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我国关于“商标近似”与“混淆”关系解读及问题
【作者】 刘铭【合作机构】 北京市京都律师事务所
【合作刊物】 京都律师【刊物年份】 2014年
【期号】 1【页码】 60
【发布时间】 2014.01.01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26606    
  我国《商标法》52条关于商标近似侵权规定为“未经商标注册人许可,在相同或类似商品上使用与他人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商标的行为”,在认定侵权标准上没有要求“混淆”结果。
  《法释[2002]32号》关于商标近似规定为“被控侵权的商标与原告的注册商标相比较近似,”并“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与原告注册商标的商品有特定的联系”。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2006年3月7日高法发[2006]68号)(下称《若干问题的解答》)在关于混淆与商标近似关系中指出:“足以造成相关公众的混淆、误认是构成商标近似的必要条件。仅商标文字、图案近似,但不足以造成相关公众混淆、误认的,不构成商标近似,在商标近似判断中应当对是否足以造成相关公众的混淆、误认进行认定”。
  北京市一中院在所编著《审判综述》中关于商标近似侵权认定标准进一步指出:“目前司法审查中对于商标近似性的判断,须考虑两个方面因素:商标标识的近似;混淆误认的可能性。二者缺一不可,将其公式化为:商标标识+混淆误认的可能性=商标近似”[1]。
  综合我国现有法律规定,关于商标近似侵权是以“商标近似”作为侵权认定标准,而非以“混淆”后果判断侵权成立,“混淆”仅是认定商标近似的必要条件。在商标近似侵权判定步骤上,首先是对被控侵权的商标与原告的注册商标作近似对比,再结合具体商品判断是否“易使相关公众产生误认和联系”。“商标近似”并存在“混淆”的,判定为商标近似,认定侵权。不存在“混淆”的,则不构成商标近似,不认定侵权。如果商标比较不构成近似,则无须考察“混淆”。
  关于“混淆”,《法释[2002]32号》规定为“商品来源误认”及“认为其来源与原告注册商标的商品有特定的联系”。《若干问题的解答》将其解释为“足以造成相关公众的混淆、误认是指相关公众误认为被控侵权商标与注册商标所标示的商品来自同一市场主体,或者虽然认为两者所标示的商品来自不同的市场主体,但是误认为使用两者的市场主体之间存在经营上、组织上或法律上的关联”。可见,我国关于“混淆”,虽没有清晰规定其内涵、做出明确界定,但司法解释及实务中应包括“直接混淆”和“间接混淆”类型。
  当前,我国以“商标近似”作为商标侵权认定标准存在的问题有以下两点:
  首先、“商标近似”侵权标准不符合传统商标保护的基础理论
  传统商标保护中以“混淆可能性”作为侵权判定标准,符合商标保护的功能要求和目的。我国《商标法》关于商标近似侵权没有规定“混淆”侵权标准,直接以“类似商品”和“近似商标”认定商标侵权。未采用“混淆”标准,与商标法基本理论不符,与世界商标法立法趋势相悖。
  司法解释等关于商标近似侵权“误认”、“特定联系”的规定,在立法本意上似乎包含了“混淆可能性”条件。但该规定颠倒了“商标近似”与“混淆”的逻辑关系,“混淆”应是认定侵权的判断标准,而并非认定“商标近似”的条件和判断因素。
  同时,《商标法》52条也没有明确“混淆”的标准、内涵和边界,不清楚该“误认”、“特定联系”是否与通行的“混淆可能性”理论等同,是否囊括了所有“混淆”类型。
  其次、在“商标近似”侵权标准指导下,造成与司法实务的脱节及混乱。
  因《商标法》以商标近似作为侵权认定标准,尽管后来通过司法解释引入“误认”、“特定联系”加以修正,仍然难以弥补立法的缺陷,使该规定不能有效指导司法实践,造成司法实践中法律适用的难题和困惑,及商标近似侵权认定标准的混乱。
  实务中,“商标近似”并不一定会导致混淆和构成侵权。比如日本本田汽车商标标识与韩国现代汽车商标标识非常近似,标识主要部分均是英文字母H,只不过一个是直体,一个是斜体,显而易见构成近似,但因为商品价值因素,不会造成混淆,不构成侵权;另一方面,商标不近似也不能排除导致混淆及认定侵权,比如“黑人”与“白人”两商标,二者并不构成近似。但基于个案情况,消费者会误认两者具有关联,造成混淆而可能认定侵权。[2]
  关于“商标近似”侵权标准所产生的司法困惑,在LG案中体现的非常明显,该案原、被告双方使用的商品同为电梯,原告商标为“LG+图形”,被告商标为“LG”,其中“LG”外观上区别甚微,两商标构成商标近似,根据《商标法》52条规定,应认定侵权成立。但因为电梯并非普通日用品,消费者一般为单位,在购买安装过程中并不会发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1]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知识产权审判分类案件综述》,知识产权出版社2008年版,第75页。   [2]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评字(2004)第2692号裁定书。参见:“商标混淆辨析”(下),载《中华商标》2004第12期。   [3]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01)高知初字第67号民事判决书。   [4]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1994)中经知初字第566号民事判决书。   [5]罗东川:“审理‘枫叶’诉‘鳄鱼’案的几个问题”,载《中华商标》1998年第4期。   [6]黄晖:《驰名商标和著名商标的法律保护》,法律出版社2001年,第91页。   [7]黄晖:《商标法》,法律出版社2004年,第149页。   [8]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知识产权审判分类案件综述》,知识产权出版社2008年版,第75页。   [9][2005]渝高法民终字第193号判决书。   [10]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03)鲁民三终字第11号民事判决书。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26606      关注法宝动态: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