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轉第 顯示法寶之窗 格式優化文本 下載下載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轉發轉發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貴州省高級人民法院發布2019年貴州法院知識產權司法保護十大典型案例
【發布部門】 貴州省高級人民法院【發布日期】 2020.04.22
【實施日期】 2020.04.22【時效性】 現行有效
【效力級別】 地方司法文件【法規類別】 知識產權綜合規定司法案例發布
【全文】法寶引證碼CLI.13.1589300    

貴州省高級人民法院發布2019年貴州法院知識產權司法保護十大典型案例
(2020年4月22日)

  一、刑事類
  1.孔祥軍、黃中濤假冒注冊商標案
  2.張忠利等假冒注冊商標、銷售非法制造的注冊商標標識案
  二、民事類
  3.豐洋興業股份有限公司訴銅仁市嘉宏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商標侵權糾紛案
  4.河北山人雕塑有限公司訴河北中鼎園林雕塑有限公司等侵害著作權糾紛案
  5.福州中久華飛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與被告播州區萬金芒果娛樂城侵害作品放映權糾紛案
  6.海琳訴廣州市易櫥廚房用品有限公司著作權侵權糾紛案
  7.四川華體照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與貴州力士達照明科技有限公司侵害外觀設計專利權糾紛案
  8.湖南千思智造家裝飾有限責任公司與遵義千思裝飾工程有限公司侵害企業名稱(商號)權糾紛案
  9.源德盛塑膠電子(深圳)有限公司與貴陽市經開區新大眾手機經營部侵害實用新型專利權糾紛案
  10.楊永義與深圳融博彙通實業有限公司等技術服務合同糾紛案

  案例一:

離婚不離婚是人家自己的事


孔祥軍、黃中濤假冒注冊商標案

  裁判要旨:
  知識產權犯罪中,非法經營數額的認定直接影響罪與非罪、加重處罰與非加重處罰。特別是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既參與了共同犯罪,同時,自己又單獨實施了該同類犯罪,對其犯罪金額即非法經營數額的認定,是將其參與的共同犯罪金額與其單獨實施該類犯罪的金額直接相加予以認定,還是將二者分別認定,這直接影響到量刑中系屬于情節嚴重還是情節特別嚴重的認定。對此,應區別情形予以對待,若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系主犯,即應將在共同犯罪中參與的犯罪金額與單獨犯罪所涉犯罪金額予以相加;若在共同犯罪中系從犯,則應對兩部分金額分別認定。在分別認定中,若兩部分金額分別處于不同的量刑幅度,則按處罰較重的一檔予以量刑;若兩部分金額均對應同一量刑幅度,則酌定從重予以處罰。

  推薦理由:
  知識產權犯罪更多系“金額犯”,犯罪金額即非法經營數額的認定是知識產權犯罪審理中的一個關鍵,直接影響到對被告人的定罪與量刑。而知識產權犯罪中,被告人往往既參與了他人的犯罪,同時自己又單獨實施了同類犯罪,在該種情況下,如何認定被告人的犯罪金額尤其關鍵。該案從共同犯罪中主從犯理論出發,結合同種數罪理論,予以准確量刑,確保了罪刑相適應。本案對知識產權犯罪中既參與共同犯罪,又單獨實施同類知識產權犯罪的被告人,如何科學認定犯罪金額,確保准確量刑具有引領作用。

  案件索引:
  一審:遵義市中級人民法院(2019)黔03刑初58號刑事判決
  二審:貴州省高級人民法院(2019)黔刑終315號刑事判決(判決已發生法律效力)

  案情介紹:
  2017年1月以來,被告人孔祥軍制作假冒貴州茅台酒、洋河系列酒等注冊商標的商品並通過網絡予以銷售。2018年3月,黃中濤幫助孔祥軍制作和銷售假冒貴州茅台酒等。孔祥軍銷售貨款共計1,361,575元,其中黃中濤幫助孔祥軍制作銷售部分為121,151元。
  被告人黃中濤幫助孔祥軍制作銷售假冒貴州茅台酒等商品期間,自己亦制作假冒貴州茅台酒等注冊商標的商品進行銷售,銷售所得為86,464元。

  裁判內容:
  孔祥軍、黃中濤未經注冊商標所有人許可,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的商標,已構成假冒注冊商標罪。二人共同犯罪中,假冒貴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和江蘇洋河酒廠股份有限公司分別生產的“貴州茅台酒”和“天之藍、海之藍酒”,屬于假冒兩種以上注冊商標,其中孔祥軍非法經營數額達1,361,575元,屬于情節特別嚴重。黃中濤在明知孔祥軍制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時仍提供幫助,其幫助孔祥軍部分涉案非法經營數額計121,151元。同時,黃中濤又單獨自行生產銷售假冒“貴州茅台酒”,該部分非法經營數額計86,464元。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一十三條“未經注冊商標所有人許可,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的商標,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或者單處罰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侵犯知識產權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解釋》第一條的相關規定,應當對孔祥軍在“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的量刑幅度內判處刑罰。但在共同犯罪部分,黃中濤起輔助作用,系從犯。黃中濤幫助孔祥軍假冒注冊商標犯罪中所涉犯罪金額共計121,151元,屬于情節嚴重的情形;自行單獨犯假冒注冊商標犯罪所涉犯罪金額計86,464元,亦屬情節嚴重的情形,據此,黃中濤在與孔祥軍共同犯假冒注冊商標罪中所涉犯罪金額對應的量刑幅度,與其單獨自行犯假冒注冊商標罪對應的量刑幅度,均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或者單處罰金”同一量刑幅度,據此,對黃中濤應在“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或者單處罰金”量刑幅度內酌定從重處罰。

  裁判結果:
  孔祥軍犯假冒注冊商標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零六個月,並處罰金70萬元;黃中濤犯假冒注冊商標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並處罰金9萬元。

  案例二:
張忠利等假冒注冊商標、銷售非法制造的

會讓它誤以為那是愛情


  ······

法寶用戶,請登錄後查看全部內容。
還不是用戶?點擊單篇購買;單位用戶可在線填寫“申請試用表”申請試用或直接致電400-810-8266成為法寶付費用戶。
©北大法寶:(www.pkulaw.cn)專業提供法律信息、法學知識和法律軟件領域各類解決方案。北大法寶為您提供豐富的參考資料,正式引用法規條文時請與標准文本核對
歡迎查看所有產品和服務。法寶快訊: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檢索結果?    法寶V5有何新特色?
掃碼閱讀
本篇【法寶引證碼CLI.13.1589300      關注法寶動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