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互联网著作权和隐私权保护——中美法律与实践之比较
【作者】 Richard W. Wigley*【合作机构】 北京市金杜律师事务所
【合作刊物】 金杜知识产权期刊【主题分类】 著作权法
【刊物年份】 2008年【期号】 12
【发布时间】 2014.07.11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2870    
  一、引言
  现在,商家们可以通过互联网与世界各地的客户联系,网络世界无疑为它们提供了勃勃商机。但是,哪里有机会,哪里就有挑战。对于商业模式主要依赖内容的公司来说,网络世界最大的挑战之一,就是如何保护其放在互联网上的内容。在中国,商家们获得的商机是最多的,但面临的挑战也是最多的。最近,中国的互联网和移动电话使用者数量均超过了美国。(1)虽然全球内容提供商都面临着盗版的挑战,但国际知识产权联盟(International Intellectual Property Alliance)最近的报告称,2006年中国有超过80%的唱片、音乐和商业软件被盗版,被盗版的作品总值达20亿美元。(2) 在盗版如此猖獗的情况下,版权所有人能在中国有效地保护自己的作品吗?
  除了保护自己的内容之外,商家还必须考虑保护网上的消费者信息。消费者的网上信息对全世界的商家来说都具有很高的价值,每次点击都能让商家了解某网民某方面的信息。因此,无论合理与否,对网络服务商或内容提供商来说,消费者期望他们能够提供某种程度的隐私保护。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公民开始利用网络经营个人商务,中国公众对网络隐私的关注程度也在逐渐增加。在中国,很多网站都收集了大量的个人信息,但是大部分网站从未正式发布过隐私保护政策,而已经发布的隐私保护政策常常又不符合国际标准。(3) 考虑到上述情况的存在,人们不仅要问,中国的法律体系能够有效保护互联网用户的个人隐私吗?
  客观地说,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也同样存在网络侵权现象,而个人隐私保护也已成为全世界网民的隐忧。本文旨在以美国的相关制度为参考,探讨中国有关著作权和个人隐私保护方面的法律及其执行机制。
  二、中国的著作权保护
  1. 入世和中国在TRIPS协议下的义务
  在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WTO)后,中国有义务遵守世贸组织的知识产权保护条约,即《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保护协议》,通常又称TRIPS协议。(4) 正如何瑞莲律师所言,“TRIPS协议确立了有关保护对象、权利授予及授权例外的标准”(5) 。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WTO成员国,正依据TRIPS协议建立的知识产权保护框架,努力实现全球著作权保护的相对一致。
  1990年9月7日,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第十五次常务委员会全体会议颁布了中国第一部著作权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著作权法》”)。(6) 虽然《著作权法》与伯尔尼公约和TRIPS协议的最初草案存在不一致的地方,但该法被认为是中国在著作权保护方面迈出的重要一步。(7) 美国Drake大学教授余家明指出,中国根据WTO对其成员国的要求于2001年修订了《著作权法》,以与TRIPS协议的规定保持一致。(8) 余教授进一步指出,修订后的法律涵盖了“信息网络传播权、公开表演权以及涉及电影、视听作品和计算机软件的租赁权”(9)。对于中美两国间的知识产权保护问题,尤其是中美1992年签订的备忘录,华盛顿大学政治经济系副教授Andrew C. Mertha指出:“中国在TRIPS协议生效前,就已经引入了许多TRIPS协议中的规定。此后,这些规定也相应地体现在修订后的中国知识产权法律和法规中。这证明,中国早在其他WTO 成员采纳TRIPS协议以前,就已经采纳了TRIPS协议的规定了。……换句话说,从著作权保护方面的执行力度(而不仅从符合TRIPS协议文本和宗旨的角度)衡量,无论大小,中国都完全履行了作为WTO成员国的知识产权保护义务”(10) 。
  从本质上讲, 中国的知识产权法在涉及到中美双边知识产权的保护问题上,理论上早在1995年TRIPS协议生效以前就已符合TRIPS协议的规定。(11) 但这样的结论却引起如下的问题,即如果中国的知识产权法与TRIPS协议规定相一致已多年,那么为什么,包括美国(美国早在1992年便与中国签订了与TRIPS协议类似的双边协定) 在内的许多国家会对中国知识产权保护的执行情况提出质疑 答案是,中国知识产权法律本身没有问题,但中国知识产权保护执行制度的范围和一致性存在问题。因此,美国和其他国家应质疑的不是中国的著作权法规,因为它们与其他国家制定和要求遵守的著作权法并没有本质区别。
北大法宝,版权所有

  2. 中国著作权保护的行政执法
  中国对著作权进行保护的主要机制是通过国家版权局和各省级版权管理部门进行行政执法。(12) 国家知识产权局的近期数据显示,“2007年中国各级版权部门对548,646个经营单位进行了调查,查封了13,170 个非法经营单位,发现了1,224 个地下非法经营单位, 执行行政处罚 9,816次, 共向国家司法机关移交案件 268起”(13) 。国家版权局和各省级版权管理部门处理的版权保护案件数量是法院判决的版权保护案件的两倍以上。(14) 但是,中国版权行政管理的情况与美国很不一样,也复杂得多。如果中国的版权行政管理和美国一样由版权局统一执行,那么管理就会简单得多。中国和美国版权管理的最大区别在于中国的分散管理模式,即由国家版权局和各省级版权管理部门分别管理。但软件保护是个例外,软件著作权必须在国家版权局登记。(15)
  在互联网著作权保护方面,除了依据《著作权法》之外,国家版权局和相关的各省级版权管理部门还依据其它的行政法规来进行行政执法。例如,为解决越来越多的互联网版权侵权案件,国家版权局和信息产业部于2005年联合颁布了《互联网著作权行政保护办法》(16) 。后续颁布的《网络信息传播权保护条例》(17) 在网上传播作品方面为著作权人提供了更多的保护。上述几部法规构成了保护中国著作权人的法律框架,也为著作权人有效地向网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1)《微软将投资两亿八千万美元在北京建立研发中心》(Microsoft to build $280 Million R&D center in Beijing)2008年5月7日载于《中国日报》网站 http://english.people.com.cn/90001/90776/90884/6405444.html (最后访问日期2008年5月26日)。 (2) 国际知识产权联盟《2007年度“特别301报告”》有关部中国的部分 (2007 Special 301 Report: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PRC)) 第96页。 (3) 孔令杰(音译)《中国的网上盗版——关于中国网站信息行为的调查》(Online Privacy in China: A Survey on Information Practices of Chinese Websites)2007年2月9日载于 http://chinesejil.oxfordjournals.org/cgi/content/abstract/6/1/157 (最后访问日期2008年5月14日)。 (4) 何瑞莲的文章《TRIPS协议下中国专利体系面临的挑战与合规要求》(Compliance and Challenges Faced by Chinese Patent System under TRIPS)载于《专利局及商标局协会期刊》(J. Pat. & Trademark Off. Soc’y)2004年第85期第504至506页。 (5) 同上,第507页。 (6) Andrew Mertha著:《盗版问题——当代中国的知识产权》(The Politics of Piracy: Intellectual Property in Contemporary China)第119页,2005出版。 (7) 同上,第125页。 (8) 余家明(Peter Yu)著:《从盗版商到合伙人法律研究系列论文(二)——入世后中国对知识产权保护》论文编号03-15(From Pirates to Partners (Episode Two): Protecting Intellectual Property in Post-WTO China, Legal Studies Research Paper Series, Research Paper No. 03-15) 第7页,密歇根大学学院2005年出版。(引用《著作权法》第10条的规定) (9) 同(引用《著作权法》第10条的规定)。 (10) 同上述第6条注释,Mertha的著作,第230 页。 (11) 同上,第127页。 (12) 同上述第6条注释,Mertha的著作,第224页。 (13) 国家知识产权局的《2007年中国知识产权保护报告》(China’s Intellectual Property Protection in 2007),2008年4月18日载于http://english.ipr.gov.cn/ipr/en/info/Article.jsp?a_no=198450&col_no=102&dir=200804 (最后访问日期2008年5月14日) 。 (14) 同上述第6条注释,Mertha的著作,第224页。 (15) 同上,第146页。 (16) 黄绅嘉律师的文章 《中国著作权的行政保护》(Administrative Protection of Copyright in China)载于China Law & Practice 网站http://www.chinalawandpractice.com (最后访问日期2006年11月24日)。 (17)《网络信息传播权保护条例》由信息产业部于2006年7月1日。 (18)《互联网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管理办法》由广电总局于2003年1月7日颁布,于2004年7月6日进行修订,修订于2004年10月11日生效。 (19) 王星(音译)的文章《拒绝访问》,载于2008年5月26日出版的《中国日报》第9版。 (20)《数字千年版权法案》17 U.S.C. § 512 (1998)。 (21) Anne Broche和 Greg Sandoval的文章 《Viacom诉Google旗下的YouTube 视频片断侵权》(Viacom sues Google over YouTube clips)2007年3月13日CNET N网站http://www.news.com/Viacom-sues-Google-over-YouTube-clips/2100-1030_3-6166668.html (最后访问日期2008年5月15日)。 (22) 新华社消息《中国将完善网络著作权保护》(China wants to streamline online copyright protection)2006年7月27日载于 http://english.hbdofcom.gov.cn/file/2006/7-27/152952.html (最后访问日期2008年5月14日)。 (23) 参见《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29条。《民事诉讼法》1991年4月9日由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颁布,2007年10月28日经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次会议修订,修订自2008年4月1日起施行。 (24) 参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5条。该解释于2002年10月12日由最高人民法院颁布,自2002年10月15日起施行。 (25) 国家知识产权局的《2007年中国知识产权保护报告》(China’s Intellectual Property Protection in 2007),2008年4月18日载于http://english.ipr.gov.cn/ipr/en/info/Article.jsp?a_no=198450&col_no=102&dir=200804 (最后访问日期2008年5月14日) 。 (26) Chris Buckley的文章《盗版推动中国发展》(On piracy, an advocate for China’s progress), 载于《国际先驱报》(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网站 www.iht.com (最后访问日期2008年5月16日)。 (27) 国家知识产权局《2007年中国知识产权保护报告》 (China’s Intellectual Property Protection in 2007),2008年4月18日载于http://english.ipr.gov.cn/ipr/en/info/Article.jsp?a_no=198450&col_no=102&dir=200804 (最后访问日期2008年5月14日) 。 (28) 参见2001年美国第9巡回法院审理的A&M Records, Inc. 诉 Napster, Inc.(239 F.3d 1004)一案。 (29) William Triplett的文章《雅虎服务违反中国著作权法》(Yahoo liable in China copyright case),2007年12月20日载于Variety网站http://www.variety.com/article/VR1117978050.hrml?categoryid=16&cs=1 (最后访问日期 2008年5月14日) 。 (30)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40条。 (31) 参见1997年12月30日发布的《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安全保护管理办法》第7条。 (32) 同上,见第8条和第10条。 (33) 参见《美国宪法第十四修正案》(U.S. Const. amend. XIV)。 (34)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1998年发布的《儿童网上隐私保护法案》(Child Online Privacy Protection Act (1998)), 载于http://www.ftc.gov/ogc/coppa1.htm (最后访问日期2008年5月16日)。 (35) 美国卫生和福利部1996年发布的《健康保险可携性与责任法案》(Health Insurance Portability and Accountability Act (1996)), 载于http://www.cms.hhs.gov/HIPAAGenInfo/Downloads/HIPAALaw.pdf (最后访问日期2008年5月16日)。 (36) Adam Candeub的文章《网络医疗健康隐私成为试验品》(Experiment with online medical privacy)载于2008年5月20日《底特律新闻报》(Detroit News) http://www.law.msu.edu/news/2008/DetNews-Candeub-Google-Health.html (最后访问日期2008年5月28日)。 (37) 加州隐私权保护办公室发布的《2004年网络隐私保护法案》(Online Privacy Protection Act (2004))。 (38) 美国宪法1986年修正案第18章第2510条(18 U.S.C. § 2510 (1986))。 (39) 美国宪法2001年修正案第115章第505条115 Stat. 272 §505 (2001)。 (40)《中国将引进个人信息保护法》(China to introduce law on personal data protection), 亚太新闻(Asia Pacific News), 2007年8月6日载于Channel NewsAsia.com 网站 http://www.channelnewsasia.com/stories/afp_asiapacific/view/292472/1. (最后访问日期2008年5月14日)。 (41) 同上。 (42)《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由信息产业部于2000年9月25日颁布并于颁布之日起实施。 (43) 同上。 (44) 同上,第16条。 (45) 同上,第17条。 (46)《互联网文化暂行管理规定》由文化部于2003年1月30日发布, 并于2003年7月1日开始施行。 (47) 同上,第18条。 (48) 同上,第20条。 (49) 47 U.S.C. §230. (50) 同上。 (51) 同上。 (52) Doe .诉 MySpace, Inc., 2007 WL 471156 (W.D. Tex 2007). (53) 1997年Reno 诉A.C.L.U., 521 U.S. 844 (1997). (54) 1991年9月4日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第30条和第25条。 (55) 1986年4月12日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101条。 (56) 47 U.S.C. §230。 (57) 1994年第4巡回法院审理的AOL 诉 Zeran(129 F.3d at 330–31)一案。 (58) 新华社消息《胡锦涛要求中国官员更好地使用网络》(Hu Jintao asks Chinese officials to better cope with Internet),2007年1月25日载于人民日报英文网http://english.people.cn/200701/24/eng20070124_34445.html(最后访问日期2008年5月14日)。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谨防骗子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287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该律所其他文章】
【主题分类其他文章】
【本篇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