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李谷一名誉权被侵害的法律特征
【副标题】 兼谈李谷一、韦唯、记者、报社之间的法律关系
【作者】 巩沙【合作机构】 《中国律师》杂志社
【合作刊物】 中国律师【刊物年份】 1991年
【期号】 6【页码】 16
【发布时间】 1991.06.01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213988    
  著名歌唱家李谷一与河南南阳《声屏周报》及其记者汤生午之间的名誉权纷争,之所以引起社会各界的瞩目,除了李谷一本身是名人外,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该纠纷还牵涉到正在走红的青年歌星韦唯。这也是司法实践中一起影响巨大而又双方都是名人的名誉权纠纷。那么,事实上,李谷一的名誉是不是被损害?而韦唯、记者、报社与李谷一之间究竟是什么样的法律关系呢?
  一 起因
  1991年1月16日,河南南阳《声屏周报》头版发表了该报记者汤生午的采访文章,题为《著名歌星韦唯接受本报电话采访道出其中原因》。文章借韦唯之口,“伤心地道出了她从不愿向外人多讲的”十点事实。①“在90年亚运会期间的一次演出中,10年前以一曲《乡恋》而名噪大陆的某位乐团领导,不知心怀何意但却明显险恶地抓起话筒,向在座各位愤愤宣告了一个大胆的谣言:韦唯得艾滋病了。舆论哗然。”②“韦唯的工资被无故停发一年。”③“韦唯正常的医疗费这位领导却不准报销。”④“文化部分给该团三位演员三套住房,其中明确指示要考虑分给韦唯一套,实际结果,不仅同韦唯毫不沾边,而且这三套房子全上到了该领导个人的户口上。”⑤“国外几家电视台通过文化部对韦唯的演出邀请,在各方都通过的情况下,却被这位领导一人无理拒绝。”⑥“该领导曾对韦唯说,你走吧!……她希望韦唯,一是去国外,二是辞职。如果想调走,那请拿10万元钱来。”⑦“当然,还有一条最简单的,就是要韦唯给她写下一个保证,保证今后永远不再登台演唱。”⑧“记者的一位同事曾得到过这位领导的明确相告:我就是要整韦唯!怎么了?‘共产党’要整个人还不容易?”⑨由于该领导的非难,“一直到处租房,一年中搬了四个地方的韦唯,今年初其父分到了一套房后,才算有了落脚点。”⑩“如上各种因素,给韦唯带来了很大的精神创伤,同时也严重影响了身体健康。为此,韦唯没有参加亚运会闭幕式上有十几位通俗歌手登场的联唱。”文章最后还写道:“从工作环境到舆论环境,韦唯目前都陷入着被人刻意制造出的困境。她在电话中怅然地告诉记者,在她感到无助时,她确实也想到过不再活下去。”随之,《声屏周报》将载有此文的报纸寄向与之联网的200余家地方报,并在文章的旁边标明“请转载”字样。至五月份前后,据一位读者的不完全统计,转载或摘登的报纸已达67家。除北京以外,全国各省市无一不有。面对这铺天盖地的攻击和舆论压力,李谷一不得不放弃原先想通过上级组织解决问题的善良愿望,随即聘请律师,寻求法律途径去主张自己的权利。
  二案件事实
  “案件事实”,是证据学里的概念。经过几个月的调查,我想在所取得证据上已经形成了一种事实。它与《声屏周报》中汤生午文章披露的却大相径庭。
  ①1990年亚运会期间,中国轻音乐团(即李谷一、韦唯所在的团)共演出三场。时间是1990年9月25、26、27日晚。地点中山公园音乐堂。参加演出的台上有关人员及个别观众证实,三场演出中从未出现过李谷一抓过话筒宣布某人得艾滋病的情节。从情理上讲,纸的报导也是不可信的。观看演出几千人,如果李谷一在去年9月就宣布韦唯得了艾滋病,那到现在还算新闻么?
  ②1989年12月27日,文化部批准了韦唯提出的自费赴瑞士旅游访友的申请。根据国家的有关政策,文化部的批复函中的确指示中国轻音乐团,对韦唯“假期期间停发工资”。(见文化部艺人字(89)第326号函)不知什么原因,韦唯未能出国,但也一直未到团里销假报到;近一年的时间与单位脱离联系。中国轻音乐团根据文化部、北京市以及团里的制度、规定,无正当理由逾假不归,可以停发工资或依旷职论。故此停发了韦唯的工资。但停发的是10个月(截止到汤文发表之日)而不是一年。据悉,韦唯这段时间里一直在外走穴。
  ③1989年至今,韦唯只要求报销过一次医疗费。那是七张外购药品的单据,总金额167.98元。按照公费医疗的有关规定,外购药品需有医生开出的购药处方方可报销。会计托本团的一位演员转告韦唯,可至今韦唯没有拿出医生处方。由于手续不全,会计没有把这7张北京市药材公司同仁堂专用发票送到团长李谷一那儿去签字,因而,对韦唯医疗费报销一事,李谷一也一直不知道。直到见到汤生午的文章,方知此事。
  ④文化部房管部门证实,1990年元月下旬,文化部将五套住房借给轻音乐团使用。地点是北京西坝河。这五套房子的分配权属于轻音乐团。其中两套做临时办公室,另三套分配给韦唯、鞠敬伟、黄卓三位女演员。不知何种原因,韦唯对所分住房不满意,拒绝在住房协议上签字,因此没有住进去。不过,到目前为止,该套住房还仍为韦唯保留。文化部计财司房产处证实:“西坝河三号楼为北京市房产开发总公司的商品房,代表文化部计财司预先与房产总公司办理有关契约手续时,在办理轻音乐团的五套住房时,是我们用李谷一团长的名字签订了临时协议,为了单位领导承担应有的权利和义务,与李谷一同志的户口不发生任何牵连。”该部门还证明,“文化部从来不干涉所属院团的分房方案,中国轻音乐团的住房分配问题由该团自定。”由此,三个问题大白于天下:其一,并不是李谷一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会让它误以为那是爱情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213988      关注法宝动态: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