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轉第 顯示法寶之窗 隱藏相關資料 下載下載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轉發轉發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人民法院的組織由法律規定”之規範分析
【專家】 劉練軍【寫作年份】 2020
【文章分類】 國家機構組織法【關鍵詞】 人民法院;憲法解釋;人大保留;組織立法
【全文】法寶引證碼CLI.A.4113889    

“人民法院的組織由法律規定”之規範分析

劉練軍


【摘要】對于“人民法院的組織由法律規定”之憲法條款,不宜以人民法院組織法來解釋,而應堅持以憲法解釋憲法原則。關于人民法院,只能從人民制憲權的維度來審視和解讀,而不應從政治決斷的視角去詮釋。人民法院組織立法應由全國人大制定,全國人大常委會僅可對之補充和修改。對于憲法上的相關條款,組織法需要作便利于直接實施的細則性規定,而不宜複制照搬。人民法院的組織可分為整體和部分兩個層面。關于整體層面,組織法應對其類型、管轄權限及上下級法院之間的關系等事項作明晰之規定。關于部分層面,組織法應確定其種類、人員規模和職能。同時,它理應對案件分配及法庭程序等事項予以詳細規定。概言之,作為憲法性法律的人民法院組織立法“宜細不宜粗”以排除“法院保留”。
【關鍵詞】人民法院;憲法解釋;人大保留;組織立法

  
  一、問題的提出
  2018年10月26日,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六次會議對人民法院組織法進行了自1979年該法頒布以來最大幅度的修訂,[1]由原來的3章40條擴張為6章59條,第3章“人民法院的審判組織”和第5章“人民法院行使職權的保障”都是此次新增的章節。對于法院組織法的此次大修,理論界和實務界都給予了高度關注,《中國應用法學》雜志還專門策劃了一個由學者和法官共同參與的專題:“聚焦《人民法院組織法》修改”,其專題論文分別從理論分析和實證研究兩個維度,對法院組織法的修改進行了深入探討。[2]檢索既有的研究文獻即不難發現,學界更多的是提煉和總結以往的司法改革成果,呼籲適時修訂法院組織法,把此等改革成果載入法院組織法,以從組織法上完善我國的司法制度。有關法院組織法的法理基礎與規範構造問題,則甚少有學者重點關注並鄭重其事。這種偏重于立法對策性的研究對于法院組織法的修改完善固然重要,但比較而言,法院組織法的法理基礎與規範構造問題更加重要。畢竟,法院組織法在國家法秩序體系中居于核心地位,其法理基礎和規範構造與其他部門法如物權法有著較為顯著的差異。職是之故,從國家法秩序的視角解析法院組織法,檢視其法理基礎和規範構造,對于法院組織法的完善實乃不可或缺的理論前提。
  現行憲法第129條第3款規定“人民法院的組織由法律規定”,此乃人民法院組織法最直接的憲法依據。探究法院組織法的法理基礎與規範構造,關鍵在于如何詮釋此等憲法條款。人民法院的組織由法律規定,乃是有關法院組織之法規範體系的憲法基礎,構成法院組織之法規範體系的各個部分,之所以能被視為有效的法規範,是因為有此等憲法規範賦予它們明確的法律地位,為其法規範效力提供了正當性基礎。
  對于人民法院的組織由法律規定之憲法條款,筆者檢索坊間較為流行的十余本憲法學教科書,均未見有分析此等條款的。現行憲法頒布後不久出版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釋義》在對憲法第129條進行釋義時,亦未對其中的第3款予以解釋。[3]蔡定劍教授在《憲法精解》中論及此等條款時,也只是用一小段的篇幅指出“該法律就是《人民法院組織法》……該法律對法院的性質、設置體系、任務原則,法院的組織和職權,法院的審判人員和其他人員作了規定”。[4]顯然,這是“以法院組織法解釋憲法”。此等解釋無疑陷入了憲法解釋方法論誤區。法院組織法的立法及解釋都應該遵循此等憲法規範及其解釋,而不是此等憲法規範及其解釋需要恪守法院組織法規範及其解釋,否則,就難免上下錯位、本末倒置。對于“人民法院的組織由法律規定”,理應從憲法的原理與技術出發進行解釋,即遵循“以憲法解釋憲法”之解釋原則,[5]而不宜繼續堅持“以法院組織法解釋憲法”的錯誤方法論。否則,有關法院組織法修改的所有研究,都將只能囿于現行的法院組織法框架內。法院組織之立法及其修訂應該立足于憲法規範所建構的法秩序,以憲法設定的司法權力結構及憲法所賦予國民的作為基本人權的訴訟權為原則方向,使得依據它設置的各級法院能夠承載憲法規範價值,足以維護國家法秩序之權威與尊嚴。故而,值此法院組織法大修甫定之際,法學界理應肩負起理論解析之學術使命,認真對待憲法規範——“人民法院的組織由法律規定”,為新修訂的法院組織法的更好實施提供學理支持和規範指引。
  二、人民法院的組織由法律規定之溯源
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
  追溯其起源乃是認識事物的基本方法之一,認識人民法院的組織由法律規定亦然。其實,現行憲法如此之規定並非空穴來風而是其來有自。當初,憲法修改委員會在修改憲法時,就是“以一九五四年憲法為基礎,保留和繼承一九五四年憲法的好傳統”的。[6]而1954年憲法第74條第2款全文即是“人民法院的組織由法律規定”。由此可知,現行憲法第129條第3款只是繼承和延續1954年憲法之規定。
  那麼,1954年憲法第74條第2款是怎麼來的呢?它是由1954年憲法草案討論稿上的“最高人民法院和地方各級人民法院的組織由法律規定”簡化而來。1954年3月23日,由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提出的《1954年憲法草案(初稿)》第66條第2款規定“最高人民法院和地方各級人民法院的組織由法律規定”。兩個多月後的6月14日,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第三十次會議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1954年憲法草案》對此規定

  ······

法寶用戶,請登錄後查看全部內容。
還不是用戶?點擊單篇購買;單位用戶可在線填寫“申請試用表”申請試用或直接致電400-810-8266成為法寶付費用戶。
©北大法寶:(www.pkulaw.cn)專業提供法律信息、法學知識和法律軟件領域各類解決方案。北大法寶為您提供豐富的參考資料,正式引用法規條文時請與標准文本核對
歡迎查看所有產品和服務。法寶快訊: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檢索結果?    法寶V5有何新特色?
掃碼閱讀
本篇【法寶引證碼CLI.A.4113889      關注法寶動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