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居间受贿中“利用职权地位条件”的规范解读
【专家】 张小虎【写作年份】 2019
【文章分类】 刑法学
【关键词】 利用职权地位条件;利用职务之便;居间受贿;利用影响力受贿;斡旋受贿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4108658    

居间受贿中“利用职权地位条件”的规范解读

张小虎


【摘要】“利用职权地位条件”是居间受贿犯罪实行行为的典型性构成要素,其与“利用职务之便”是互为分离的概念。“利用职务之便”中的“职务”是指“专项职务”,且利用者与被利用者应当存在隶属与制约关系;而“利用职权地位条件”是指利用者与被利用者系异种职务,且利用者与被利用者之间应当存在职权关系。离职人员“利用原有职权地位条件”,利用者与被利用者之间原先是否存在职务隶属关系并不为要,但是必须是该离职人员对被利用者原先具有职权关系的影响。“利用职权地位条件”与“利用职务之便”的根本区别在于,前者是一种“职权传递”的职权利用,后者是一种“职权本位”的职权使用。
【关键词】利用职权地位条件;利用职务之便;居间受贿;利用影响力受贿;斡旋受贿

  
  我国《刑法》第388条(斡旋受贿)、第388条之一第1款及第2款(利用影响力受贿罪),均有“利用……职权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以下简称“利用职权地位条件”)的规定,而我国《刑法》第385条第1款(受贿罪),又有“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以下简称“利用职务之便”)的表述。在此,“利用职权地位条件”与“利用职务之便”,是我国《刑法》中“居间受贿”与“典型受贿”在构成要素上的关键性差异。其中,“利用职权地位条件”是“居间受贿”的典型性构成要素,而“利用职务之便”是“典型受贿”的典型性构成要素。因此,澄清“利用职权地位条件”的规范含义,阐明其与“利用职务之便”的规范蕴意关系,这是正确认定有关受贿犯罪的关键。
  一、利用职权地位条件的规范呈现
  居间受贿,是指行为人没有公务职权或者没有某种职务行为直通资格,但是行为人依凭其所具有的公务职权地位的影响力,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的职务行为,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并收受请托人财物的行为。基于我国《刑法》的规定,居间受贿主要呈现为第388条规定的斡旋受贿及第388条之一规定的利用影响力受贿。“利用职权地位条件”是居间受贿犯罪之实行行为的构成要素,而这一构成要素在斡旋受贿与利用影响力受贿中,又有着不同的结构关系形态。
  (一)利用影响力受贿罪中的居间受贿行为
  利用影响力受贿罪,是指国家工作人员的密切关系人,通过该国家工作人员的职务行为,或者利用该国家工作人员职权地位所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的职务行为,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索取或者收受请托人财物,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较重情节的行为。该罪的准型构成是,离职的国家工作人员或者其近亲属以及其他与其关系密切的人,利用该离职的国家工作人员原职权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索取请托人财物或者收受请托人财物,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较重情节的行为。
  综合其典型构成与准型构成,利用影响力受贿罪实行行为的构成要素包括:方法行为(利用影响力,并通过国家工作人员的职务行为)与目的行为(索取请托人财物或收受请托人财物,并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鉴于本文讨论的主题,在此考究方法行为。基于行为主体的不同,这一方法行为呈现为三种:(1) 关系密切人(C)基于其与国家工作人员(X)的密切关系,而使该国家工作人员(X)实施职务行为;(2)基于上述密切关系,利用X的职权地位所具有的影响,而使其他国家工作人员(X1)实施职务行为;(3)离职国家工作人员(B)及其关系密切人(C),利用B原职权地位所具有的影响,而使国家工作人员(X1)实施职务行为。应当说,上述三种情形均表现出关系密切人(C)或离职人员(B) 的居间受贿的特征,即自己虽无职权,但通过国家工作人员(X或X1)的职务行为而受贿。从犯罪流程上来看就是:行为人→依凭特定身份地位所蕴含的权力影响→得到请托人的请托并获取其财物→而使国家工作人员实施职务行为。可见,“依凭特定身份地位所蕴含的权力影响”是居间受贿的一个关键环节。
  在利用影响力受贿罪中,这一“依凭特定身份地位所蕴含的权力影响”包括:“关系密切人(C)与某在职(X)或离职(B)国家工作人员具有密切关系的地位影响”以及“某在职(X)或离职(B)国家工作人员现有或原有的职权地位的影响”。这一“地位影响”是行为人取得居间受贿的事实根据。就上述三种情形而论:情形(1),“X与C的密切关系”并“X的职权地位”之影响的合致,使请托人相信C能够为其谋利益,从而予以请托与财物。在此,由于职务行为由X直接实施,托付关系表现为“请托人→C→X”,从而可谓是“双重关系利用的居间受贿”。情形(2),对于请托人来说,同样存在“X与C的密切关系”并“X的职权地位”之影响力,不过由于职务行为由X1实施,从而还存在“X的职权地位”对X1的影响力,由此托付关系表现为“请托人→C→X→X1”,这可谓是“多重关系利用的居间受贿”。情形(3),“C与B的密切关系”并“B的原职权地位”对请托人产生影响力,而职务行为由X1实施,从而存在“B的原职权地位”对X1 的影响力,由此托付关系表现为:Ⅰ.“请托人→C→B→X1”或Ⅱ.“请托人→B→X1”。其中,Ⅰ系“多重关系利用的居间受贿”,Ⅱ系“双重关系利用的居间受贿”。作为本文聚焦议题的是,上述“请托人→C→X”、“请托人→C→X→X1”、“请托人→C→B→X1”及“请托人→B→X1”这四种关系中,X或B的职权地位的权力影响,也即本文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4108658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