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四面八法说诚信(下)
【副标题】 江平教授“律师与诚信”专题讲座(摘要)【合作机构】 《中国律师》杂志社
【合作刊物】 中国律师【刊物年份】 2003年
【期号】 10【页码】 53
【发布时间】 2003.10.01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29499    
  第三个就是广告招揽和诚信。现在律师也越来越多的做广告了。广告是无可非议的。其他方面的广告也越来越多了。我们现在的立法、司法进入到什么阶段呢?就是《合同法》里面规定五种行为是要约邀请:价目表、广告、招股说明书、招标公告、拍卖公告。这显然就没有要约的约束力。但是《合同法》里面又讲:广告如果具有要约的性质,可以算作要约。这个现在争论非常大。哪些广告可以认为是具有要约?不久前刚刚召开了全国民事审判工作会议,我看报纸上登了:商品房销售广告中,如果商品房销售广告中的内容具体明确,周边要有什么高级的学校等等。而且这个商品房的买卖里面,具体的内容影响到商品房的价格,那么应该视为是要约,就应该视为是合同的一部分。如果你没有实现就是违约,这个已经是现在非常重要的司法解释了。这就已经把广告的责任大大提高了,你不能随便做广告了,广告不能内容虚假。如果这个广告的内容明确,又影响到商品房的价格,你写的是周围有高级学校,那我为了我的孩子上这个学校我买的这个房子,所以这些哪怕我合同里面没写,也应该视为要约,也应该是合同里面就包括了这个内容。这是第一个非常重要的。第二个非常重要的我们可以看到,招股说明书里面虚假现在已经提起民事诉讼了,不光是证监会给行政处罚了。现在招标里面的暗自沟通,虚假的招标行为也多得很啊!而外国公司为了做这个标书,花了很多的时间,结果你内部串通,现在人都要告了,那么广告虚假要不要负民事责任呢?我说的意思并不是针对律师而讲,我说这话是从我们的商业广告和其他的这些所需要应当承担的民事责任这个角度说起广告本身的诚信现在越来越引起人们的注意了。它的欺诈、它里面的不真实,应该引起的不仅仅是行政责任,而应该是民事责任,而是不是应该有刑事责任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现在律师做广告,我不说名字,还有人登了广告就说由我来承办案子,还有人来找我,说你现在怎么又办案了?有的广告里面有类似的暗示,我专门做某个高院的案子,有些用从审判员出来的或者怎么样,我这里跟法院的关系特别好,来招揽生意。我想这样的广告里面就会出现一些问题。这是第三个。
  第四个就是涉及到包揽诉讼和恶意诉讼和诚信的关系。包揽诉讼和恶意诉讼实际上一种侵权行为。我们民法典起草的时候,对侵权行为这一部分的起草原来的专家草案里面有恶意诉讼。这个恶意诉讼也包括缠讼,或者说这个恶意诉讼并不是以打官司为目的,而是以侵犯对方权利为目的,我借打官司为名来侵犯你的名誉。我打这个官司时说你这个人的名誉如何如何,借打官司来把你的名誉权侵犯。美国对于恶意诉讼有很明确的规定,也有很多有关恶意诉讼的判例。中国现在的情况肯定有。在立法过程中,也有很多人举出了不少例子来。当然也有恶意诉讼背后是由律师在那里主张的、挑动的。我们现在要不要写?大家可以看到,现在的稿子没写,没写不等于没有,没写不等于不能构成侵权。将来要不要写?确实存在这个问题。怎么来写,怎么来执行,怎么来掌握?你怎么知道他是恶意?你说他恶意,又不能把它的脑子切开来看是不是恶意。恶意要用其他的表现来表现出来。客观掌握是难了一点。包揽诉讼的问题在有些国家是有规定的,你不能包打赢官司。这样的话,在诉讼的过程中先包揽了这个诉讼,本身就是侵犯了别人的一种平等竞争的权利。我把这个案子、这个诉讼先揽下来。我们现在在反不正当竞争法里面对于平等竞争因为写了只是一般的规定。对于律师里面诉讼中的不正当竞争,并没有写得很清楚。现在对于诉讼中的不正当竞争的问题,我下面还要讲一个不正当竞争的例子、对于包揽诉讼的问题将来应该如何规定,如何下定义,我是没想好。我只提出这个问题,包揽诉讼和恶意诉讼显然是一个最大的不诚信。那么这里面的问题应该怎么办。
  第五个问题就是服务收费和诚信。我想服务收费和诚信可能又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前些天看了一个报纸,有一个地方的一个律师收费超过了司法局规定的收费标准。司法局还是律协给他做了处罚。他告到了法院,最后法院的判决我印象很深、很厉害的,他说律师和当事人的自愿收费是合法的,由于因为他跟司法局或者律协规定的收费标准不一样,由此就认为他是违法行为是不对的。允许自行收费,这个协议是合法的。所以这里面上海怎么样,涉及到全国的问题。这个判决一出来,律师高兴了。这个法院就是应该承认律师和当事人之间自愿地订立收费协议,当然这个里面不能够有显失公平的内容。如果你有显失公平,有很不合理的内容,我可以按照民法里面的显失公平原则来要求撤销,如果你有欺诈、有胁迫、有重大误解,甚至乘人之危,你都可以告。人家当事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人家愿意。可能案子复杂,我认为需要赋予更多的关注,我愿意多付他一点律师费有何不可?他能够打好这个官司,能够把命救下来不判死刑,我愿意多给他钱,这有什么不行啊?这个原则是应该确立的。我记得我刚当北京政法学院副院长的时候,司法部派我们到比利时去访问,那是1983年。到了德

  ······光宗耀祖支撑着我去教室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北京大学互联网法律中心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29499      关注法宝动态: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