬戶余額提現並扣押贓款6萬余元,及時挽回企業損失。案件于2月26日提請批捕後,針對被害人和證人分布較廣,疫情期間跨地區辦案、制作筆錄不便等問題,承辦人靈活采取書面審查、遠程取證核證等非接觸式辦案方式,借助網絡開展訊問和詢問工作,遠程制作筆錄並由當事人電子簽章確認。同時,由于案件被害人散布浙江、廣西等多地,對于相關物證、書證,建議公安機關采取跨地區協作辦案模式,委托異地公安機關調取被害人相關書面材料,在核實身份並采取保密措施後,快速傳送證據,確保及時查清全部犯罪事實。2月27日,南京市玄武區檢察院以涉嫌詐騙罪批准逮捕犯罪嫌疑人陳某某。

  案例三:
浙江省浦江縣徐某清詐騙案

  被告人徐某清案發前在酒吧工作。2月6日,徐某清看到被害人徐某在朋友圈發了一張N95口罩照片後,向徐某詢問購買口罩的價格,徐某回複20元一個,徐某清就說太貴了。次日,徐某清在微信朋友圈媯o了一些一次性口罩的照片,徐某看到後詢問口罩價格,徐某清開始說2.6元一個,後來徐某說要多買,徐某清把價格降為2.3元一個,並在聊天中吹噓“生產線也都是一個樣子的,檢驗報告什麼都有,我公司就在這邊,看見貨不滿意直接退回來就完事”、“就剩下十幾萬只”、“幾萬幾十萬都吃得下”。此後,徐某清又通過微信轉發給被害人相關的口罩照片、生產許可證、營業執照、醫療器械生產許可證、檢驗報告等,並謊稱自己有個倉庫,倉庫媮晹酗Q幾萬的口罩。實際情況是,徐某清沒有銷售和生產途徑,僅是在微信朋友圈堿搢鴞酗H在推銷口罩,遂套用別人的照片和視頻,虛構自己有很多口罩。在被騙取信任後,被害人徐某決定向徐某清購買15萬只口罩,並商定分兩批發貨。2月8日至2月10日,徐某通過微信和支付寶轉賬給徐某清共計人民幣34.25萬元。徐某清收到錢款後謊稱第一批口罩因為防疫期間快遞公司停工,寄不出來,讓被害人徐某等待;之後,又向被害人徐某謊稱賣第二批口罩的朋友因為賣口罩被抓進去了,自己需要出去躲幾天,並拉黑被害人的微信。徐某清將騙取錢款中的20余萬元用于購買某品牌汽車,剩余12萬余元案發後被追回,發還被害人徐某。

  2月11日,浦江縣公安局以涉嫌詐騙罪對徐某清立案偵查。浦江縣檢察院通過檢察官辦公室檢警信息互通平台第一時間獲取信息,當日提前介入偵查,提出收集被害人付款記錄、聊天記錄及贓款去向等偵查引導意見。2月13日,浦江縣公安局將徐某清抓獲歸案。2月14日,浦江縣檢察院依法以涉嫌詐騙罪對徐某清批准逮捕。2月17日,公安機關將該案移送審查起訴。浦江縣檢察院審查期間,針對徐某清將大部分贓款用于購買汽車沒有其他退贓能力,而購車合同雖已簽訂、購車款已支付但車輛尚未交付、徐某清亦未實際使用汽車這一情況,會同浦江縣公安局積極與銷售汽車的4S店溝通協商,雙方解除了購車合同,4S店將購車款退還至被告人賬戶中。同時,浦江縣檢察院耐心做好被告人家屬工作,督促其籌措資金幫助退出剩余贓款。2月18日,在被告人及其家屬退出全部贓款並發還被害人後,浦江縣檢察院依法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以涉嫌詐騙罪對被告人徐某清提起公訴,並建議適用簡易程序。2月21日,浦江縣法院開庭審理徐某清詐騙案,浦江縣法院院長擔任審判長,浦江縣檢察院代檢察長出庭支持公訴。經審理,法院采納全部公訴意見及量刑建議,當庭以詐騙罪判處被告人徐某清有期徒刑五年六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八萬元。

  案例四:
廣東省陽春市伍某某詐騙案

  被告人伍某某原系廣州某藥業公司醫藥代表。2020年1月下旬,伍某某由于沉迷賭博需要資金,遂萌生利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口罩緊缺騙取錢財的想法。由于伍某某擔任醫藥代表期間添加了大量從事醫療行業客戶的微信,加入了多個醫療行業微信群,了解到這些客戶有大量采購口罩的需求。于是伍某某有意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或相關微信群內發布售賣口罩信息,謊稱有專門渠道可以購買到N95口罩、KN95口罩和醫用一次性口罩,並抓住客戶渴求口罩的心理,要求必須付清款項後才能發貨。1月23日至2月5日,山東、浙江、安徽等省的11名被害人為購買醫用口罩,通過微信等方式向伍某某支付貨款共計人民幣1621301元。伍某某收到被害人支付的全額貨款後,均沒有為被害人聯系購買口罩、發貨。被害人發現上當受騙後,要求退還貨款,期間伍某某共退還795400元給被害人,其余貨款共825901元用于網絡賭博。

  被害人林某某于2020年2月4日到廣東省佛山市公安局報案。2月9日伍某某到陽春市公安局投案自首,該局于同日立案偵查。陽春市檢察院于當天介入偵查,提出補充相關證據材料和完善證據等建議。2月15日,陽春市公安局提請陽春市檢察院批准逮捕,該院于2月17日作出批准逮捕決定。2月21日,陽春市公安局將該案移送審查起訴。伍某某自願認罪,2月27日,陽春市檢察院決定對伍某某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向陽春市法院提起公訴,並建議適用簡易程序。陽春市法院3月4日以簡易程序審理該案,伍某某對指控的事實、罪名以及量刑建議沒有異議,法院當庭作出判決:被告人伍某某犯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年,並處罰金八萬元。伍某某表示服判,不上訴。

  案例五:
江蘇省南京市李某某涉嫌詐騙案

  犯罪嫌疑人李某某系廣西壯族自治區賓陽縣人,沒有正當職業和收入。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其發現不少中小學開展線上教學,老師和家長缺乏溝通,遂打算模仿網絡媒體中報道的行騙方法。此後,李某某先後購買3部手機,注冊多個QQ號,購買用于收款的微信賬號,並實施網絡詐騙行為。李某某以“班級群”為關鍵詞大面積搜索教學群,並以學生家長的名義騙取老師信任,在獲准加入班級群後,將自己的昵稱、頭像修改成和任課老師相同的樣式,隨後在群內冒充任課老師發布信息,以繳納相關網課培訓費用、教材費用等事由,要求班級群內的家長掃碼繳費。

  2020年2月13日,李某某通過上述方式加入南京市江甯區某小學英語複習QQ群,隨後立即將自己的昵稱、頭像修改成和任課老師相同的樣式。李某某通過觀察發現,早上九點這個時間段任課老師很少出現,正是他作案的“大好時機”。他在群內以任課老師口吻發布信息稱:為保證疫情期間教學質量,教育局將在複課後第三周統一組織校外輔導員進行培訓,相關費用為1300元。李某某同時在群內發布微信二維碼,要求每位家長掃碼付款,有兩名家長在詐騙信息發布後不久即添加了李某某提供的微信好友。為了達到快速作案、快速撤離的目的,李某某又在微信上扮演負責此次校外教學的輔導機構老師,要求學生家長提供孩子班級和姓名,假意為其進行收款登記。兩名家長信以為真、打消顧慮,各向李某某轉賬1300元。收到轉賬後,李某某按照“小額、多筆、快速”的作案方式,立即刪除微信好友並退出班級群。兩名家長在繼續咨詢時發現自己已被對方從好友名單中刪除,才意識到上當受騙。

  南京市江甯區檢察院在接到南京市公安局江甯分局案情通報後,迅速提前介入。經審查發現,疫情期間,李某某使用的多個微信號、QQ號被蘇州、青島、余姚等多地家長舉報。經梳理涉詐騙警情,對比犯罪嫌疑人銀行賬戶資金流入細節和被害人受騙日期、金額、地區,查實詐騙金額7128元。江甯區檢察院在審查過程中還發現,2月份以來李某某所使用的銀行賬號中另有30余筆小額資金頻繁流入,單筆金額從數百元至千余元不等,可能還有其他犯罪事實,據此向江甯分局提出繼續偵查的相關意見。

  2月15日,犯罪嫌疑人李某某在廣西被抓獲歸案並被刑事拘留,次日移交南京公安機關。2月26日,南京市公安局江甯分局以李某某涉嫌詐騙罪向江甯區檢察院提請批准逮捕。2月27日,南京市江甯區檢察院對犯罪嫌疑人李某某以涉嫌詐騙罪批准逮捕。


北大法寶全面提供各類法律信息,如果您還不是北大法寶用戶,請申請試用或致電400-810-8266成為正式法寶用戶,成為正式用戶之後您將可查看更多更全的法律信息和全部特色功能
©北大法寶:(www.pkulaw.cn)專業提供法律信息、法學知識和法律軟件領域各類解決方案。北大法寶為您提供豐富的參考資料,正式引用法規條文時請與標准文本核對
歡迎查看所有產品和服務。法寶快訊: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檢索結果?    法寶V5有何新特色?
掃碼閱讀
本篇【法寶引證碼CLI.3.340332      關注法寶動態:  

熱門視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