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以退为进”赢得全胜
【作者】 徐可仁【合作机构】 《中国律师》杂志社
【合作刊物】 中国律师【刊物年份】 2001年
【期号】 6【页码】 69
【发布时间】 2001.06.01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211466    
  1999年10月11日,中国平安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昆明分公司向昆明市五华区人民法院提起赔偿纠纷诉讼,被告是本市前卫镇南坝村乡南坝村的八户农民。虽然平安保险昆明公司是原告,但也是承担赔偿义务的一方:该公司请求法院明确对八个被告的保险赔偿额。我作为被告的代理律师,第二次介入此案,2000年2月22日,在法院主持下,双方达成调解协议,原告分别支付八被告22000—28000元的保险赔偿款,诉讼费也由原告自愿承担,至此,此案划上了圆满的句号。作为八户农民的委托代理人,除了有“官司打赢了,当事人的权益得以维护”的一丝快感外,更为本案中揭示的法律关系和弘扬的法制精神感到欣慰和振奋。
  多年来,南坝村的村民面对近在眼前,却又似乎遥不可及的市中心摩天大楼,有一种尽快能触摸繁华的急切和焦躁。1999年春天,当他们得知云南盛达贸易有限公司经批准,征用南坝乡南坝村的土地兴建昆明市汽车客运站的消息后,为即将到来的繁荣感到很高兴。但推土机的隆隆声刚刚响起,他们又不安起来,建盖汽车客运站的客运大楼要打桩600余根,距离不远的自家民房经不经得起这强烈的震撼?他们找到了盛达公司。盛达公司也认为这不安是有道理的,但作为市场经济中有经验的开拓者,盛达首先想到了市场经济规避风险的法宝——保险。他们向平安保险昆明公司的业务员进行咨询,经该公司研究后答复可以承保,盛达公司释然了。经协商与平安保险昆明公司达成为打桩进行保险的意向性协议,因风险增加,保险费率也由《家庭财产保险条款》3%的基本费率提高到4.9%,盛达同意为投保村民给付保险费。
  但从没接触过保险的南坝村民们只认搁在门前的盛达公司,保险公司太远,保险也摸不着看不见。盛达公司及平安保险公司决定召开投保动员大会。动员会上,将双方协商的内容作了详细的说明和介绍,并宣讲了向平安保险公司投保的目的及意义,国家的保险政策。村民们被说服了,尤其看到应邀出席的乡村干部们也在座且频频点头,王学忠等八户村民决定投保。本应划上皆大欢喜句号的故事随着客运大楼隐约可见的庞然轮廓又延续了下去。
  村民发现自家的房屋确实不同程度受到了打桩的影响,出现了裂纹,他们向盛达公司反映,盛达公司当然主张应由平安保险公司解决,但得到的却是拒绝理赔的明确答复,理由是双方约定的保险条款上并没有为打桩承担保险责任的条款。村民们傻眼了,继而愤怒了,他们又作了另一个果敢的决策:“打官司”讨个“说法”!
  我接受委托后也感到棘手,在保险合同正式文本上确实没有盛达公司建盖客运大楼须打桩而进行保险的条款内容,却是赫然的特别约定:保险费率由3提高到4.9%。当初是怎么约定的?为什么正式合同文本中没有当初投保初衷和目的体现的条款内容?责任是谁的?原来,保险公司作了动员后,只向八户村民发放了没有附双方约定内容条款的《家庭财产保险投保单》,在出具正式保险合同文本前还将部分村民注明的约定内容擅自划除,只注册了提升保险费的特别约定,对八户村民领取保单时的疑问答复口头约定依然有效,而在要求理赔时,先是在承诺的是静压桩不是锤击桩的抗辩马上转到只能以书面约定为据的断然否定上了。
  我为保险合同主体间这一不平等的地位感到愤然:投保人只有在先履行义务后才能享有权利;保险条款尤其是保险正式单证由保险人订立和出具;保险合同的解释及理赔义务的履行保险人尽享主动的优势等。但愤然之余,我还有茫然:起诉保险公司要求理赔其结果只能是败诉。因为《保险法》规定保险合同是严格的书面合同,合同上没有保险公司必须承担盛达公司打桩的风险责任。
  我决定分两步走,先要求确认双方订立合同时约定的重要内容,再要求理赔,而确认了双方约定的内容理赔也就是顺理成章的合同义务了。诉讼请求为“将云南盛达贸易有限公司建盖客运大楼须施打400x400的预制方桩600余根可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参考文献】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211466      关注法宝动态: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