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代表人越权担保案件中担保权人善意之认定
【作者】 邱奎霖【合作机构】 江苏亿诚律师事务所
【主题分类】 公司法律业务【发布时间】 2015.10.16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214891    
  对于法定代表人违反《公司法》第16条对外担保效力,当前司法实践普遍认为担保合同不会因违反《公司法》第16条而无效。但能否对公司产生效力尚需根据《合同法》第五十条以及《担保法解释》第十一条进行认定,即是否构成表见代表。
  越权代表行为的效力取决于相对人是否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代表人超越权限,即主观是否善意。其中“知道”情形较为容易判断,无需赘言,而“应当知道”实际上是一种事实推定,涉及可资推定的事实以及交易相对人注意义务的认定,往往是此类案件最大的争议焦点和裁判难点。
  有鉴于此,本文检索了最高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最高法院”)、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江苏高院”)2010年以来公开的典型案例,并加以梳理,以期为司法实践及学理研究提供些许参考。
  一、关于善意认定的裁判意见
  司法实践中,认定担保权人是否应当知道法定代表人超越权限的难点在于:《公司法》第16条对于公司担保权限的设定是否属于担保权人应知内容,在代表人未依该条提供相关决议时能否据此推定担保权人应当知道代表人超越了权限,亦即担保权人在接受担保时有无主动索取并审查公司章程以及相关决议的义务?对此,我们检索分析了最高法院和江苏高院的典型案例,并抽取出以下裁判意见。需要说明的是,本文所引案例均为封闭公司对外担保的情形,因而提炼的裁判观点未必适用于公开公司(上市公司)对外担保的案件。
  (一)最高法院的裁判意见
  1、关于担保权人有无审查义务,最高法院有裁判意见认为,公司为公司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的,担保权人在接受担保时负有审查股东会决议的义务,否则不能主张善意。
  案例一 :开弓没有回头箭
  吴文俊案【(2014)民申字第1876号民事裁定书】。该案中,最高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十六条第二款明确规定,公司为公司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的,必须经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决议。法律规定具有公示作用,吴文俊应当知晓。因法律有明确规定,吴文俊应当知道天利公司为戴其进的债务提供担保须经天利公司股东会决议,而其并未要求戴其进出具天利公司的股东会决议,吴文俊显然负有过错,因而其不能被认定为善意第三人。二审法院认定担保合同对天利公司不产生拘束力并无不当。
  2、在有限公司为他人提供担保场合,最高法院有裁判意见认为,担保权人在接受担保时对其章程及相关决议无索取和审查义务。并进一步指出,有限责任公司的章程不具有对世效力,它的公开行为不构成第三人应当知道的证据。
  案例二:
  寿光广潍公司案【(2013)民申字第2275号民事裁定书】。该案中,最高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十六条的规范性质为调整公司内部决策权配置的管理性强制性规定,且本案寿光广潍公司系有限责任公司,有限责任公司的章程不具有对世效力,故在三再审申请人不能举证证明王龙江存在恶意的情形下,应当认定王龙江已经尽到合理的审查义务,为善意第三人。综上,三再审申请人关于梁廷国对外提供担保缺乏公司章程的授权,且没有经过公司股东会同意,故该担保行为应认定无效的申请理由不能成立。
  案例三:
  中建材公司案(11年公报案例)【《最高人民法院公报》 2011年第2期(总第172期)】。该案中,北京高院认为:有限责任公司的公司章程不具有对世效力,有限责任公司的公司章程作为公司内部决议的书面载体,它的公开行为不构成第三人应当知道的证据。强加给第三人对公司章程的审查义务不具有可操作性和合理性,第三人对公司章程不负有审查义务。不能仅凭公司章程的记载和备案就认定第三人应当知道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超越权限,进而断定第三人恶意。
  3、关于担保权人善意的衡量标准,即审查义务类型,最高法院认为,担保权人(包括金融机构在内)在接受担保时对相关决议仅承担形式审查义务,没有审查股东会决议召开程序、表决方式是否合法以及股东签章是否真实的法定义务。
  案例四:
  湖南省翔宇食品公司案【(2014)民二终字第51号民事判决书】。该案中,最高法院认为:根据公司法的相关规定,担保权人对保证人提供的股东会决议文件仅负有形式审查义务,担保权人只需审查股东会决议的形式要件是否符合法律规定,即已尽到了合理的注意义务。本案中,天行健公司的股东会决议符合公司章程的规定,且加盖了其股东博兴公司与岳泰公司的公章并由其法定代表人签名,形式要件合法,应认定建行营业部已尽到了应尽的审查义务。建行营业部没有审查股东会决议上股东的签章是否真实的法定义务,也不具备审查股东会决议上股东签章真伪的能力。
  案例五:
  招商银行大连东港支行案【15年公报案例,(2012)民提字第156号】。最高法院认为:《股东会担保决议》中存在的相关瑕疵必须经过鉴定机关的鉴定方能识别,必须经过查询公司工商登记才能知晓、必须谙熟公司法相关规范才能避免因担保公司内部管理不善导致的风险,如若将此全部归属于担保债权人的审查义务范围,未免过于严苛,亦有违合同法、担保法等保护交易安全的立法初衷。担保债权人基于对担保人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

法小宝

;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21489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该律所其他文章】
【主题分类其他文章】
【本篇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