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从被判处“六年有期徒刑”到检察院“不起诉处理” ——王某信用卡诈骗案
【作者】 倪文娟【合作机构】 辽宁法大律师事务所
【中文关键词】 “六年有期徒刑”;“不起诉处理”;王某信用卡诈骗案
【主题分类】 犯罪学【发布时间】 2018.12.20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228553    
  美国艾伦。德肖维茨曾言,“正义是需要追寻和求索的,因为我们无法达到一个完美的正义的现实,我们必须去追求。公正不是结果,而是一个过程……只要我决定受理这个案子,摆在我面前的就只有一个日程---打赢这场官司。我将全力以赴,用尽一切合理、合法的手段把委托人解救出来”。笔者认为,作为一名刑辩律师,解救当事人的最有力的手段就是对案件如工匠般细致入微地分析,为当事人量身打造最有利的辩护策略,唯有如此,我们才能打赢这场官司。笔者此前代理了一起信用卡诈骗案,抚育两个女儿的年轻妈妈,一审被法院判处了六年有期徒刑,最终在笔者的精细辩护下,这个年轻妈妈终获人身自由。
  01、基本案情
  2013年1月9日,王某以本人名义在某银行申领了一张信用卡,自2013年3月8日进行透支消费,该卡最后一次还款日期为2015年1月8日,截止2015年2月21日,王某使用该卡恶意透支本金共计人民币370469.41元,经发卡行两次以上催缴,超三个月仍未归还。案发后,王某归还了全部欠款。最终王某被一审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150000余元。
  王某在一审阶段未聘请辩护人,收到该判决书后,王某不服判决,提起上诉,一审判决未生效。二审阶段,王某委托笔者作为其辩护律师。
  02、笔者介入本案后的辩护思路以及对案件的分析
  ※ 法律规定的“冰冷”
  接受委托后,笔者分析了一审判决,本案目前的基本情况是:王某确经发卡行两次以上催缴,超三个月仍未归还,恶意透支金额已达“数额巨大”的标准,根据法律规定,应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王某不存在自首、立功等法定从轻、减轻情节,唯有“案发后已归还欠款”这一从轻情节,一审判决中也已认定,因此,一审法院判处王某六年有期徒刑,确实符合法律规定。
  但是,王某作为一名年轻的母亲,育有两个女儿,一个尚处哺乳期,如果二审法院维持原判,其将会去监狱服刑六年,这对于一个家庭,对于其两个幼小的女儿而言,显然太过残酷。
  ※ 案件的转折点
  接受王某的委托后,笔者认真、仔细地查阅了卷宗材料,发现王某在公安机关所做的讯问笔录前后有反复,其在第一次讯问时,供述过:涉案信用卡是其母亲让其办理的,该信用卡一直是其母亲在使用,其从未使用过该信用卡。但其在之后的讯问中又推翻了之前的供述,称该信用卡是其自己使用的,不是其母亲使用的。
  发现王某这一前后不一致的供述后,笔者意识到这可能会成为本案的一个转折点。之后笔者与王某进行了反复沟通,耐心地倾听王某的陈述,最终王某说出了实情:该信用卡是其母亲让其申办的,一直是其母亲在使用,其当时怀孕,一开始其手机短信能收到消费提醒,其母亲也一直正常还款,后来其母亲更改了银行预留的手机号,其就不清楚该卡的消费情况以及欠款情况。但之后其确实接到过银行的催缴电话,只是当时刚生完小孩,并未当回事,问了其母亲,其母亲告诉她不用她管,其也就未再过问。
  在王某作出上述陈述后,作为律师,我们既不能轻信当事人的任何陈述,但也不能忽略当事人的任何意见,因此,需要确认王某陈述的“实情”的真实性。王某提出,该卡有一笔几十万元的大额消费,是其母亲在买房时刷卡的,房屋中介人员可以证实当时是其母亲刷卡的,而且刷卡单上王某的签字是其母亲代签的,不是其笔迹。不接我们电话 也不给拒接原因
  至此,笔者确信该案出现了转折点。
  ※ 为当事人寻求最有利的辩护策略
  在发现本案新的这一事实后,笔者基本确立了本案辩护思路:在二审阶段,由于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发生了变化,二审法院不太可能维持原判,应该会将本案发回重审;在发回重审后,对于王某与王某母亲的罪与非罪,下一步应如何安排,笔者当时作出了如下分析:
  第一种可能:王某母亲构罪,王某不构成犯罪。(1)对于王某母亲,首先,涉案信用卡是王某母亲透支消费的,其次,王某母亲将银行预留的王某的手机号更改为其自己的手机号,因此,其接收过银行的多次催缴电话,而且在案证据可以证实,王某母亲在接到银行催缴电话后,表示其现在没有还款能力,还有很多外债,无法归还欠款。因此,王某母亲很可能会被法院认定为“恶意透支”,构成信用卡诈骗罪。(2)对于王某,当时笔者认为,案涉信用卡的实际用卡人为王某的母亲,虽然王某明知其母亲在使用其信用卡,但基于对其母亲的一种信任关系,基于其母亲告知过王某不用干涉该卡的还款情况,其自己会处理,因此,王某主观上没有非法占有银行资金的目的,其与其母亲不构成共同犯罪,因此,王某不构成信用卡诈骗罪。
  第二种可能:王某母亲与王某均构成犯罪。作为辩护律师,必须利用自己的办案经验对案件可能出现的各种结果作出一个全面的预判,以让当事人有充分的准备。因此,笔者当时必须向王某说明本案在发回重审后还可能出现的最坏的结果:法院会认为王某作为成年人,应该明知信用卡只能限本人使用,不能转借、转租他人,王某对其母亲使用其信用卡透支消费并且未及时归还,银行多次催缴一事知情,仍超过三个月未归还,故认定王某与王某母亲构成信用卡诈骗共同犯罪。
  在作出上述分析后,无论哪种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228553      关注法宝动态: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