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美国法学院的中国法律书
【专家】 何海波【写作年份】 2019
【文章分类】 理论法学
【关键词】 法律交流;法律图书;美国法学院;中国法研究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4108495    

美国法学院的中国法律书

何海波


【摘要】文章通过对三十余所美国大学图书馆的检索,描画了这些图书馆中国法律图书的藏书情况。从中可以看到,美国法学院之间差异很大,哈佛、康奈尔、哥伦比亚等大学拥有相当可观的中国法研究书籍,但多数法学院没有像样的中国法书籍,基本不具备利用本馆馆藏文献做中国法研究的条件。而在中国法律文献中,英文文献相对丰富,中文法律书籍在大多数法学院相当匮乏。本研究揭示了美国学界有关中国法研究的一个侧面,对中国学生学者赴美学习和访问交流可能有警示作用。
【关键词】法律交流;法律图书;美国法学院;中国法研究

  
  一 问题的缘起
  美国法学院的图书馆有多少中国法律书呢?问这个问题,是因为我想知道,美国学者研究中国法律问题的资料来源有哪些、有多便利。虽然今天的研究越来越多地使用电子数据库和互联网,学者们还可以借助访谈、研讨等方式获取信息,但图书毕竟是一个重要的信息来源,多数研究课题还是离不开图书的支持。我注意到,美国的图书馆相当开放,馆际互借很发达。但馆际互借,尤其是不在同城的馆际互借,毕竟不如上本校图书馆便捷。所以,法律图书的收藏情况仍然可以作为评估美国法学院状况的一个指标,也可以作为了解美国法学研究方向的一个窗口。
  虽然有数以万计的华人在美国法学院读书或者从事访问研究,但似乎极少有人专门关注过上述问题。十年前,哈佛大学法学院的图书馆员张农基女士曾经撰文介绍美国法学院有关东亚法律图书的情况。[1] 十年过去了,情况发生了什么变化?张农基女士没有提及的众多图书馆,情况又是怎么样呢?
  我决定对美国的图书馆做一番检索,为上述问题做一个初略的解答。我的检索范围为:(1)有关中国法律的书籍;(2)有关中国法律的中文书籍;(3)有关中国行政法的中文书籍;(4)中国行政法学者应松年教授的著作。
  二 检索的范围和方法
  (一)检索范围的界定
  做检索前,有几个概念需要界定:“法学院”“中国法”“图书”。
  除了国会图书馆,有关中国法律的藏书多在大学。我选择了36所大学,其中包括US News and World Report 2017年排名前24的法学院,还有几所排名相对靠后但开设有中国法律课程、可能关注中国法律研究的大学。
  美国大学法学院都有自己的图书馆,法学院图书馆是中国法律书的集中地。但有些大学还有其他院系或者研究机构,里面或多或少也有中国法律书。以哈佛为例,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心的东亚图书馆(H. C. Fung Library)有一批中文法律书,与哈佛独立但关系密切的哈佛-燕京学社也有一批可观的藏书。任何一个哈佛学生学者都可以直接在网上索取,当天或者第二天就可以到近便的图书馆拿取。所以,从实际使用的角度,这些图书馆都可以算是“美国法学院”的图书馆。
  “中国法律”是一个不清晰的概念。在图书编目上,中国的台湾和香港有时单列,“中国”主要指传统中国或者今天中国的大陆地区。法律概念更是经不得细究,越说越复杂。尤其是从历史学、政治学、社会学等其他学科对法律的研究,不太好归类。我这里所说的中国法律书,以图书编目为准,只要包含Chinese law或者同时包含China和law,都可能被检索到。
  美国图书馆里涉及中国法律的图书,英文之外,中文只是其中一部分甚至一小部分,还有少量是用法文、日文等其他语言写的。为检索来自中国大陆的书,我把检索范围进一步限制为中文,也就是Chinese Law in Chinese。这样所找到的中文法律图书,包括了民国时期的中文法律书和台湾等地出版的中文法律书。至于从其他语言翻译成中文的法学书籍,尽管对中国法学界有重要意义,美国学界并不需要,美国的图书馆很少收藏。
  “图书”包括纸质书也可能包括电子书,但不包括报刊文章。从读者使用角度,电子书和纸质书没有实质区别。各图书馆对馆藏文献的分类标准不一致,有些限定纸质书,有的明确包含电子书,有些只标明“books”而没有明确是否包含电子书。我按照各个图书馆自己的分类进行统计。这对统计结果会有影响,但影响应当不是很大。
  检索时间为2017年3月28日至7月15日,主要分五次完成。虽有间隔,但对检索结果应当没有实质影响。
  (二)检索方法的说明
  查找某一本图书相对容易,而检索某一类图书有多少种就不同了。不同图书馆有不同的检索系统,各自的检索路径和检索标准不太一样。而且,任何检索系统都受制于图书编目的工作质量。检索过程充满困惑和沮丧。
  图书检索提供的检索路径通常有“书名”“主题”“关键词”等,有的还有“任何词条”(Any field或者Everything),后者是最宽泛的。原则上,我选择最宽泛的检索。但是,选择Any field或者Everything有时会出现明显不合理的检索结果[2],这时就采用关键词或者主题检索。
  在检索中国法律书的藏书量时,我先使用了“Chinese Law”作为检索词进行检索,后来又使用China 和 law作为检索词进行检索。这两种检索方法所得结果有的非常接近,如康奈尔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也有的差异很大,如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前者为1795种,后者却达7213种。一般来说,用China和law作为检索词获得的条目要多一些。我的原则是,取条目多的检索结果作为结果[3]。这样可以更好反映图书馆的藏书量。
  尽管这样,还是可能遗漏不少著作。例如一本讨论中国知识产权问题的著作,如果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4108495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