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刑事司法改革背景下辩护律师的执业思考
【副标题】 从刑事速裁程序与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出发【作者】 王露;邱保民
【合作机构】 《中国律师》杂志社【合作刊物】 中国律师
【刊物年份】 2016年【期号】 11
【页码】 75【发布时间】 2017.04.18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222845    
  2014年6月,全国人大授权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以下简称“两高”)在部分地区开展刑事案件速裁程序试点,为期两年;8月,出台《关于在部分地区开展刑事案件速裁程序试点工作的办法》(以下简称《办法》);10月,十八届四中全会在《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明确提出,要优化司法职权配置,完善刑事诉讼中认罪认罚从宽制度。2015年4月两高两部出台《刑事案件速裁程序试点工作座谈会纪要》。2016年2月最高检提出检察机关公诉部门将深入研究完善公诉环节认罪认罚从宽处理制度,探索建立检察环节辩护律师参与下的认罪、量刑协商制度,探索被告人认罪与不认罪案件相区别的出庭支持公诉模式。9月3日,全国人大授权“两高”在部分地区开展刑事案件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试点。
  截至2016年6月刑事速裁试点结束,近期发表的《中国司法领域人权保障的新进展》白皮书统计:“截至2015年,全国212个试点基层人民法院适用速裁程序共审结刑事案件31086件,占试点法院同期判处一年以下有期徒刑以下刑罚案件的33.13%,占同期全部刑事案件的15.48%。其中,10日内审结的占92.77%,当庭宣判率达95.94%;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上诉率为零,被告人上诉率仅为2.13%。”可见,通过繁简分流,简化庭审,大大提高了司法效率,缓解了“案多人少”的矛盾,让刑事速裁程序与普通程序、简易程序形成了相互衔接的多层次、多元化诉讼体系,让诉讼程序与案件难易、刑罚轻重更加适应。
  刑事速裁程序的试点为构建和完善认罪协商机制进行了有益探索,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开展的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试点,无疑为正式确立该项刑事司法制度打下基础。这两次改革均在18个试点城市开展,试点地区以外的刑辩律师可能没有参与的机会,但对于此轮刑事司法改革,广大律师同仁应当引起足够重视,且不能缺位。
  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构建和完善过程中,辩护律师应当正确认识以下几对关系
  第一,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与辩诉交易制度。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借鉴了源自美国诉辩交易制度的合理元素,从本质上看,都是控方和犯罪嫌疑人(辩方)相互妥协,平衡利益需求,试图快速解决纠纷。从交易内容上看,在辩诉交易制度中,无论是罪名的交易,还是罪数的交易,抑或刑罚的交易,均可适用。但两者不能划等号,把国外司法制度“本土化”,需要兼顾我国国情、现有司法环境等客观实情。
  第二,司法效率与司法公正。司法公正是司法审判的首要目标。在案多人少的情况下,在不影响司法相对公正的情况下,应当讲究司法效率。速裁就是为了提高效率。如何平衡两者之间的关系?辩护律师的参与无疑是平衡两者关系的重要保证,这也是我国控辩审三角诉讼架构的应有之义。
  第三,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与以庭审为中心的司法改革。庭审前的审查起诉阶段,控方与犯罪嫌疑人(辩护人)已达成认罪量刑协议;庭审时,采用刑事速裁程序简化庭审环节,简化或者不再进行法庭调查和法庭辩论,而且在量刑建议范围内判刑,此做法似乎不符合“以审判为中心”的改革精神。然而,以审判为中心并非一味强调法官的自由裁量权和审判权,也不在于形式上必须由法院层层把关,提高法院查明事实解决争议的效率,正是以庭审为中心的体现。
  第四,刑事速裁程序与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既然已经进行了刑事速裁试点,在试点中也贯彻了“认罪协商”,为何又有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试点?刑事速裁是司法实践探索,检验了认罪认罚从宽理论的实用性,发掘制度中存在的潜在问题。然而刑事速裁试点不可能解决所有问题,再次试点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可以继续深化现代司法宽容精神,以便落地并全面推广。
  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下需要注意几个方面的问题
  全国人大授权“两高”开展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试点,授权决定指出,“两高”的“试点办法”将对“律师参与”等问题作出具体规定,目前该办法尚未出台,笔者认为是否推行强制辩护对辩护律师意义重大。
  (一)认罪协商制度下,应当推行强制辩护制度,不能让辩护律师缺位。
  从刑事速裁试点可以看出,律师建议启动该程序的状况不容乐观,究其原因,案件简单轻微,犯罪嫌疑人并未委托辩护人。如今新一轮试点,将适用范围从一年以下扩大至三年以下,如此辩护率可能会高一些,但高多少仍不容乐观。这反映出一个事实:辩护律师在认罪协商制度中不能参与或参与度非常低。
  根据现行辩护制度,律师在以下几种情形中参与刑事辩护:一是当事人聘请;二是法援机构指派,包括依法强制辩护类案件(未成年人犯罪、强制医疗、死缓无等类型案件)和依当事人申请经批准的案件。对于当事人不聘请且不符合法援条件的案件,辩护律师没有参与,由公、检、法依法办理。但是,如今在推行认罪协商制度下,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222845      关注法宝动态:  

热门视频更多