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轉第 顯示法寶之窗 隱藏相關資料 下載下載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轉發轉發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對是否是組織成員應綜合判斷和實質判斷
【專家】 袁志【寫作年份】 2020
【文章分類】 刑法學【關鍵詞】 黑社會性質組織;組織成員;判斷
【全文】法寶引證碼CLI.A.4114042    

對是否是組織成員應綜合判斷和實質判斷

袁志


【關鍵詞】黑社會性質組織;組織成員;判斷

  
  筆者注意到實踐中的一種傾向,即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一旦有一次或兩次參與某黑社會性質組織實施的違法犯罪活動,就很容易以此為根據被認定為有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的行為,在所涉嫌的具體犯罪外,還會被指控涉嫌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辯護人對此的抗辯理由主要也停留在主觀上層面上,認為雖有參與行為,但主觀上不明知該組織是以實施違法犯罪活動為基本內容,從而不構成參加黑社會性組織罪。
  筆者認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參與某黑社會性質組織實施的違法犯罪活動的情況下,除參與的具體違法犯罪活動外,是否還涉嫌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既是一個事實問題,也是一個規範評價問題。
  落腳點不在于其主觀上是否明知該組織是否是以實施違法犯罪活動為基本內容,而是在事實層面及規範評價上是否有接受該組織“領導”和“管理”的行為。不能簡單因為犯罪嫌疑人有參與行為,就一概認定其涉嫌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需要結合全案事實進行綜合評價和實質評價。
  雖然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因有參與該犯罪組織違法犯罪活動的行為,依客觀到主觀的判斷方法,能夠在一定程度上證明其有參加該犯罪組織的具體行為和意願。
  但要認定其與該犯罪組織之間存在“領導”和“被領導”、“管理”和“被管理”的從屬關系,單憑這一點是完全不夠的。必須結合其參與具體違法犯罪活動的原因、參與具體違法犯罪活動的次數及時間、除具體違法犯罪活動外,是否還有和該組織存在 “領導”和“被領導”,“管理”和“被管理”從屬關系的其它事實和證據等來進行綜合判斷,在規範意義上能否認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該犯罪組織之間存在從屬關系。否則,就很容易不適當的擴大打擊面,讓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承擔其不應當承擔的法律責任。
  首先,從規範意義上講,加入並接受該組織領導和管理的行為是構成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的核心要素。
  雖然兩高兩部《關于辦理黑惡勢力犯罪案件若幹問題的指導意見》(意見簡稱《指導意見)中沒有像2015年最高人民法院《全國部分法院審理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案件工作座談會紀要》(以下簡稱《15紀要》),有“因臨時被糾集、雇傭或受蒙蔽為黑社會性質組織實施違法犯罪活動或者提供幫助、支持、服務的人員;為維護或擴大自身利益而臨時雇傭、收買、利用黑社會性質組織實施違法犯罪活動的人員。”不屬于黑社會性質組織成員的明確規定。
果然是京城土著
  但《指導意見》在規定應當認定為“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時,使用的表述是“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是以實施違法犯罪為基本活動內容的組織,仍加入並接受其領導和管理的行為”。
  這樣表述就包括兩個方面的內容:一是主觀上是知道或應當知道是以實施違法犯罪為基本內容的犯罪組織;二是在客觀方面要有加入並接受其領導和管理的行為。
  按照陳興良教授的說法,“對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來說,更為重要的是組織而不是該組織所實施的犯罪” 、“組織特征中的”組織“和經濟特征與行為特征中的”組織“,並不是同一個概念”、“前者是指黑社會性質組織本身的結構形態,因而其組織性主要是指對人員的組織;後者是指黑社會性質組織實施違法犯罪活動的所具有的結果形態,因而其組織性主要是指對行為的組織。”
  因此,客觀方面是否存在加入並接受領導和管理行為,是否和該犯罪組織之間形成從屬關系,是判斷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是否是該犯罪組織成員的應有之義,也是認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是否構成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的核心要素。
  因此,在規範意義上,不能簡單、機械地因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參加該組織實施的違法犯罪的行為就直接等同于其有參加該組織並接受領導和管理,必須結合案件其它事實和證據看是否能夠合乎邏輯,是否合乎情理的得出其在實質上有加入該組織並接受其領導和管理的行為。


  ······

法寶用戶,請登錄後查看全部內容。
還不是用戶?點擊單篇購買;單位用戶可在線填寫“申請試用表”申請試用或直接致電400-810-8266成為法寶付費用戶。
不能給市場做人工呼吸
©北大法寶:(www.pkulaw.cn)專業提供法律信息、法學知識和法律軟件領域各類解決方案。北大法寶為您提供豐富的參考資料,正式引用法規條文時請與標准文本核對
歡迎查看所有產品和服務。法寶快訊: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檢索結果?    法寶V5有何新特色?
掃碼閱讀
本篇【法寶引證碼CLI.A.4114042      關注法寶動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