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天大问题”的法律制度应当废除
【专家】 王礼仁【写作年份】 2019
【文章分类】 婚姻、家庭法【关键词】 行政程序;撤销婚姻;天大问题;应当废除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4109890    

“天大问题”的法律制度应当废除

王礼仁


【摘要】结婚和离婚是人们最基本的权利。当结婚和离婚的路径受阻或不通时,这对老百姓来说是“天大问题”。而行政程序撤销婚姻制度,正是人们无法结婚和摆脱婚姻的最大障碍。为了更好地贯彻习总书记和十九大以人民为中心的执政理念,应当废除行政程序撤销婚姻制度,完善“立法为民”法律体系,凡涉及婚姻成立与不成立、有效与无效的案件,统一按民事程序审理。
【关键词】行政程序;撤销婚姻;天大问题;应当废除

  
  行政程序撤销婚姻包括行政复议程序与行政诉讼程序。无论是采取行政复议还是行政诉讼撤销婚姻,都是通过撤销婚姻登记行为或确认登记行为无效以达到否定婚姻效力的目的。适用这种形式撤销婚姻,不仅十分扭曲,而且行政程序的功能根本不适用婚姻效力纠纷案件,于是滋生了“一卡二乱三慢”和“八大怪像”,创下了民政机关充当 “冤大头”被告的空前历史。据此,建议废除行政程序撤销婚姻制度。
  一、行政程序撤销婚姻问题严重
  由于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不适用婚姻效力,行政程序撤销婚姻“一卡二乱三慢”现象已成常态,甚至导致有的当事人无法离婚和结婚。试想:连婚姻这种最基本的民生权利则无法保障,岂不是“天大问题”!行政诉讼还滋生诸如个人受骗怪民政、自己造假告民政、公安错误诉民政、姓名侵权诉撤婚、省级政府断婚姻等 “八大怪像”。如公安机关的户籍登记错误导致的婚姻登记错误,都要以民政机关为被告起诉撤销婚姻。95%以上的民政机关都是无过错的 “冤大头”被告。这样的行政程序不仅浪费行政资源,更是脱离了监督行政机关依法行政的立法宗旨。限于篇幅,这里主要就“一卡二乱三慢”作简要介绍。
  “卡”,就是行政复议和诉讼期限卡住了救济之门。由于行政复议和诉讼的期限较短,阻断了当事人救济路径,导致“有婚离不了,无婚摆不脱”。
  如陈姓女子被人冒名登记结婚,无法在选定的结婚佳期前登记结婚,便先举行婚礼后提起行政诉讼。但因超过诉讼期限法院不予受理。小陈奔波三年直到怀孕近8个月仍无法结婚。
  又如张某无法离婚和再婚案。张某与女子韦某于1992年登记结婚后韦女出走。因韦女身份不明张某无法离婚。2018年张某与越南籍女子申请结婚登记时,因张某有结婚登记被拒绝。张某提起撤销婚姻行政诉讼,又因超过诉讼期限不予立案。
  还有原告张荣华1996年与第三人共同生活,但一直未办理结婚登记。第三人也于2008年8月离开原告各自生活。2012年2月原告在家中整理物品时发现一本原告与第三人的结婚证,原告便提起行政诉讼状告婚姻登记机关,请求法院撤销原告和第三人的结婚证或确认其婚姻登记无效。2013年5月,遂平县人民法院则以超过法定期限,判决驳回了原告起诉。[1]
  胡艳明“被结婚”案,也因超过起诉期限,一审驳回起诉,胡艳明不服上诉,2014年二审驳回上诉。[2]
  类似案例不胜枚举,这些案件当事人是否存在婚姻关系或婚姻是否有效,都无法解决,直接影响当事人能否结婚等诸多权利,给老百姓的基本民生带来严重困扰。
  “乱”,就是定性与适用法律混乱。婚姻效力属于民事案件,行政程序解决婚姻效力导致学者和法官的学科和专业颠倒与混淆,即民法学者或民事法官研究婚姻法学,则不能主导婚姻效力的审判;而行政法学者或行政法官不研究婚姻法学,却主导婚姻效力的审判。婚姻效力的认定是民事婚姻法学的核心和精髓所在,也是其难点所在。正如台湾学者陈棋炎在论及亲属法如何适用民法总则时指出,“此问题,大大苦恼了民法学者,尤其对研究亲属、继承者,堪可称为迎面就压得透不过气来的学问上重大压力”。 婚姻法适用之难度可想而知。婚姻效力所涉及的诸多问题,行政程序根本无法承载,行政法官也无法担当。由于行政程序的功能与行政审判人员不适应,在行政诉讼中,错误适用婚姻法或者直接按照登记行为是否合法的标准,判断民事婚姻效力的现象十分普遍,并由此造成了最普遍、最严重的群体性错案。 最常见的是以“登记行为违法”为由,将轻微违法婚姻作为无效婚姻处理,扩大法定无效婚姻范围。还有不少案件处理结果与实际婚姻性质完全不符。如未婚女甲的身份被乙女冒用与丙男登记结婚,则把“被婚者”甲女作为婚姻当事人,宣告甲女与丙男婚姻无效。无效婚姻是以双方存在真实婚姻关系为前提,但甲女只是身份身份被乙女冒用,甲女与丙男根本不存在婚姻关系。这本应通过民事程序确认婚姻不成立或不存在,但在行政程序中,普遍将身份“被用者”作为婚姻当事人,大量未婚者被判决为已婚者,与客观事实严重不符。
  “慢”,就是诉讼效率低进度慢。行政程序导致案件在上下行政机关之间、行政机关与法院之间“来回推磨”,久拖不决。如黑龙江省一起撤销婚姻案件,从基层民政局复议到省民政厅、省政府,行政复议和行政答复达17次之多,并引起4次行政诉讼,从2013年到2018年历时5年才审结。行政程序不仅导致一个简单的婚姻效力认定是要三五年,还导致离婚与婚姻效力认定程序分离,人为制造复杂化。如原告起诉离婚,被告对婚姻效力提出异议时,法院则要求当事人另行通过行政程序确认婚姻效力。当事人打完行政官司后,婚姻未被撤销则又要回到民事程序打离婚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4109890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